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江山一舞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开始发难

第十章 开始发难

        甘罗不动声色的听完吕不韦的安排,悄然回到了府中。

        甘罗的祖父甘茂曾为大秦攻占宜阳,后因遭到排挤出奔齐国。甘茂虽走甘家却留在了秦国。得苏仪游说之功,甘茂一家并未遭到清洗。

        甘家的族人知道,之所以不杀他们是因为当年秦王担心清洗甘家会令甘茂发狂报复!甘茂曾带大军东出,对秦国地理相当熟悉,若有他带领六国伐秦秦国也会疲于应付,但甘家不受待见却显而易见!

        甘茂哪怕出逃都保全了家族,到了六国也受到齐楚各国君主优待,其才能自不必说。有这样的先祖,族中子弟不乏才能优秀之辈。然而无法得到君王青睐,无法用于朝廷令甘家上下心态失衡。难道眼见大秦一统天下,甘家在这场大势中做一名旁观客?

        甘茂不甘心!甘家的族人也不甘心!几经策划,甘家终于想要堵上一切博一份未来!

        他们与樊於期所想的一样,有拥立之功才能收到最大的回报!那何不拥立成蛟?

        现在计划到了关键时刻,府中甘家的族老都已经聚集在一起等待甘罗的消息,与他们一起的还有宗室王子子溪的儿子赢辉。

        甘罗赶到后将吕不韦的布置道来,族老都是面色一沉:“吕不韦好快的反应!”

        甘罗却不以为然,道:“但他始终忽略了一个关键点!”

        “你是说太后?”

        “不错!太后迁居雍城,远在两百里之外。急切间无法回来便难以成澄清!我们对太后发难便能争取到时间!”

        “怎么发难?”

        关键的一步来了,甘罗向嬴辉看去,嬴辉却道:“我乃是嬴秦子孙,虽不济却也富贵不绝,绝不会冒诛族的风险与你一同起事!”

        “然,拥立成蛟则有望参与军政,事成之后最起码可封王建国,比现在强上百倍!而且,此事并无需你等尽起甲兵发难!只需你们以宗府名义召集族老要嬴政与太后自证!这种涉及血脉延续之事,宗府过问乃是理所当然,即便秦王知道你有意为难也无法说个什么!但日后长安君必不会忘记你的功劳!”

        嬴辉想了想,确认可全身而退,点头道:“可也!我现在就去召集族人!”

        等嬴辉走后,族老才问道:“你要我们怎么做?”

        甘罗道:“长安君以追击刑徒名义帅军直扑咸阳,吕不韦必然已经令禁军做好准备。我们乘机诈开城门接应成蛟进城!只要够快,王翦便赶不回来救援,如此若事情顺利,等他回来前成蛟已然取代嬴政,木已成舟王翦便无计可施!”

        甘家族老老于算计,亦不忘为家族留条后路。颔首道:“善!此事不仅事关宗室,更是关系整个甘家与宗室的兴亡,亦需要做好万全的准备。相比于家族的存续,选择什么样的立场无足轻重。兵法云未算胜先算败,我已经将族中两支偏房护送嫡子入蜀中,然后借道到楚国。我们后顾无忧了!”

        甘罗道:“如此甚好!”

        甘罗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已经引起吕不韦警惕!

        廷尉的追查毫无结果,抓捕的人多是妄传谣言的无知之人。历来声名显赫者都是人们口中津津乐道的谈资,爆出如此猛料自然传的更快。到底是谁在背后捣鬼一度令吕不韦十分迷惑,但一封信让吕不韦有了头绪!

        信是张唐所传!

        张唐与王翦同行,临行前将甘罗路上所言告知吕不韦,信中不乏溢美之词意欲推荐甘罗任事!

        吕不韦看完信先是大喜过望,想令甘罗查找谣言线索,但二者放在一起让吕不韦猛然间警戒起来!

        甘罗才十七岁,与成蛟同年。纵然天资过人,但能想到这么多,这不正常!

        吕不韦立刻派人监视甘罗,将嬴辉回府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等消息传来,吕不韦出了一头冷汗。若是宗室与甘家这等人参与其中,猝然发难可就真的危险了!

        是以嬴辉准备以宗室的名义要嬴政与太后自证的时候,吕不韦已经在章台宫与秦王一起商量对策。

        “你是说宗室有可能借故发难?”

        嬴政的声调高了八度,完全不相信宗室会做出这种愚蠢的事!无他,拥立成蛟便是谋反,对宗室而言实在得不偿失!

        “发难不发难我不知道,自古人心难测,我等不得不防!若他们接下来有所动作,便证明此事是真,大王务必给与雷霆一击,以震慑肖小!”

        嬴政脸色变换不定,稍倾咬牙道:“好,立刻传令宫中宿卫待命!我倒要看看还有谁会跳出来!”

        最先跳出来的不是宗室,也不是甘家之人,而是赵人!

        在咸阳的赵人不多,大多已经被廷尉监视,尚没有抓捕。

        坊市中谣言传开赵人焉能不知,但还没有乱起来便被廷尉下令宵禁,严查之下已然有些平息的意味!

        这可不行!眼看秦人大军又东出函谷,若不乱秦赵必然又起战乱!身为赵国在秦国的质子,赵惠心中暗暗焦急!赵国元气未复,焉能抵挡秦国?一旦战起死伤又将有多少?

        赵惠不禁想起前日里门下送来的无名书信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想了一夜,等天光亮起时终于下定决心盛装出门而去。

        秦赵战事频繁,赵惠早有杀身成仁的觉悟!

        廷尉监视的人悄然跟在后面,直到章台宫才停下。赵惠有资格求见秦王,既然赵惠的目的是宫中,廷尉便无理由阻拦。

        章台宫有专门为求见之人设置的偏殿,虽然还是大早,已经不少人在这里等候。赵惠盛装而来,很快吸引到别人注意,认识的他的人奇怪道:“咦,这不是赵人吗,你来此何干?”

        “果然有人送上门来!”赵惠嘴角弯起一道弧度道:“我听闻贵国坊间传言太后与国相有私情,不知尔等可曾听说啊?”

        来人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无比,破口大骂道:“民间就喜欢胡编乱造,此乃谣言怎能轻信?你既然在秦国就该守我国律法,再妄传谣言小心拉你治罪!”

        赵惠冷笑道:“谣言?我看未必!那赵姬吕不韦在我赵国邯郸何止一日,二人交情甚笃连我赵人都多有知道,奈何尔等秦人还在蒙蔽之中?”

        来人眼见越辩越乱,急忙大叫:“放屁!太后乃是赵氏王族,身份高贵,你一介布使知道什么?来人,这个赵人造谣生事,赶紧拉出去交由廷尉处置!”

        “哼,我乃赵氏族人,自己家有什么人还不清楚吗?我赵宗可没有赵姬这样的无耻之人!你们太后与国相私通,连你们大王都是杂噗···”

        赵惠还没说完就被秦臣一拳定在肚子上,喷出一口鲜血,腰背弯成大虾!身后廷尉之人已经闻声赶来一脚将他踹倒,虎扑而上。

        等候的群臣皆面面相觑,都是一副后怕的情形,生怕被赵惠拉下水,急忙辩解道:“此赵人口出狂言,一定不能相信他的话!我等与他毫无干系!”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建议国相与太后当在朝堂自辩,以澄清白!”

        诸人看去,说话的乃是赢辉!

        赢辉是宗室之人,自然有谏言之权,一句话令诸人哑口无言心中一惊:“要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