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江山一舞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告发

第二十九章 告发

        茯苓随着嫪毐的门客上车辗转到了雍和宫。

        茯苓开始还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看大宫殿华丽装饰奢华才猛然想起史腾提醒的话!留心之下仔细观察终于确定自己来到了宫中。

        茯苓不禁担忧起来,史腾既然提醒自己小心里面必然蕴藏这风险!但已经进入虎穴想退已经为时已晚。

        生病的果然是一个孩子,尚在襁褓之中。旁边伺候的是一位衣着蜀锦的女子,看样貌不过三十岁左右。

        “难道这位就是赵姬?那这个孩子···”

        茯苓一边号脉一边琢磨着孩子的问题!刚才用望气之术查看了妇人,确定妇人生产不久。由此得出一个令人惊骇的结论,孩子自然是她的!

        太后竟然有私生子!

        茯苓不禁回想起李园与春申君在楚国所为之事,一股危机感骤然升起。

        太后私生孩子必然是极为隐秘之事,怎么可能让外人知道!如果治好了病,赵姬必然杀人灭口!这个时候,茯苓总算明白为何要找自己这个楚国游医前来治病,明显是为了事后好处理收尾!

        茯苓一边想着脉搏已经号完,孩子只是因着了风寒有些发热,只需要开两剂疏通气血的方子按时喝下就能痊愈。但孩子的病好了也意味这自己危险了,因此实话决不能说,茯苓沉吟一下道:“孩子乃是因为瘟症发热,此症虽不会传人却极为凶险。得病约七日才会发热,治疗不及十多日后咳血而亡。”

        赵姬急问:“什么?这么严重!能治好吗?”

        茯苓道:“可治!我先开一张方子,你先为孩子服下,此药可减轻症状使病抑制,然而想要治好却需要另外开药。”

        “好好!那你先开放我立刻命人准备!”赵姬答应一声赶紧叫人去笔简过来,扥茯苓写好药房,赵姬拿到手上一看却觉得药方不对,问道:“您说的两副药,这里却只有一个方子,另一个方子怎地不一起写来?”

        茯苓道:“根治之方乃是我在楚国偶然所得,自然不会轻易示人。更何况其中有几味药材也只有我楚国才有。即便是写出来,秦医也不知道是什么药。这几味药材我所带行李之中倒有,需要我会馆驿之中去拿!”

        赵姬道:“您老只要治病便可,药材我派人去取可好?”

        茯苓断然道:“不成,此药是我为医之本,绝不会假借人手!命可丢,药方不可丢!”

        赵姬凝视了茯苓一会儿,茯苓不动声色。

        这是一场事关生死的赌博,茯苓赌赵姬不敢那孩子的性命作赌,赌赵姬不知道自己明白内情疏忽!

        果然,赵姬最后看了看孩子,终于败下阵来道:“阿花,你去陪他走一趟,取到药物之后即刻回来,孩子还等着救命呢!”

        “是,夫人!”

        侍者看着茯苓去拿药,茯苓心中终于松了口气,命保住了!

        不一会儿两人就到了馆驿。刘轩与硃英已经回来等着茯苓。茯苓进来一看二人都在用楚言喊道:“快拿下他,此人有诈!”

        侍者不懂楚言一愣,硃英与刘轩二人却反映过来,拔剑直指侍者,不等他有所动作将剑架在他脖子上!

        侍者心知不好强忍着恐惧问道:“你是医者本应救死扶伤,现在却剑指无辜所谓何意?”

        茯苓的心落到胸腔,道:“我人虽然老眼睛却没花,去你府上的时候,在马车上都不许我撩开帘子向外看一眼,可见你主人不想让我知道太多。治好你家公子,你家主人说不定就会杀人灭口,我哪敢冒这等风险再入虎口!

        你家公子只是风寒,我开的那个方子只要三剂就可痊愈,你家小主人必然无恙!我只是小小游医,本不知道你家主人姓甚名谁,也不想知道你家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与你们进水不犯河水!可你家主人却要恩将仇报想要杀我,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门客狡辩道:“此来是为取药,何来杀人一说?”

        “那我问你,府中早上可死过人?”

        “府中惩戒家奴与此事何干?”

        “好一个惩戒!太后好大的杀性!”

        茯苓刚一说完,门客脸色大变!他能进出太后内府自然是太后极为信任之人,自是知道太后生子被人识破是怎样的后果!门客想要逃脱却要害被制,情急之下只想以死相抗,身子往前一拱就想触剑自杀。

        好在硃英反应奇快,往后一收让开,乘势欺身而上一拳定在门客肚子上。门客吃痛弯腰,硃英在他后脑勺补上一拳,门客脑袋一昏晕了过去!

        硃英这才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治病还治性命之忧?”

        茯苓道:“我诊治之人是当今秦国太后赵姬私生子!她找我看病就是因为我是楚人,在秦国不为人所知,一旦他知道我已经猜出她的身份,她岂容我活命!”

        硃英刘轩二人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

        身为太后与人四通倒还罢了,四通之后还生下孩子,这简直是匪夷所思!诚如茯苓所言一会儿门客没有回去,赵太后必然心中起疑,那个时候赵姬必然会设法加害自己    等人!硃英脸色阴沉道:“此地不安全了,我们得立刻走!”

        刘轩问道:“那我们能去哪里?没有秦国验传,我们连咸阳都出不去!”

        硃英道:“我么不用出去!你忘记这大秦还有一个地方楚人可受到庇护了吗?”

        茯苓闻言明白过来,道:“你是说华阳太后?”

        “正是!”硃英道:“既然这是秦国肘腋之变,恐怕也只有华阳太后才有足够威望令赵姬不敢乱来!只要秦王知道此事,必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赵姬恐怕得忍让权了!”

        “好就这么办!”

        刘轩茯苓二人立刻赞同,一刻也没耽搁,马上乘车去求见华阳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