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江山一舞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他要杀我

第三十六章 他要杀我

        有庄子说剑在前,硃英实难揣度荆轲的修为。根据荆轲的判断,嫪毐此行必然有惊无险。

        “斗吧,斗吧!秦王与嫪毐两败俱伤才好!”

        硃英不无恶意的想。

        荆轲似乎看出硃英的想法,道:“你是楚人,是不是觉得秦国内斗不休才好?”

        硃英点头道:“你即然知道我是楚人,难道觉得我这么想有什么不对?”

        荆轲道:“诚然!但我以为此非正道!”

        “何为正道?”

        荆轲正色道:“人人皆论天下,却有几人心中有天下?当年,大周天下邦稷无数,但都奉嫡系宗室,皆以尊王重道为礼。邦国虽多,但四海皆是大周苗裔,天下是为为一家。天下也本无楚国秦国之分,有的只有天下人。是故内无邦国之分是为正。

        然观当今之天下唯有大秦不论国人之别,就连朝廷之上多六国之士。前有商君出于卫国,吕不韦魏冉张仪皆是魏国人,昌平君是楚人,是以才智之士不论出身哪国皆能用之于秦。秦亦赖此得以国强。

        反观六国无一国无此心胸,都想着偏安一隅。四君子皆是国之公子,尚且多有不测,至死不得善终,更遑论别国士子,是以吴起遭戮士不南行,廉颇被冤士不北望!于是朝堂之上充斥窃国之徒,宗室之内皆是叵测之辈,如此焉能不亡?

        是故六国皆失其正!

        若以正道而言,你不应该是为楚国赵国想,而是为天下人着想!

        自周室衰微以来,天下动    荡不安。万民犹溺于水火之中。唯有救民与水火才算得上为天下之民考虑。是以一统天下不如说是安定天下。唯有安天下才是正道!”

        硃英不禁想起楚国之事,心中怅然!

        远的不说,就是自己前来之前尚且有李园杀君之事发生,可想而知朝堂是何等模样!这些人尽是野心之辈,无不在为自己着想,心中那里还有楚国,眼中又哪有有天下!

        他们,是唯恐天下不乱!

        孔子曾言,八佾舞于庭,是可忍孰不可忍!

        八佾六十四从,每一个从人都代表一个行业,以此六十四从代表天下万民。故而八佾舞代表天下万民献舞,乃是当朝最高的赞美。

        大周王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是故天下皆是王庭,王庭就是天下。

        万民征伐诸国争雄旌旗变幻是为舞,舞形容纷乱,八佾舞于庭实指天下大乱。

        可惜诸国国人不惜天下大乱为自己谋利,是以唯恐天下不乱,这样的事情做的出来,还有什么什么做不出来!?而孔子感慨,是可忍孰不可忍!

        硃英忽然明悟孔子之言,心中某种坚持隐隐蹦碎,静静的闭上眼眸!

        荆轲不禁一愣,那里看不出硃英正处于某种奇妙的状态!

        荆轲也曾经历过这种顿悟,如何不知道这将使硃英彻底蜕变!

        硃英能看出李园的不轨之事,自然是才智之士。行气凝脉早已圆满,之后处于瓶颈一直停滞不前。此时信念蹦碎,灵台隐隐有了变化。

        硃英的灵台是铸剑台,剑台之上火光缭绕,一柄长剑垂竖而立。

        长剑原本是剑胎模样,一直不曾变化,此时剑台上大火熊熊燃烧,那剑胎变得赤红一片,有莫名的符文隐隐生成,剑体也开始成形!

        庄子的声音在心底响起!

        吾有三剑,天子之剑,诸侯之剑,平民之剑!

        另一个声音接口道:吾当为王者铸剑!

        声音是硃英的声音,话落,剑胚变化!

        黝黑的剑胚仿佛经过煅烧一样变得通红,剑身之上纹路显现而出,仔细看去,燕溪之纹流于锋,齐岱之纹流于锷;晋卫之纹流于为脊,周宋之纹流于为谭!

        硃英睁开眼眸,眸中似有天下!

