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魂穿八荒之逆天改命在线阅读 - 62:捆仙索捉(一更)

62:捆仙索捉(一更)

        花情愣了个惊魂动魄,就连玄星辰也神魂出窍,没想到魔君竟然护她的短,心瞬间炸开了温暖,双眼含情,目不转睛。

        “你有没有搞错,是她先动手,若不是我避得快,哪还有命,你竟然还要我谢她?”花情义正言辞,宁死不屈,除非她愿意。

        “自知打不过便要赶快服输,逞强只会伤了自己。”

        他在说教吗?他怎么这么喜欢说教?

        花情无语至极,玄星辰一脸得意,既然他不护着这小花妖便也见好就收,在责怪下去怕是要落个不识大体咄咄逼人的帽子。

        “算了!本宫不与你计较。”

        “-----”

        若是花情要计较,只怕一掌还回去,管她灵力高深先打了再说。

        此刻玄星辰竟然倒打一耙,得了便宜还卖乖。

        一旁的妖王本想躲起来看个热闹,却没想到这热闹这么快就息事宁人了,在看看花情那小脸,像是吃了一口煮透的大红虾上了头,着实于心不忍,这才想说道说道。

        花情见摇着折扇的妖王竟然亲昵的喊她星辰,原来自己才是那个小丑,人家是现身自带亲友团,自己孤身一人想闯关——做梦!

        玄星辰说了些识大体卖乖的话,什么将他的妖王殿弄了一地狼藉了,打碎了一些东西,改天一定好好补偿。

        妖王自是知道九天仙境不缺珍宝孤品,她即是一言既出就绝不会失言,此时也客气几句。

        花情满脸鄙夷的盯着魔君,再看看旁边的玄星辰,说着识大体的话可那事办的却不怎么体面。

        三人拧成一战队,花情就是有三头六臂也知识时务,三十六计走为上。

        瞪了一眼旁边的魔君,随即对妖王抱拳道:“多谢妖王解毒,青山不改,流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

        花情手握破云扇,洒脱了一脸,脚底抹油想开溜---

        妖王笑靥如花,看了一旁的魔君,无奈摇头,客气道:“姑娘何不多留几日好好欣赏欣赏这山川风物四时美景。”

        山川风物四时美景?还是别了,一不小心丢了小命,那可真不值当。

        这荒山野岭花妖地确实风景俱佳,妖洁地灵,只可惜花情本就在世外桃源长大,外面的美景实在留不住她的心,能留住她的是这大千世界上的人。

        只可惜此时三人一阵仗,她就算想留下来怕也不敢,更何况她着急寻找白苏,哪有心情游山玩水。

        花情满脸写着拒绝,不懂客套的拒绝便直截了当:“告辞!”

        转身想走却被魔君一句‘等等’拦住。

        “你又想怎样?”

        跟那傲气的大公主道歉?不存在的!

        魔君眼皮不抬,玄星辰见他要与她计较,心中乐开了花再也没有移开过眼睛。

        花情是不太懂男女之情,但此刻就是瞎了也看得出那公主中意眼前的这个大魔头,花情不得不担心魔君会为了取悦心上人而为难她。

        “拿来!”

        玄星辰脸色难看,刚才打花情那一掌虽然用了三成功力,可掌力夹杂了毒蚣之毒,此时她肩头怕是早已黑毒入骨,本想让她神不知鬼不觉死去,没想到却被魔君撞破了心思。

        玄星辰不敢赌若是不给解药会怎样,但她已经很知足了,魔君心里有她,这个她等了那么久的男人心里有她。

        魔君一掌挥过,掌力绵绵伏上她的肩头,

        花情大骇,‘你’字未出,便平复害怕之心。

        掌力是友非敌,像一只蜿蜒的龙爪蔓延肩头,一旁的妖王嘴角待笑看穿了一切。

        花情摸摸肩头,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也一脸和气,冲着妖王再次行礼告辞。

        她之所以不跟魔君告辞,是因为她觉得再没有见面的必要,后会无期太绝情,后会有期又太虚渺,最后她竟连‘告辞’二字都懒得说了。

        妖王踱步追上来,花情以为他亲自相送,反倒一脸不好意思。

        “花情姑娘,你在找白苏?”

        花情一愣,天族大战白苏提了一嘴尚且有保留,上次荷月镇他与魔君虽为野玫瑰剑拔弩张,但足以看出他们很早就认识,白苏身受重伤,他们不可能不知,可又是什么缘由令他们可以袖手旁观?眼前的妖王问起白苏,花情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

        妖王见她不语,反而笑笑,将一盒丹药递给她说:“这药虽不能化解他身上天雷之火,但也可以起点作用----”

        “妖---妖王,我实在不知白苏哥哥去了哪里,这药怕是花情无能为力。”

        找不到白苏是真,不想接丹药也是真,若妖王真为白苏好,为何不亲自送去,非要假手她人。

        花情想不通,但她可以确定龙骨和花神木之血应对天雷足够,无需其它丹药。

        妖王笑而不语,看着那一抹身影消失野岭,竟然说不上来的熟悉,追身再去寻的时候竟发现人早已不见了。

        花情飞天脚力那可是一流,只要她想走便没人能留得住。

        出了野岭,路过花妖地,满山荒凉不见花妖,花情这才想起那魔君与玄星辰都是吃人不吐骨的魔头,摸摸脑脑袋劫后余生万幸万幸。

        “姐姐---姐姐!”

        熊童子声音之大直接震惊花情心灵,未及转身,一把长剑欺到。

        破云扇未出,一根捆仙索瞬间将花情捆了个五迷三道。

        “秋澜,你使诈,我们好好打过。”

        “夫人让我捉你回去,小姐想打,回了水穷处再打不迟。”

        “你---好姐姐,”

        花情立马软下来就差一哭二闹了,暗中催动灵力想要冲破捆仙索,这灵物平时最是听她的话,可此时竟然纹丝不动,着实令人上火。

        “秋澜姐姐,我不回去,我偏不回去。”

        既然动用了捆仙索,云锦夫人那便是铁了心,花情再三求饶也于事无补,只奈何秋澜是绝对不忍心将她打昏了带走的。

        “秋澜,你快放开我!”

        花情大喊大叫,捆仙索纹丝不动,面对冷心的秋澜,求饶,软话哭闹都不管用,她不得不硬气起来,搬出水穷处少主人的姿态命令她:“秋澜,我可是大小姐,你竟然敢这般对我!”

        秋澜果然听进去了,停下脚步,身不转,语气冰寒:“回了水穷处你才是大小姐。”

        “你----你----你----”

        花情撒泼打诨的功夫在秋澜面前不堪一击,任其挣扎,秋澜也是铁了心。

        ------题外话------

        求小仙女支持,评价票可以来一波,40币,么么哒,今天12:00还有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