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江山一舞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刺客之道

第三十五章 刺客之道

        吕不韦还不知道,嫪毐早已料定途中会有危险。秦王虽然默认自己回雍城主持冠礼,但是谁知道他是不是虚情假意!

        毕竟,自己已经恶了秦王,还有比直接干掉自己更方便的方法么?

        嫪毐不敢赌!

        赵姬不知道,嫪毐所有的关心都是虚情假意!真正的目的乃是为自己的安全着想。和赵姬分开走,刺客的目标必然盯着赵姬而忽略了嫪毐。途中无论是何人截杀,绝不敢动赵姬分毫。等截杀的人发现不对,自己早已不知去向。

        嫪毐脸上泛起一摸不易察觉的微笑,在府门外和赵姬一同上了马车。

        鹤唳确定嫪毐上车,悄然隐于人群,立刻报信与刺杀的人。

        出城路上,嫪毐等确定后面没人跟踪,令马车在不为人注意的地方停了一下悄然下车。

        如果鹤唳在这里必然惊爆双眼。原来嫪毐上下车之间已经换了一身装束,原本的高额大冠换成了凤衩金簪,再加上一身纤瘦的青衣,俨然变成一名颇有姿色的歌姬。

        嫪毐本就生的俊美,又是伶人出身,装扮的惟妙惟肖,甚至连声音也换成软糯的女声。如此,任谁也认不出他的原本模样。

        嫪毐进了一间府宅,再出来时已经换了一辆马车,长大光明的驶向雍城。

        硃英和刘轩作为楚国特使,也有资格参加秦王冠礼,此时也上了一辆马车赶往雍城。荆轲抱着剑坐在一边想着刺杀嫪毐之事。

        硃英找了个话题问道:“荆卿,昨天那个人找你何事?”

        荆轲闻言斜了一眼硃英道:“你可知我是干什么的?”

        硃英道:“你不是游侠么?”

        荆轲道:“既然知道我是游侠,更应该知道游侠行走四方,多半干的是行侠仗义的买卖。此等行当少不了行凶刺杀伏尸见血,怎么会将此种消息告知你?”

        硃英嘿嘿一笑道:“你不说还好,一说可不暴露了你的目的?如果只是无关紧要之事,你应该不会介意告诉我,既然不说,那就是买卖上门有人找你杀人!而且你既然与我等同车,那目的地可想而知,你刺杀的人在雍城!”

        荆轲不止可否,硃英继续掰着指头道:“让我猜猜,你要杀得人人是谁!能请到你这样的高手出手,无论是请你的人还是你要杀的人必然都不是寂寂无名之辈。而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正好有两人符合这种情况···”

        “停!”

        荆轲阻止硃英继续分析道:“你一定是猜错了!”

        硃英可没有理会荆轲之言,接着道:“我只是不明白,那嫪毐正和赵姬一起赶往雍城,按理说刺杀他的最好时机便是在路上。因为一旦回到雍城,就是到了嫪毐的地盘。太后与嫪毐经营雍城十来年,谁知道安插了多少人,那时候再行刺简直难如登天,你不赶紧追上去在途中动手,却和我们两个一同启程,岂不是事与愿违,这究竟是为什么?”

        荆轲没有回答,望着窗外悠悠道:“我败给盖聂之后,才知道自己是井底之蛙。之后便追随盖聂学剑。”

        硃英不明所以,问道:“这和我的问题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

        荆轲道:“盖聂告诉我,刺杀之事首先需要隐秘,若人人都知道,那便不是隐秘,刺杀必定会失败!

        现在连你都能猜出我的目的,那嫪毐又岂会猜不出?请我的人身份高贵,不容我拒绝这门生意,我只得应承下来。但是我想,他们这么明目张胆的找上我,那目标人物又岂会不知!既然知道,那么他在途中必然有所布置。我即便跟上去也必然会无功而返,既如此,我何必去凑那个热闹!

        刺杀之道,不仅仅在刺杀之中!这是盖聂教授给我的道理!

