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61:不杀之恩(二更)

61:不杀之恩(二更)

        公正不阿四个字,花情加重了语气,她真盼着天族对白苏也是公正不阿,那天雷是错判。

        冰雪聪明的玄星辰不仅会察言观色连花情口中的大不敬也听得出,气得她一掌震碎床榻炸,花情幸亏早早避开:,不然炸裂的就是她的躯体了。

        花情本对她容貌喜欢,人嘛?

        大可不必……

        有些人言细近观必然会原形毕露,尤其是玄星辰那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样子令她反胃。

        想必那九天仙境养出这么一个是非不分目中无人的公主,怕也是黑白不明。

        花情盯着她,想到了白苏,心中有一丝心疼。

        有些人一生下来就高人一等一样,有什么了不起。

        纵使你是天是地,入不了我的法眼就是个屁。

        玄星辰被她噎了个愤怒燎火,上天入地虽有些小仙神小妖小怪不识她,可九天仙境公主玄星辰的名号早已名震四海八荒,无人不知,从没有一个敢狂妄到不把她放在眼里。

        她一个不知明的野丫头竟然如此不知好歹,动手杀之都浪费她的时间。

        ******

        妖王殿内喊叫一片。

        “杀神了,杀神了!”

        “杀神?你也配!”

        花情的声音充斥着整个花神殿,殿门噼里啪啦,殿外心惊胆战,不光被圈起来的小妖就连桃浪也心惊肉跳,后悔应该拖着她,不该让她前来妖族问罪。

        桃浪也只能想想,玄星辰想去哪里,一个她屁股后面的小神官如何能阻拦,他也不敢啊!

        此刻只能盼花情逢凶化吉安然无恙,他赌得就是玄星辰不敢在妖王地界动杀念,更何况她想给魔君留一个贤良淑德的好印象,怎么会如此自绝后路。

        不得不说,桃浪真是对他家这位主子太乐观,玄星辰动起手来那是杀伐决断,不留情面,要不是花情避的行云流水,那余毒已清的身子将风过无痕的轻功发挥到了极致,怕是早已命丧九天仙境玄星辰手中。

        花情在玄星辰眼里是一只迷惑魔君的小妖,杀一万次都难解心头之恨。

        殿内,花情躲得七上八下,久斗必衰,想要逃出门去,房门却被玄星辰一掌封住,连个风都吹不进,更何况是个人,当真插翅难飞。

        “你做你的天族公主,我碍着你什么了?行礼我也行了,你到底还想怎样!为什么一言不合就动手!你欺我打不过你是不是。”

        花情还是有些自知之明,打不过也不闭嘴,玄星辰满脸不屑,一只小妖吊着她,这成功激起了她的战斗欲,就算不为除情敌,她也绝对要斩杀这只小妖,灭灭那张口不择言令人讨厌的嘴。

        花情避的手忙脚乱,一把破云扇在玄星辰的强大灵力里变得不堪一击,明知不敌,为救主也是奋力反抗。

        玄星辰一手钳制破云扇,一手去捉花情,如同诡魅的手指欺到她肩头秒变掌力,若是五个手指头刺入肩头怕是那条臂膀要废了。

        废她一条臂膀太便宜她了,这样有魅心得小妖势必不能留。

        玄星辰久居九天仙境,身份尊贵,身边大都是唯命是从的小仙神官,除了桃浪时不时找打顶嘴有幸活着在无人敢逆,此时一个小妖敢跟她叫板那就是自掘坟墓。

        临死之前,玄星辰想溜溜她,一掌拍下去魂神俱灭能有什么好玩的,诛妖诛心剜眼才是王道。

        掌力轻拍不过是用了三成,一股强大的灵力散开周围,花情整个身子跌出数丈,撞出殿外。

        就在此时!

        玄星辰得意的脸上瞬间化为震惊,花情撞上开门的魔君,撞了个满怀,魔君没有伸手扶也没有避开,就这样任由花情掉落地上,掌力跟重摔都能让她骨头断裂。

        惊喜从天而降,这一缓冲把花情从死的边缘拉回来。

        “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亏我还觉得你好看,你竟下手这么重!”

        花情扒扯着旁边的魔君才能勉强站稳,肩头隐隐作痛,让她蹙着眉头,胃里翻江倒海最终被她压了下去。

        她此刻很确定白苏无罪,玄星辰这个样子,估计那天族也是不分是非,黑白颠倒,那天雷不再是正义的化身而是助纣的鬼符。

        “望舒哥哥,这是哪里来的一小妖,竟如此不懂规矩!”

        玄星辰见到魔君本应该欢天喜地,小女子姿态,毕竟这个她想了500年,年了500年,盼了500年的男人就在眼前,可那只小妖竟然与他拉扯,而他却无反应,好无反应……

        玄星辰依照两族规矩,新人即将成婚之前能不见面便不见面,她压制了强烈的相思换来的却是夫君跟一只小妖拉拉扯扯,能忍到怒而不发也是她的本事。

        “我不懂规矩?”有没有搞错。

        花情一脸不服,肩头麻痛让她浑身不舒服,若不是有人在场,她一定会撕开看看伤口,现在只能躲到魔君身后拿他当挡箭牌,唯恐玄星辰一掌将她打死。

        花情是个遇强则强,遇弱则弱的花神,见到这般跋扈嚣张的,她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也是可以嚣张一下下的。

        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觉得魔君在,那公主不敢轻举妄动。

        直觉果然准到爆炸。

        “这可真是冤枉啊,我睡得好好的,你竟要杀我,意欲何为?难道你们天族就这样不分青红皂白,想杀谁就杀谁吗?”

        “你----”

        “我说的不对吗?亏你们还自称六合公正,我看也就是徒有虚名,自说自话罢了。”

        花情是带着气,带着为白苏的不平之气。

        魔君冷冷的盯着她,花情觉得一股风寒飞过,心里顿时打了个寒颤。

        “望舒哥哥,你看她!一只小花妖竟然如此狂妄,竟然欺负到我头上来了,我这个天族公主真是憋屈,桑落哥哥真是将她宠坏了。”

        玄星辰不知花情身份,不过天下妖孽是一家,这小妖如此目中无人怕是与妖王宠溺脱不了干系!八荒都知妖王待妖和善,手下的小妖大都无法无天,不拘礼节。

        “你胡说什么,堂堂天族公主竟然看不出我是花神?你这公主眼神不大好。”

        “你---”若不是魔君在场,玄星辰是绝对压不住火气,怕是早已撕烂了她的嘴。

        玄星辰拉着魔君一脸撒娇,受了委屈哭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尤其是对冰冷的人,玄星辰自认为是这样。

        魔君却嫌弃了面不动色,无情的避开了她搭过来的玉手。

        这可老扎心了,嫌弃的光明磊落,落落大方

        “你确实有些不知规矩!”

        魔君语气冰冷,玄星辰气的七窍冒烟,他果然对这个小花妖心怀他念,竟然不顾情谊公然指责她。

        这不是护短是什么。

        玄星辰心伤负累,威严一扫而光,就差气急败坏动手了。

        魔君冰冷的看了一眼花情,既而站到玄星辰身边,安抚她那颗受伤的心灵:“今日若不是她手下留情,怕是你小命早已不保,还不快过来谢公主不杀之恩!”

        ------题外话------

        小仙女们请多多支持,等着顶峰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