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江山一舞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惊闻隐秘

第二十二章 惊闻隐秘

        对查找茯苓钟离眛,李园心中比春申君还要焦急。

        春申君只是恼怒被钟离眛戏弄,李园却是担心自己毒杀楚王的阴谋败露,一旦为春申君获悉,李园必定难逃一死!因此在追查茯苓钟离眛之事上,李园比任何人都卖力。

        然而两人却好似消失在人间一般,紧闭四门城内大索也没有再见二人身影。

        “大概是乘船过了肥水逃到其他六国!”李园暗自安慰自己,希望这两人永远不要出现!追查无果,其它的事还要继续。春申君召集门客商讨楚王大行之后的谥号。

        谥号乃是王侯死后按其生平事迹进行评定后给予或褒或贬或同情的称号。周公在位时制谥为礼,之后便代代传承。

        正所谓盖棺定论,哪怕周朝之前的帝王,也被后人议论而形成谥号。商朝的末代君王帝辛本为子姓,名受德。后世之人因帝辛残暴不仁故而称为纣王,这便是谥号。当然纣是下溢。美谥则如周成王,周穆王周康王这类谥号,表示生前国家安泰功业有成。

        春申君坐在上首,神色有些黯然,连声音都有些飘忽!

        “当年大王还是太子时,我便与大王患难与共,赖急智得意归国。当时秦魏韩三国入寇,楚国江河破碎。大王继位于危难,我受命于艰险,得君臣同心共治方才恢复社稷。

        秦赵长平之战邯郸危机,大王贤君,知道三晋与我大楚唇亡齿寒,才兴兵联合魏国救赵于危难。之后更是联合五国攻秦,欲一举将强秦打落尘埃,可惜六国各有算计导致功败垂成,时也,命也!”

        春申君说完似有感慨,门客们却闻弦而知雅意。

        春申君看似在说与大王的过往,却是在叙述楚王生平功绩,看样子是想为楚王定一个美谥。其实也不难理解,春申君自从楚王继位便因功封为令尹,楚王的功绩一半都要着落在他的身上,若是楚王定下下谥,那岂不是说春申君太过无能!

        门客皆为春申君做事,也明白春申君的脾气。春申君已经定下基调,他人只能顺着说。否则拂了春申君的面子,定然没有好果子吃。台下立刻彼此建议轮纷纷,拍马之声不绝于耳.

        “主君联横五国伐秦也不算无功!世人皆知春秋时期晋国假道伐虢,哪里知道我大楚大王与大君也曾借伐秦而灭鲁。齐国暗弱不知强兵布武,东境之上更是夺城拔寨,这便是功绩!”

        硃英道:“许多人认为楚国是个强大国家,而大君把它治理弱了,这种看法我认为不对。

        大王在时,与秦国交好二十年是为什么?秦国要越过黾隘这个要塞进攻楚国是很不方便的;要是从东周借路的话,又背对着韩魏两国进攻也是不行的。

        现在的形势就不同了,韩魏赵三国危在旦夕。大君不吝惜许和鄢陵答应把这两城邑割给秦国,也是为了避其锋芒,所以迁都也是为经营后方!日后秦楚两国交兵必然日甚一日,没有稳固的后方,楚国危在旦夕!”

        “所言极是!”门客纷纷点头认同。

        春申君见预热已经差不多了问道:“现在大王已经不再,按周礼应有谥号,诸君以为大王定何谥号为好?”

        门客道:“大王明于大势,可谓大虑行节,任君二十五载君臣相宜可谓秉德不回。以此二者考虑我觉得应该称为考,是为楚考王!”

        “非也!”另一门客反对道:“赵与楚皆周宗一门所出,救赵于危难是为海外有截。假道伐鲁是为业成无兢,合诸侯而伐秦是为庄以临下,我以为以此当定谥号为烈,是为楚烈王。”

        门客各说其词,春申君难以取舍,觉得不如两者都选干脆道:“既如此不如即用考也用烈,是为楚考烈王如何?”

