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江山一舞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事发了

第三十章 事发了

        有不少楚人用于朝堂,听到什么风声都会讲故事似的说给华阳太后。一来让老人解解闷,二来听听华阳太后的高见。嫪毐与赵姬之事朝堂可谓无人不知,华阳太后自然心里有数。但华阳太后也没料到,赵姬的胆子竟然这么大,四通也就罢了竟然生下孩子!

        与面首生下孩子和没生意义截然不同!

        事关国家大统之位,会令当令嬴政遭受污名,甚至引发不测之祸影响一统之战。

        华阳太后听硃英说完,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沉声问道:“你二人所言之事若是真的,会有说明后果想必心里有数。若是造谣秦法之下你们怕是回不了楚国。我再问一遍,此事是你道听途说,还是有确凿证据?”

        硃英回道:“此事不是我亲眼所见,但有亲历之人为证!一个是我楚国医者茯苓,在为那孽子诊病之时确定赵姬初生不久气血有亏。其子不过数月,两相验证当为赵姬生子无差!

        另两人乃是秦人,一人名为史腾是内府书吏,所以史腾认识赵姬及嫪毐,其妻子为孩子奶    娘,后因照顾不周为赵姬所杀。据史腾所说,他妻子照顾的孩子是谁所生皆处于保密状态,史腾因认识赵姬曾远远指认过,她妻子与他仔细琢磨认为孩子当是赵姬所生。

        另外一个秦人是嫪毐门客,茯苓诊治之后随他回来取药被我等擒拿,现在二人都在外候命,可随时问训!”

        有人就好办,华阳太后即刻命人问讯。

        门客本就是阿谀之人,没有杀身成仁的觉悟,拷问之下,嫪毐的门客终于受不住酷刑交代了一切,听的华阳太后的心沉到谷底!

        实在太难办了!不说这件事带来的名声,光说赵太后与嫪毐,他们本就是大秦权势掌握着朝堂三分之一的力量,想要拿下他必须动用所有的力量,势必牵扯到朝堂上的每一个人,稍一不好就会举国动荡!

        华阳太后沉默半晌,还是传令让秦王与吕不韦前来。

        当此之时,不行动才是最大的败笔!

        华阳太后小睡了一会儿起来,秦王与吕不韦已经到了。硃英不是秦人,不能参与大秦机要之事华阳太后早已让他退下,茯苓与史腾却作为证人留了下来在偏殿等候。

        在秦国六国来客很多,嬴政与其中楚人的感官最好。不仅仅因为华阳太后是楚人,也因为秦国行合纵之策与齐楚交兵不多,不像韩赵那样交战百年死伤无数结下死仇。更别说昌平君与昌文君向着嬴政,为嬴政收揽了不少人才!

        嬴政本以为是昌平君遇到才俊之士又来推荐人才心情不错,等华阳太后喊二人进来,嬴政步履轻松,笑道:“老祖宗,可是大兄来了?难道他遇到什么奇人,快让他出来给我看看!”

        华阳太后埋怨道:“一天都是大兄大兄的,你最近亲的人可是你母亲,她几次出居雍城数月你怎么不关心一下?”

        嬴政一听笑容退去不满道:“好好的说她干甚?她与嫪毐那事我大秦几乎无人不知!她若还记得有我这个儿子,就该注意自己影响,她若还知道自己是个母亲,就该    把玉玺交回来。可这几年她只知道和那阴人嫪毐厮混,把朝堂搞得乌烟瘴气,何曾把我当儿子看?”

        华阳太后道:“既如此何不干脆着廷尉拿下嫪毐,党羽一去有什么不好处置的?”

        嬴政挫败,怏怏道:“她终究是我的母亲,现在对那嫪毐欢喜的紧,我难不成还能杀了他?早年在赵国,母后吃过太多的苦,我不想她回到秦国还不得快乐!她要是交出玉玺,我管他躲在雍城干什么,只要不妨害大秦社稷,都由着她好了!”

        华阳太后道:“你呀还是没明白!

        你是大秦的王,给嫪毐恩典得让他知道这是你赐给他的,否则他还以为我大秦离不开他!

        先拿下他,再给他赦免,他能留的性命就会感激不尽。现在这样,他怕是会埋怨你给他的太少呢!”

        “拿下他?”嬴政一愣,立马反应过来道:“老祖宗可是拿到他的把柄了?快说来听听,我早就想这样干了!”

        华阳太后道:“他早就有把柄了,是你一直与你母亲疏离故而不知罢了!”

        “什么把柄?”

        “她一个人躲在雍城好几个月都不露面,你觉得她在干什么?”

        “谁知道她在干什么!”嬴政先前没在意,随即转头一愣,心道是华阳太后必然知道什么问道:“她干了什么?”

        “她为你添了个弟弟!”

        “什么弟弟?我父皇王早就不在了,怎么添弟弟!”嬴政一摆手坐下,屁股一挨着凳子立马像坐着针毡上调了起来大喊道:“什么!她给我添了个弟弟!”

        “她怎么敢!”吕不韦静静听着二人,此刻也猛然一惊跳了起来!

        嬴政一脚蹬翻茶几气急败坏道:“我去杀了那个小崽子!”

        吕不韦飞扑过去一把拉住嬴政道:“不可!”

        “为何不可?”嬴政狂吼一声,与吕不韦怒目而视!吕不韦无言而对,大殿一时寂静无声!

        不是不可杀,而是身为一国之君不能逞匹夫之勇!

        不是生气赵姬给他添了弟弟,而是因为失去母爱的归咎!

        不能生气,生气没用!嬴政一遍遍    的告诫自己,强压这心中的难以述说的复杂心情坐了回去!现在应该面对的问题是接下来怎么办!

        华阳太后打破平静道:“此事立刻做决定,我拿到嫪毐一个门客,一旦时间长了会被嫪毐察觉,到时候他把孩子一藏来个死不承认,你将何以处置?”

        吕不韦道:“我立刻去着人封闭九门,只要他们逃不掉,我们方可徐徐图之!”

        嬴政不置可否,吕不韦也没有再问默默的退出大殿发令。

        华阳太后所料没错!赵姬心急孩子,等茯苓走后立刻按照药方煎药,孩子服下药后烧便退了!等哄着孩子睡着赵姬才猛然惊觉茯苓一直没有回来!赵姬不敢怠慢立刻命人打探这才得知茯苓早已入宫。赵姬连忙着人喊嫪毐前来商议对策。这一耽搁错失了将孩子送走的时机,摆在他面前的问题和嬴政一样: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