        荆轲稽首道:“多谢护法!”

        荆轲颔首道:“恭喜突破桎梏,鱼蛇化龙!此番耽搁我很久,我这便要离开!”

        “你不是不准备出手吗?”

        “我不出手,不代表我不吃瓜,这么热闹的事情,我怎么会错过!”

        荆轲说完,身姿游动如一条狡蛇破窗而去,蜻蜓点水般,几个起落不见踪影。

        荆轲所谓的看热闹,是吕不韦门客死士刺杀嫪毐之事!

        荆轲快要追上赵姬车架的时候,赵姬的车架停了下来。

        赵姬撩开帘子问护卫:“为什么停止前进,前面发生何事?”

        “禀太后,前面山体塌陷有乱石挡路,我已经命人清除障碍!”

        赵姬不由的想起嫪毐的交代,立刻觉察到不对劲儿下令道:“赶紧命令他们加紧戒严,这不是意外,而是有人将对我不利!”

        护卫先前只是隐隐觉得不对,听赵姬一说猛然警醒大叫:“结阵防御!”

        护军闻令而动,盾牌肃整顷刻间将车架围的密不透风。

        然而迎接他们的不是箭矢,而是山石。轰隆隆的声音在两边响起,却是刺杀的人早在山上布下巨石,一经引动滚滚而下。

        盾牌防御的了箭雨却防御不了巨石,军阵经过巨石洗礼变的混乱不堪。刺客紧随其后杀入军阵直扑车架而来!

        荆轲挂在一棵树上一定也没有参与的意思,拿着酒葫芦小酌一口道:“军阵看似乱,却退避有序,阵亡之人并不多。校将组织下立刻就会重新结阵,他们这些蠢蛋一头撞进去,军阵变化必然会被切割开,然后被一片一片绞杀!”

        在荆轲旁边,无名背着弓箭挪谕道:“这也是那你的任务,你怎么不提醒他们带着人截杀目标?”

        “因为目标并不在车上!”

        “哦,那在哪里?”

        荆轲道:“我要知道何必找你前来?”

        无名伸出一只手问:“原来喊我前来是让我替你找人,咱们亲兄弟明算账,我的工钱呢?”

        荆轲道:“先欠着!”

        无名知道荆轲向来言而有信,讨价道:“后付的话,我要一半!”

        “成交!”

        二人商谈间,下面军阵变化。刺客原本沿着薄弱处突进,一阵搏杀已经没有开始时犀利,这时阻挡在前面的军士忽然闪开,露出后面的盾墙,让一帮人无计可施,反而随着深入陷入阵。双方人数不相上下却硬是被挤成一团,竟然成了以多对寡之式。

        “果然如你所言,这样下去这些人就要被团灭了!”

        无名看向荆轲,荆轲嘿然:“还是先把他们捞出来,这可是大买卖!”

        说完荆轲飞掠而上。

        “还有人!”

        士卒护卫大喊,纷纷举着戈矛刺向荆轲,哪想到荆轲竟然踩着戈矛也能前进,身姿如鱼长剑舞动间已窜到车架顶端。弓弩手怕误中车架伤到里面的贵人不敢放箭。荆轲乘机挥剑削断车架支撑,用力一跺脚,车架四分五裂向四周落去。

        里面的人暴露出来,果然没有嫪毐的身影。

        赵姬身边几个健妇护着赵姬,举着手    弩抬手就放!

        “上当了,那阉人不在!”

        荆轲鹞子翻身躲过箭矢,毫不迟疑向外突围。无名乘着护卫被荆轲吸引,张弓搭箭嗖嗖急射。护卫不料还有人暗施冷箭,纷纷中箭倒地。刺客的包围圈立刻缺了一块,刺客看到车架中人已知上当,情知是不可为,立刻沿着缺口突围而去。

        虽然只有两个人,却令护卫前后不能照应,那边荆轲已经突围而逃,这边刺客一逃,无名收弓隐身退去。

        “别追了!我们立刻会雍城!”

        赵姬险些丢了性命,脸色铁青。招呼追击的护卫回防,心中不由得担心起嫪毐,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他要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