        “甚好!”

        “可也!”

        门客纷纷赞同,心中却都知道春申君虽然是在问诸位门客,其实已经一锤定音。吃着人家的禄米还和主君唱对台戏,在主君看来便是忤逆!若是反对,说不来那天便会被他套上小鞋,行事难受万分!吃过苦头的心知肚明,主君对门客的要求首要就是乖巧!

        接下来便是楚王下葬事宜。

        李园请命道:“主君,大王下葬准备事宜便由我代劳吧?”

        这一回没人接话了,李园乃是王后的哥哥,由他出面自然合乎规矩。更何况自从李园受命左徒一职,就从前任手中接过了王陵修建一事。这事也是春申君亲自首肯,一事不烦二主,在群臣之中也没有人比他更合适!

        春申君也是这样认为,点头道:“可以,就这样吧!太子继位之事等大王下葬之后再说,此事由我主持,不急于一时。”

        “诺!”

        众宾客应声,退席离去。等众人走后,硃英还端坐案前。春申君奇怪道:“君可是有话要说?”

        硃英道:“世事无常福祸难料,主君主持朝政当知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人心难测,主君用人为事数十年,必然更明白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个道理,如今主君处此乱世,又怎么能没有预料不到的人助主君裨补缺漏呢?”

        硃英话里有话,这样说必有缘由,春申君一时想不到其中关键问道:“什么叫福祸难料?”

        朱英道:“主君任楚国令尹二十五年,虽然名义上是相,实际上就是楚王。现在楚王已殁,主君辅佐幼主,因而代他掌握国政,如同伊尹、周公一样,不就是主君南面称王而据有楚国?这就是所谓的不期而至的福。

        幽王为何宠幸褒姒?世人皆言周幽王为美色所迷,其实不然。幽王之死乃是申国联合犬戎杀入京都,而当时周幽王王后便是申国所出。是以周室衰微在于诸侯干政,而诸侯干政则多以外戚为号。幽王不忿申后干政才故意冷落申后,这才想废后再立。不想祸由此出。

        如今,和周幽王时期何等相似?

        李园的妹妹便是王后,李园与主君同在一朝,新王年幼主君就是权臣,李园是实打实的外戚,这二者必然不能和平共处,他不管兵事却豢养刺客为时已久,楚王一下世,李园必定抢先入宫夺权并要杀掉主君。这就是所说的不期而至的祸。我是担心主君没有防备李园这个变数,遭遇与幽王一样的祸患!”

        春申君沉吟不语,硃英不知道熊悍乃是春申君的儿子,有此疑问不奇怪。但此事不能明言,春申君否决道:“李园会事儿,对我也一向很恭敬。他圈养刺客之事曾经上报于我,事情还没到互相残杀的地步!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我会严加防范,我不信他在我掌心还能翻起什么浪花儿!”

        “既然主君有防备就好!”硃英颔首告辞离去。

        硃英告退之后,心沉了下来。春申君看似答应了严加防范,实则并没有听从劝告。在他心中,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就算春申君有所戒备,可李园谋划至今都未曾受到春申君质疑,已经说明春申君的手段早已被李园窥破。有心算无心,春申君这次恐怕会栽一个大跟头!但硃英身为春申君门客,春申君一旦身死,门客也会受到牵连。为身家着相,硃英决定潜伏到李园府附近暗中监视,如果出现什么意外也好随时禀告春申君。

        硃英的视线里,李园似乎一直在为楚王置办棺椁忙碌着。为此,李园还特地到王都服役的民夫营抽调了一匹工匠。

        当听到临时停下都城修建改为为楚王制作棺椁时,钟离眛目瞪口呆!尤其是知道这一任务是李园监督的时候,钟离眛瞬间升起一种哗了狗的感觉。

        都躲到民夫营了,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李园的碗里,这世间的事还真是奇妙!可现在想跑也晚了,营地旗杆上挂着的尸体无不提醒着钟离眛要乖乖听话。

