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开局和郑耀先结拜在线阅读 - 第四章 我们结拜吧!

第四章 我们结拜吧!

        黄友贤现在已经完全奔溃,怕死的他把之前交代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傅莹雪!袁尚青!接上海地区负责人!听到这些齐锐暗道不好:坏了!两个同志应该还不知道黄友贤叛变!要赶紧通知他们才行!否则损失就大了!

        “说一些我不知道的!”齐锐把洛铁靠近他的胸脯凶狠的吼道,

        “我说!我想想!我想想……对了!我还知道苏州地下党负责人是个女人!她的代号叫宰相!其它的我真什么都不知道了!”黄友贤说完就瘫倒在椅子上。

        混蛋!齐锐暗骂一声,因为宰相正是齐锐在苏州的上线,没想到这个黄友贤居然知道,好在他只知道个代号。

        看他这个意思应该是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齐锐这才恨声道:“黄友贤!既然你已经背叛了你的组织!那就去死吧!”

        “别!别杀我……”

        他身上的刑伤已经够严重,齐锐本不想再折磨他,可又不能用工具和武力直接将他杀死,因为重点是刑伤过重致死,溺死应该还算合理,齐锐直接把黄友贤提起来大头朝下就按在了大水缸中,

        黄友贤身体虚脱,他挣扎了两下就没有了动静,这时候徐百川鼓掌带着秦怀德他们进来笑道:“不错!是个狠角色!”

        “长官!他交代苏州地下党负责人是宰相!是个女人!”齐锐担心这审讯室有监听设备对徐百川说道,再有这信息基本没有什么价值说了也无妨,

        徐百川一出现就对齐锐有所偏袒,拍拍他肩膀表示欣赏,对秦怀德说道:“把黄友贤尸体去示众!记住!注明他的身份!”

        秦怀德带着几个人把黄友贤的尸体弄到一个门板上抬走,齐锐跟着徐百川离开审讯室,这时候系统声音响起:生成临时a级难度任务;通知傅莹雪、袁尚青停止一切行动!并立即撤离南京!

        就算系统不给这个任务齐锐也会想办法去通知傅莹雪!可他知道现在启明书屋应该已经被特务监控!如何通知怎么营救难度很大!

        徐百川带着齐锐直接来到戴的办公室,但没让他进去说道:“你在这里稍微等一会,我进去和处长打个招呼。”

        徐百川进去之后把刚才齐锐的表现添枝加叶的描述了一遍,戴听的眉开眼笑,郑耀先却是强颜欢笑,因为这个齐锐出手够狠,以后他的双手恐怕也会沾满自己同志的鲜血吧!

        戴充满期待的说道:“让他进来!”

        齐锐进来之后徐百川赶紧介绍道:“这就是戴处长!”

        “处长好!属下齐锐前来报道!”齐锐立正敬礼,

        不苟言笑的戴亲切的笑了笑说道:“齐锐!坐吧!”

        “谢处长赐座!”齐锐很规矩的坐了下来,一脸严肃的等着训诫的样子。

        “齐锐!别这么紧张!放轻松!欢迎加入特务处!”郑耀先说道,

        “多谢处长和二位长官栽培!”

        戴从抽屉中拿出一个红布包推到齐锐跟前,说道:“欢迎加入特务处!这是见面礼!你要好好的谢谢郑长官和徐长官啊!”

        齐锐拿起红布包感觉挺沉就知道这里是金条,赶紧说道:“处长!我怎么能要这些!”

        “拿着吧!这是给你的任务经费!”

        “任务?”

        “齐锐!你的底子很好,我看你档案还学过日语对吗?”

        齐锐赶紧起身立正说道:“报告处长!属下的确学过日语!正常交流没有任何问题。”

        “哈哈!我就说选对人了!”戴把一个资料袋递给齐锐说道:“这里是你的任务!你好好的准备一下吧!”

        “是!”齐锐接过资料袋并没有打开,

        “你也不问问到底是什么任务?”

        “无论什么任务我都会竭尽全力去完成!”

        “不错!这里面是你的身份和关系!我要你在两年之内成为一个真正的日本人!明白我意思了吗?”

        “明白!保证完成任务!”

        “老六!人交给你了!看看还有什么不足的该教的教!该练的要练!”戴说道,

        这时候桌子上的电话响了,戴拿起电话说道:“嗯!说吧!”

        说话的时候他朝着郑耀先,徐百川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齐锐站起来身来就听戴说道:“千万不要惊动他们!任何接触书屋可疑的人都要扣下秘密调查!直到上海来的人出现……”

        齐锐断定戴说的书屋就是启明书屋,他们在等上海的两个负责人出现就收网!必须马上想办法通知他们!

        徐百川有事要做先走了,郑耀先对齐锐说道:“我先带你熟悉一下特务处吧!”

        齐锐心里着急问道:“郑长官!我能叫您六哥吗?”

        齐锐是百分百信任风筝同志的,但担心自己杀了假白静川让他误会,所以想解释一下,另外他要马上出去一趟。

        “当然可以!大家也都这么叫!”

        齐锐看看左右低声说道:“六哥!我有件事情想跟您说。”

        郑耀先以为他有事情要汇报,说道:“跟我来吧!”

        在郑耀先的办公室,齐锐问道:“六哥!我刚才杀了一个人您应该知道吧?”

        “知道!听说是共党要犯白静川!”

        “他绝对不是白静川!”齐锐低声说道,

        “哦!?你怎么知道?”

        “我见过白静川的照片,虽然被酷刑折磨过,但我也绝对不会认错!”

        “那你还杀了他?”郑耀先也是试探着问,

        “此人是共党的叛徒,不过我奇怪的是他既然已经供出了我们想知道的东西!为什么还让我杀他?”

        郑耀先听了不由再次打量了一下齐锐说道:“你小子狗贼啊!你这么确定他叛变了?”

        “六哥!此人如果没有叛变怎么可能配合秦怀德假扮白静川来考验我!”

        “说的也是!”郑耀先此刻对齐锐更加的感兴趣了,

        “六哥!您是我最佩服的人!我能认您当大哥吗?”齐锐不能明说,但必须要得到风筝同志的信任,这样省的以后被自己人提防着,

        郑耀先笑了笑说道:“老弟你这话严重了!你是个有本事的人,前途也无可限量,能有你这样的兄弟是我郑耀先的荣幸!”

        “那我也想和您结拜行吗!以后您就是我亲大哥!您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齐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