        想当年,我苦求他教我剑术,他并没有答应,而是告诉我,论剑术,我已经是当世高手之列,我缺乏的并不是剑术,而是刺客之道!”

        同为弄剑之人,硃英第一次听说世间还有这种道,稽首行礼,诚恳问道:“敢问,何为刺客之道?”

        荆轲道:“仗剑行走以取人性命,此等人乃是亡命之徒,不可称刺客!

        仗剑行走好斗逞能,此等人只可称凶人,不可称刺客!

        唯有德其道者,方可称之为刺客!

        就如将要刺杀一人,必先扪心自问,我的剑要杀的是何等人!若得一人仁慈布于海内,那么我的剑有何理由指向他?

        若得一人,功业造化苍生,我的剑有何道理指向他?

        此为一。二者,若得一人是为无道之人,残        暴之人,却位高权重护卫成群,以我一人之力贸然行刺必将亡于其手,又怎么能取其性命?是故,刺客必有其党,必有其徒,必有其友。如何布局,需有谋士佐之,如何监视目标,必有其徒代之,如何撤退保命,必有其友辅之。

        此中有大学问,明其道者有其道。不知道者,不为道!”

        硃英实在没有想到,荆轲竟然是一个有信仰的刺客!以前只觉得荆轲见识不凡,现在看来,当此之世,荆卿足以称之为士!

        硃英不禁想起与此相关的一个故事。

        刺客用剑,而剑    ,也有剑道!

        当年赵文王喜好剑术,击剑的人蜂拥而至,赵文王门下剑士一度达三千余人,在赵文王面前日夜相互比试剑术,死伤的剑客每年都有百余人。而赵文王喜好击剑从来就不曾得到满足。像这样过了三年,赵国国力日益衰退,各国诸侯都在谋算怎样攻打赵国。以君王之尊却沉迷于剑士之术非国家之福,太子悝十分担忧,征求左右近侍道:"谁能够说服赵王停止比试剑术,我将以千金赏之。"

        左右近侍推荐道:",我听闻有一奇人名曰庄子,定能够担当此任。"

        太子于是派人携带千金厚礼赠送给庄子,欲请庄子说动文王。庄子没有接受,却跟随使者一道前往会见太子。见面明知故问:"太子有何见教,赐给我千金厚礼?"

        太子道:"听说先生通达贤明,谨此奉上千金用以犒赏从者。先生不愿接受,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庄子道:"听说太子想要用我,是意欲断绝赵王对剑术的痴迷。假如我游说赵王却违拗了赵王的心意,又未能符合太子的意愿,一定会因此受牵累遭受刑戮而死去,我还哪里用得着这些赠礼呢?假如我对上能说服赵王,对下能合于太子的心愿,在赵国这片天地上我希望得到什么难道还得不到!"

        太子默然方知庄子顾虑    ,良久点头道:"是这样。”

        庄子又道:"所以我怎么做,殿下不仅要答应,而且不得干预!”

        太子默认,庄子才接着道:“我也善于运用剑术,请太子把我推荐给大王。"

        这不是助长大王好剑之风么?太子想一口否决,话没出口想起庄子有言在先不好拒绝,只得拐弯抹角说道::"父王所见到的击剑人,全都头发蓬乱、髻毛突出、帽子低垂,帽缨粗实,衣服紧身,瞪大眼睛而且气喘语塞,大王竟喜欢见到这样打扮的人。如今先生一身道服飘飘似仙,去会见赵王事情一定会弄糟。"

        庄子似乎没听出太子之意,请求道:"这好办,请给我一套剑士的服装,我就这么穿着见他。"

        二人有言在先,太子虽然认为庄子不可成功,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三天以后剑士的服装裁制完毕,庄子面见太子和太子一道拜见赵王。

        赵王解下利剑等待着庄子。庄子不急不忙地进入殿内,见到赵王也不行跪拜之礼。赵王一见二人就明白二人的意思道:"你让太子先作引荐,可是有话开导我?如果是开导寡人,你们请回吧!那些话说了又说,寡人听都听腻了!"