        钟离眛就这样跟着大队,混迹在工匠中来到李园府上为楚王制做棺椁。

        在周代,棺椁置办有相关的礼仪,周礼中规定:天子棺椁四重,亲身的棺称椑,椑外蒙以兕皮;第二重称地也,以椴木制成;第三重称属,第四重称大棺。帝后之外椁两重,多用梓木,因而其棺椁又称“梓宫“。王公、侯伯子男、大夫,以等差分别为三重(有兕牛皮)、二重、一重。士不重,但用大棺。天子大棺厚八寸,大夫士大棺厚六寸,庶人之棺只准厚四寸,无椁。

        春秋战国以来帝王、贵族、士大夫,基本沿用此制,然而此时周室已经不存,各大战国王公多有逾制者。楚王棺椁李园按照天子之礼操办。这么大的棺椁重有千钧,抬棺之人需要几百上千。

        人多力量大,不过旬日的功夫,棺椁就制备完毕。工匠却没有放归,继续为楚王制作陪葬器具。只是李园让工匠制作的陪葬品令钟离眛非常不解。

        钟离眛本身就是从骊山掏出来的,而骊山就是秦王陵寝之处,钟离眛自然了解了许多祭器,以及君王安葬的礼仪。钟离眛虽然没有参加制作,但出老乡之中却不乏工匠,钟离眛多少有点了解。春秋战国时代,王候墓葬多以玉器青铜器陪葬。比如赵卿墓有名    器夔龙兽带纹鬲,虢国墓的古方鼎,铜方彝,楚王自恃强大,自然想要更胜一筹,若是陪葬越王剑,或者穿举世闻名的金缕玉衣还能理解,但这么多木匠漆器有什么用?

        以楚王之尊李园绝不会用一些漆器代替青铜器。那么李园这样做有什么目的?钟离眛不知道李园葫芦里买的什么药,却知道这其中必然有诈,暗自警惕起来。

        春申君预料不到一向恭敬的李园从来没有真正的恭敬过!

        李园的目的正是当朝令尹春申君!

        楚王已死,再拿下春申君,就能仗着外戚的身份掌控楚国朝堂!

        李园回到府内,手下的刺客首领田真立刻前来禀告:“大君,棺椁已经制好,我们接下来怎么干?”

        李园大喜,棺椁造好意味着诛杀春申君的时机成熟了!棺椁可是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

        “你带着人换上木匠的衣服,外套孝服抬棺进宫,等春申君在灵堂现身,你们就一拥而上将他杀死。黄歇一死,他的门客群龙无首不足为虑!” 田真苦着脸道:“大君,春申君即便进宫也有上百甲士护卫,兄弟们换上孝服身上没有甲胄,手中没有兵器,打起来未必能突破春申君甲士护卫的防线,又怎么能击杀他?”

        “蠢货!”李园敲着桌子道:“你们怎么会没有武器?我且问你,楚王可在棺椁之中?”

        “还没有!”

        “那棺椁是不是还空着?”

        “是!”

        田真说完恍然大悟!试探性的问道:“大君的意思是将兵器藏在棺椁之中,春申君虽然掌控者皇宫四门,但也只是查看有没有携带兵器入宫,不会打开棺椁查看里头有什么东西。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将兵器甲胄藏在棺椁之中神不知鬼不觉的带到宫内,等棺椁入宫后,我们再借着楚王入殓将兵器取出,就有了武器诛杀春申君?”

        李园脸色缓和起来点头道:“你总算不是太蠢!就是这样,你依计策行动吧!”

        田真没有应命小声道:“可这样虽然能瞒过宫门禁卫,却瞒不住监视我们的人。春申君外和内嫉,安排的人手一直在四周监视,若是我们所有刺客一走,春申君的人一定会禀告,那时他就有了防备!工作禁卫几乎都是他的人手,若被他察觉我们恐怕难以得手!”

