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江山一舞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双面间谍

第三十三章 双面间谍

        嬴政阴沉着脸道:“你怎么保证?恐怕寡人知道真相时已经在天上了!”

        吕不韦苦笑一声道:“臣愿还政于王,任凭大王调查,绝无隐瞒!”

        嬴政盯着吕不韦,见吕不韦沉着不慌不似撒谎,心知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但无论如何吕不韦也不能再参与此事了。

        嬴政道:“既如此,你便先回去写你的春秋吧!等寡人调查清楚自会给你一个交代!”

        “是!臣告退!”

        吕不韦知事已经无法挽回,不再多言告退而去。接下来如何调查的事情与自己无关了,但自己还需料理一些首位,否则恐怕无缘于朝堂了。

        吕不韦心中的悔恨如江河泛滥。

        早知如此,真不该进嫪毐这个阴人!

        吕不韦没想到嫪毐竟然如此胆大    ,一旦让秦王调查处嫪毐乃是自己所进,那必然会受到牵连!商君之法可是有着连坐二字!为今之计只有尽快杀死相关之人来一个死无对证!

        吕不韦不敢耽搁,立刻回府召集门客布置。

        在他身后,赵高进殿拜见秦王。

        嬴政道:“你这份血书来自何处,里面所说可有证据?”

        赵高道:“禀大王,血书乃是原嫪毐门客墨鱼所写。他在雍城伺候过嫪毐与太后,他与宫女有染被太后发觉,他发现事情不对便带着宫女逃了出来正好被咱们拿住。他说太后生子之事为亲眼所见,应该属实。”

        嬴政的眉头皱起。如果属实,那说明赵姬还是有所隐瞒。能不说便不说,倒是还可以理解。

        “我总觉得哪里不对!”

        嬴政喃喃自语,赵高闻言道:“事情肯定不对!”

        嬴政一愣,没想到这个小小的狱吏会接茬。他既然这么说难道是发现了什么?嬴政狐疑道:“哦,哪里不对,你倒是说说!”

        赵高道:“太巧了!他说的时机不对!”

        嬴政悚然而惊,意识到背后果然有阴谋。接着又是一惊,处理嫪毐之事是刚刚发生的事情。刚才赵高并不在场,但现在这句话却说明他似乎意有所指。嬴政看向赵高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赵高道:“奴确实知道一点,是大王告诉奴的!”

        嬴政回想一下,确定自己什么也没说。不解道:“我何时告诉与你?”

        赵高道:“奴乃是大王狱吏,职责是审问犯人。有些人犯很狡猾,为了脱罪难免撒谎。因此看到人会判断人犯到底隐瞒    了什么。这些会从他们的表情中表现出来。奴审问了很多犯人,因此略有心得。

        大王见到血书初时愤怒,转而便平静下来,说明太后有子之事大王早已知道。之所以愤怒是因为血书所言超出大王所知的部分。这部分便是为何会多出一个孩子!”

        嬴政不怀疑一个狱吏的经验,只感慨一个小小狱吏竟然是个人才。接着问道:“那依你之见,那个孩子是谁的?”

        赵高道:“血书所言可以排除吕相所为,既然大王也不知情,便也能排除在外。剩下的知情人只有嫪毐!”

        “嫪毐?”

        自己抖出自己的孩子,这怎么可能!要知道虎毒不食子,嫪毐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嬴政并没有说出来,赵高却像嬴政肚子里的蛔虫一般看出了嬴政心中的疑惑道:“这是因为嫪毐想要吕相退出调查,这样一来大王便少了最大的臂助。

        更加说明那嫪毐不想坐以待毙,必然会狗急跳墙贸然一搏。大王将有性命之忧,亲政之事必然会再生波澜!”

        嬴政恍然大悟,脑海中只剩下两个字:好险!

        失去吕不韦这样的臂助,自己的力量与嫪毐相比相差并不多。若是拼命鹿死谁手还两说。

        嬴政知道嫪毐胆大,但没想到还是低估了嫪毐,没想到他竟然想要和成蛟一样行那悖逆之事!

        要知道,他原先只是一个伶人!

        春秋战国以来,虽然不乏篡国谋权之事。但那些都是发生在同宗之间,似嫪毐这样以臣谋君还从未有过!田氏篡齐是因为田氏本就是齐国大君的同宗,嫪毐却与大秦王室没有丝毫血脉关联!

        但任他嫪毐狡猾,还是被一个小小的狱吏看了出来。

        若是嫪毐知道,定然户吐血三升,偌大的谋划竟然栽在一个毫不起眼的小角色身上。

        这个狱吏是个人才啊!

        是人才,得重用!

        嬴政道:“看你颇具才具,可愿意到廷尉当差?既然你已经参与此事,雍城那边便由你调查!”

        赵高俯首谢道:“谢大王恩典,奴必肝脑涂地以报大王知遇之恩!”

        “你叫什么?”

        “赵高!”

        嬴政道:“你的诏令很快给你,你先下去好好查查嫪毐到底想怎么干!”

        “是!”

        赵高躬身而退,却从未今日这般激动!

        一条登天的长梯似乎出现在眼前,自己的宏图大业终于有了一个伟大的起点,赵高直想高歌一曲!

        嬴政没有想到,赵高为了这次机会究竟谋划了多久,更不知道赵高今日出彩更是以背叛了引荐他的家主嫪毐!

        同样,嫪毐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心腹会在这样关键的位置,关键的时刻在他背后狠狠的通了一刀!

        一只信鸽在赵高手中飞起,里面的同样只有一句话两个字:“已成!”

        嫪毐看到这两个字大喜:终于能进行下一步了!

        确如赵高所言,嫪毐想要行险一搏,首先将吕不韦排除事件断去秦王一臂,接着便是答应赵姬还政秦王,最后乘机一举将嬴政袭杀!

        赵姬回来了,答应了秦王的事会逐步落实。

        大王加冠亲政,需要一套十分繁琐的程序,绝非一时半刻可以完成。赵高与赵姬商量以后,按惯例将行礼的地点定在薪年宫。

        薪年宫在大秦故都雍城,太庙与宗祀也都在这边。更是赵姬与嫪毐久居之地,关键位置早已换上自己的人,这里才是嫪毐的主场。

        事情有条不紊的进行,一股暗流在涌动!

        嫪毐想杀吕不韦与秦王!

        吕不韦与嫪毐不谋而合,想要在冠礼之上一举袭杀嫪毐!

        秦王嬴政更想来个螳螂捕蚕黄雀在后一举杀掉嫪毐!

        无论哪一方,都没想动用大秦虎狼之师!非不能也,是因为大量军队调动必然会经由吕不韦与嬴政,一旦这样做无异于将阴谋公之于众。几方人马能够调用的只有各自的亲信,死士,以及门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