        庄子道:"我听说大王喜好剑术,特地用剑术来参见大王。"

        庄子大出赵王之意,赵王饶有兴趣问道:"你的剑术怎样能遏阻剑手战胜对方呢?"

        没想庄子却自我推荐道:"我此来不是劝大王,乃是讨教剑术,我的剑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痕,当世少有人及!"

        赵王听了大喜,问道:"那天下岂不是你的对手?"

        庄子吹牛道:“现在还不知道。臣击剑的要领是有意把弱点显露给对方,再用有机可乘之处引诱对方,后于对手发起攻击,同时要抢先击中对手。希望有机会能试试我的绝世剑法。"

        赵王兴趣大增,想着挑选几个剑术高超者与庄子试剑,大喜道:"先生暂回馆舍休息等待通知,我将安排好击剑比武的盛会再请先生出面比武。"

        赵王于是用七天时间让剑士们比武较量,死伤六十多人,从中挑选出五六人,让他们拿着剑在殿堂下等候,这才召见庄子。赵王道:"可让剑士们跟先生比试剑术了。"

        庄子一副高人风范:"我的剑已经饥    渴难    耐!这柄利器终于可以饱饮鲜血,哈哈哈哈!"

        庄子的话果然引起赵王好奇,问道:"先生所习惯使用的宝剑,长短怎么样?"

        庄子回答道:"我的剑术长短都适应。不过我有三种剑,任凭大王选用,请让我先作些说明然后再行比试。"

        赵王躬身一礼:“请!”

        庄子这才慢条斯理解释道:"我有三剑,一柄乃是天子之剑,二柄乃是诸侯之剑,三柄乃是百姓之剑。"

        赵王不解,请教道:"这里还有什么说法么?就先说说天子之剑怎么样?"

        庄子道:"天子之剑,拿燕溪最高的石城山做剑尖,拿齐国的泰山做剑刃,拿晋国和卫国做剑脊,拿周王畿和宋国做剑环,拿韩国和魏国做剑柄;用中原以外的四境来包扎,用四季来围裹,用渤海来缠绕,用恒山来做系带;靠五行来统驭,靠刑律和德教来论断;遵循阴阳的变化而进退,遵循春秋的时令而持延,遵循秋冬的到来而运行。这种剑,向前直刺一无阻挡,高高举起无物在上,按剑向下所向披靡,挥动起来旁若无物,向上割裂浮云,向下斩断地纪。这种剑一旦使用,可以匡正诸侯,使天下人全都归服。这就是天子之剑。"

        赵文王听了茫然若有所失,又问:"那诸侯之剑呢?"

        庄子道:"诸侯之剑,拿智勇之士做剑尖,拿清廉之士做剑刃,拿贤良之士做剑脊,拿忠诚圣明之士做剑环,拿豪杰之士做剑柄。这种剑,向前直刺也一无阻挡,高高举起也无物在上,按剑向下也所向披靡,挥动起来也旁若无物;对上效法于天而顺应日月星辰,对下取法于地而顺应四时序列,居中则顺和民意而安定四方。这种剑一旦使用,就好像雷霆震撼四境之内,没有不归服的人,亦没有不听从国君号令的人。这就是诸侯之剑。"

        赵王似乎隐隐明白了庄子的意思,问道::"百姓之剑又怎样呢?"

        庄子道:"百姓之剑,全都头发蓬乱、髻毛突出、帽子低垂,帽缨粗实,衣服紧身,瞪大眼睛而且气喘语塞。相互在人前争斗刺杀,上能斩断脖颈,下能剖裂肝肺,这就是百姓之剑,跟斗鸡没有什么不同,一旦命尽气绝,对于国事就什么用处也没有。如今大王拥有夺取天下的地位却喜好百姓之剑,我私下认为大王应当鄙薄这种做法。"

        赵王默然良久终于醒悟,于是一改往昔,遣散剑士专心治国。

        硃英想到此间,忽然失落起来!

        硃英在大秦有些时日,眼见大秦人才济济,反观楚国却内斗不休。怕是天子剑将要出鞘,区区一届刺客又能改变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