        这点李园又何尝不知道!李园暗中谋划多年又岂会忽略这样的漏洞!闻言瞅着田真夸赞道:“你有心了!我就需要你这样的人裨补缺漏!你说的我早有准备,不然我怎么会让工匠制作木剑?

        现在刺客扮做抬夫抬棺入宫,工匠便扮做刺客依旧在后院舞剑。让他们制作的木剑就是为了代替晕倒宫中的铜剑。春申君只监视到刺客,对民夫却没有限制。这样我们虽然派刺客进了皇宫,可在监视的人看来,我们的刺客依旧在舞剑。

        好一出李代桃僵之计!    春申君不亲自上前查看工匠的剑焉能知道内情?即便察觉到些许不同,也不会贸然试探。等他知道,我们已经得手了!”

        田真听完不禁讪笑两声伸出大拇指称赞:“高,实在是高!我现在就去准备!”

        李园虽然已经交代的很细,但田真依旧不敢马虎,该怎么办已经有了主意。

        回到工地,李园拿起一件木剑看了半天皱着眉头道:“这木剑倒是挺像,可为什么上面的漆还没干?”

        木匠见田真神色不对小心道:“禀大人,漆器遇火便着,因此不能以火烘烤,需要自然晾晒三天才能风干!”

        田真脸色骤然冷厉连声调都高了八度:“什么,还需要三天时间?大王还等着下葬,你们竟然说还需要一段时间!那留你们还有何用?来人,将他斩首陪葬王陵!”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

        木匠的求饶没有让田真丝毫动容,在哭天喊地中被拉出去,在他的身后,留下一串水渍。剩下的匠人一时噤若寒蝉,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田真。

        田真掏出手帕,有些厌恶的扇了一下鼻子跟前:“连死都死不干净,没用的东西!”

        说着田真又拉出一个木匠道:“你觉得还需要多久?”

        二号工匠想到前面一位大匠的下场,吓的瑟瑟发抖哪里还敢说三天,伸出一根指头信誓旦旦道:“一天,最多一天就好!”

        “哼,这还差不多!”

        田真杀鸡骇猴达到了预想的效果,满意的点点头接着问道:“你有何良策可让漆干的快点?”

        “禀大人,除了火还可以用风。我们只需要用风不断吹拂就能让漆干的更快!”

        田真却不信:“风?哪里有风?难道你能呼风喊雨?还是存心戏弄我?”

        木匠吓出一头冷汗,扑通跪倒急道:“大人,我们持木剑不断挥动就能令木剑着风!为了大王我们就是再苦再累也值得!”

        “好,一言为定!我就等你的好消息!”

        田真闻言终于同意露出笑意,却不是因为漆器晾晒加快速度,而是因为这样木匠们就得不停的挥舞木剑,从外界看来便如刺客依旧在舞剑一般,正好可以鱼目混珠骗过春申君派来监视李园的人。

        安排好木匠,田真便准备开棺藏兵。

        这种事当然离不开真正的工匠,田真对刚才的工匠道:“你安排几个人跟我走,棺椁哪里还需要完善一下!”

        “是,大人!”

        几个木匠被点名出来,垂头跟在后面,生怕不小心触怒田真,钟离眛恰好就在几人中间。见识了田真的残暴,钟离眛不敢丝毫露出异样,但正因这样,钟离眛已经猜到接下来恐怕没有好事!

        “必须先溜走!”

        钟离眛暗自想着计策,想到田真见到大匠吓尿捂鼻子的事,猜想田真有些洁癖,一定讨厌那黄白之物。钟离眛计上心来,捂着肚子表情痛苦道:“大人,小人想去去趟茅房!”

        田真果然现出厌恶的表情,暴怒道:“还不开快滚去解决!”

        钟离眛一刻也不耽搁,急忙开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