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其他小说 - 叫我峰哥在线阅读 - 第0008章【马晓出事了】

第0008章【马晓出事了】

        回到家,刘峰打了一盆热水,将双手浸入水中,舒舒服服的泡着手,脑海中回忆着游戏中的一幕幕场景。

        双手的酸痛感在逐渐消失,刘峰的精神随之舒缓,他没想到玩网络游戏也会有这样的强度,连他也有了几分疲惫的感觉。

        “两千零二十四次,两千零二十四次。”刘峰的口中呢喃着一个数字,是他今晚上共计使用圣剑十连刺的次数。

        要是马晓知道这个数字的含义恐怕会惊呆,刘峰竟然能够在那么紧张的闯塔过程中默默地记下游戏技能的使用次数,这该需要多强的脑力才能做到?

        超过两千次的施展,刘峰自认为对圣剑十连刺这个技能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这技能cd时间虽然不长,但攻击力弱得可怕。

        招式是在几秒钟之内完成的,这个过程它会释放出十道剑芒攻击目标,只有将它的十次攻击全部命中目标才会在最后一击时让目标出现一个两秒钟的“僵直状态”。

        这一招虽然有短暂的控制效果但在面对强大的对手时却是有些鸡肋,毕竟攻击力不强,比不上战剑师的其他技能,要求又苛刻。

        “对比同等级可以学习的七星剑芒斩、三月剑斩和剑影五连击,这三个技能也是能够让目标对象产生僵直效果的,但因为剑芒是同时施展的,它的次数越少自然越容易打出僵直两秒的控制效果,圣剑十连刺恐怕是《逆光战纪》中最差的技能了吧,凶手为什么要用这个招式杀人呢……”

        这里面似乎还有很多刘峰想不明白的事情,但刘峰坚信随着他对游戏的了解越来越深他总有一天会找到这个凶手。

        说起来今天的收获还是不小的,除了游戏方面刘峰离开网咖时还看到了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唐警官,昨天他就是这个姓唐的女警花保释出来的,总不能刚从外地回来就让他住在养老院的姥姥过来保释他吧,刘峰都做好被关十几天的准备了,没想到只关了二十四个小时、交了罚金。

        也因此他对唐警官有些印象。

        显然李光明李警官也想明白了他前天制造那场打戏的意图,已经安排唐警官来跟踪监视他了,这是刘峰乐意见到的情况。

        不过刘峰在离开网咖时唐警官已经坐在电脑前睡着了,刘峰也没有上去叫醒她,只让网管泡了一碗泡面端过去。

        至于马晓,以刘峰的眼光如何看不出马晓在离开时对自己说了谎,他也想过去跟踪马晓,但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尽管内心没有完全信任马晓,但这样去跟踪朋友有失道义,也就由着马晓去了。

        在刘峰想来只要马晓长期跟在自己身边,如果真有问题迟早也会暴露出来,这点自信刘峰还是有的。

        “就这样吧,来日方长、有些事也不用急于一时……”考虑到今天也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刘峰洗了个澡回房睡觉。

        早上八点过刘峰刚做完晨练就接到了一通电话,接通之后才发现电话是马晓的父亲马斌打来的。

        “喂,小峰啊,昨天才听马晓说你转业回来了,这么多年没见了,什么时候有空来家里坐坐吃顿便饭啊?叔和老爷子都挺想你的。”

        “叔,我也是才回临江没几天,有时间一定过来看看。老爷子的身体可还好?”刘峰笑着回应道,脑海中也不自觉地浮现出马晓一家人的容貌,也不知道这么多年没见有没有什么改变。

        马家几代单传,马斌三十几岁才有了马晓,一家人爱马晓得深切爱的热烈,捧在手心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马晓在家中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就算平时犯点小错也没人会怪罪他。

        在这样的家庭中长大,马晓没有养成娇生惯养的坏毛病还得益于他的爷爷马志远。马老爷子是马家当之无愧的一家之主,年轻时当过兵扛过枪,向来说一不二,在刘峰的记忆中就是个挺有个性的老人。

        反倒是马晓的父亲马斌性格软弱了一些,能力也不强,是个老实本分的生意人。

        拿马老爷子的话来说:老子当初给你取个“斌”字就是想让你文武双全,你的文韬武略都花在康师傅和陶碧华上了吧!还没我乖孙儿志向远大,小学六年级的作文就写了要当科学家的理想。

        类似的话刘峰也不知道马老爷子这几年还有没有再说过,毕竟马晓最近几年接手了超市的生意、也是围着老康、老陶、老谭打转的。

        “小峰放心,老爷子身子骨硬朗得紧,短时间内薨不了的。”马斌回应道。

        听了马斌话里的“薨”字,刘峰的嘴角直抽抽,这个字古时候常用于王侯离世,唐朝时就规定三品以上官员离世可以称“薨”,马斌用在这里可想而知老爷子在马家和马家人心目中的地位只差一点就能赶上“崩”了。

        刘峰只是没想到他和马家人这么多年没接触过了,马家人还是他熟悉的配方和味道啊。别看这个马斌在外人面前常说他父亲的坏话、口无遮拦的,其实人孝顺得紧,在马老爷子面前也温顺的像绵羊一般,常年坚持帮老爷子洗澡洗脚,给马老爷子照顾的很好,是远近四邻有口皆碑的大孝子,就是嘴上不示弱而已。

        当然马斌会这么口无遮拦、无所顾忌的说话,想必与马老爷子也是有些矛盾的,但人家父子之间的事情刘峰这个做小辈的也没有权利去过问什么。

        “小峰……”

        “嗯,叔您说?”

        “小峰啊,有几句话叔叔想告诉你……”马斌在电话里语重心长道,“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必敬之;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一句六月寒……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恨读书迟;盛年不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不待人呢不待人,小峰你明白吗……”

        你跟我这儿唱快板呢。

        刘峰很想打断马斌,像他在面对马晓时让马斌也“说人话”,最后还是在听完马斌的话后换了个委婉一点的说法:“我明白了叔,您是在让我珍惜时间、劝我向善,小峰受教了。叔、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有话您直说。”

        “马晓那个小王八蛋昨天晚上一晚上没回家,早上回来倒头就睡,我看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他是不是在外面跟人打架了,我们问他什么也不说。你婶婶趁他睡觉看他手机才知道你回来了,担心他在外面惹事就让我打个电话跟你问问。”

        马晓跟人打架一夜未归?

        刘峰微微皱眉:“叔,您别着急,昨天晚上八点过我们就分开了,出了什么事我也不清楚。这样、我下午等他醒了问问情况再说……您放心,真有什么事情我也会帮他处理好的……嗯嗯,你让婶婶也别担心,我下午就去超市找他了解情况……”

        挂断电话刘峰的精神出现了短暂的混乱。在部队待了这么多年、他都有很久没有碰上这种事情了,小时候马家人找不到马斌就跟他和刘军要人。恍然间他才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已经离开部队回到了家乡,尽管还不清楚马晓出了什么事情,但刘峰心头却是涌升出一股莫名的淡淡的温馨感。

        “回来其实也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