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35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35

第35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35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沈宜秋拿过项目书看了看,气得差点原地爆炸。

        “姜甜,你有病吧?”沈宜秋啪的一声把所有项目书摔到姜甜桌子上,吓得姜甜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

        “……”姜甜一看是项目书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要怎么解释?

        “这些项目比狗屎还臭,你居然要投资,你是屎吃多了烂到脑子了是吗?”

        姜甜知道她生气的点,也知道她应该生气,但自己现在是有嘴说不清啊!

        姜甜叹气,梗着脖子说:“我……我觉得挺好的啊!……反正跟你也说不清楚,就这么着吧!”

        “什么?”沈宜秋气得一直用手掌扇风替自己降火,“挺好?你指的是空心筷子、还是在市区搞生态农业啊?”

        “……”姜甜哑口无言,“都挺好!”

        “姜甜”沈宜秋指着她鼻子道,“你就作吧你!要没人陈最,你公司早就败得一分不剩了,早晚连陈最都救不了你。”

        什么?

        沈宜秋的意思是陈最帮我挣钱了?

        这怎么可以。

        联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姜甜深深地觉得陈最就是他任务路上的绊脚石。

        “我不用你们管”姜甜不耐烦地摆手。

        “……”

        沈宜秋知道跟她说不清楚,选择休战,“你去找陈最,别为难财务。”

        姜甜撇嘴,找就找,谁怕谁。

        于是,焦头烂额没想好该怎么跟姜甜解释的陈最,一进办公室就看到坐在他椅子上打游戏的姜甜。

        “咳!”陈最战术性清嗓,“你……有事?”

        “嗯!”姜甜游戏还没结束,随便应了一声,用下巴点了点桌子上的文件,“这些文件,你签个字。”

        “……”陈最愣了愣,想说就这么简单?

        他翻了翻文件——果然没那么简单。

        “这些文件我签不了”陈最把文件放回原处。

        姜甜正好结束一局,闻言激动地从椅子上跳起来,“咱俩到底谁是老板啊?”

        “……”陈最看着她,还是没琢磨透她的想法,斟酌着,生怕说错话,“那个……公司手上的项目已经做不过来了,如果……”

        “我不管”姜甜仗着自己在某事上占理,胡搅蛮缠道:“反正这些项目我都要投资,你签个字,我让财务给钱就行,别的你不用管。”

        “……”什么叫我不用管?我要是不管,你明天就得上街上要饭。

        陈最被气得不轻。

        他习惯了能动手尽量不逼逼的沟通方式,既不擅长循循善诱,也不会哄人。

        面前的小姑奶奶,高兴了哄得你昏天黑地、色令智昏,不高兴了就爱谁谁的给你找一堆麻烦。

        现在能怎么办呢?打一顿?犯法;装什么事没发生,晾着她?又怕晾着晾着就凉了。

        他舍不得。

        他很少能拥有什么,所以更舍不得。

        唉!

        还能怎么办,按小姑奶奶的意思办呗!

        陈最轻轻叹了口气,从桌上拿支笔,把文件一一签了。

        姜甜仔细地检查了一遍,嗯!满意。

        “小妖,这笔钱出去,我是不是就破产了?”

        小妖看了下系统,高兴得一蹦三尺高,“爷爷,成功了唉!你现在就差一个陈最了,搞定他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你说我要是跟他那什么的话,分值会不会涨破100啊?”

        小妖认真想了想,“应该会,回报大于付出,可以尝试。”

        姜甜斜了一眼小妖,这话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

        姜甜把文件交给秘书,让秘书送给财务。

        “你……”陈最有艰难地开口,“生气了?”

        “你说呢?”姜甜翻了个白眼,“昨晚都那样了……你宁愿冲冷水,也……你根本就不喜欢我。”

        姜甜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俨然昨天让人难以选择的问题不是她提的。

        “……”陈最无语。

        “我是怕你后悔”有些话题,只要起了头,就可以继续往下说了,“我能感觉到,你不喜欢我”

        “是你不喜欢我吧!”姜甜气得嘟嘴。

        陈最轻轻叹气,“我是喜欢你的,但不敢太喜欢……你也不是那么喜欢我,最起码不像曾经喜欢陆呜那样喜欢我。”

        “我哪里做得不好,居然让你有这样的误会?”姜甜心疼地抱着他,他是不自信了。

        陈最揉着她的脑袋,心领神会,“也有可能是我的问题。”

        “嗯!”姜甜点头,“你不还记得以前跟我说过什么?”

        “什么?”

        “你说你同性恋加性无能啊!”

        姜甜说得痛快,俨然不知陈最脸都绿了,大有一种就地把她办了,用实际行动告诉她自己到底行不行的冲动。

        “你想约战?”陈最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嗯!”姜甜诚恳地点点头。

        “……”陈最震惊。

        现在就走,一秒都不想等。

        “干吗去?”姜甜拖住他,“不上班吗?”

        “旷工了”美人在手,还上什么班?

        长反射弧的姜甜这时才意识到目前是个什么状况,“不行,我……我还没准备好。”

        “准备什么?”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明知故问,脸上都是坏笑。

        “心理准备……”她又想起‘及时止损’的歪理邪说,“昨天我做了半天心理建设,结果什么都没做成,多亏得慌啊!”

        陈最被逗得差点笑出声,引得姜甜仰脖子看他,“(战术清嗓子)我下次注意!”

        姜甜啧了啧,“你……是不是……(不行啊)没有经验啊?”

        “呃!”还真没有,“这事儿用不着经验,要实战。”

        陈最搂紧她,凑到她耳边低声说:“我们什么时候再战啊?”

        姜甜仰起脸,“你这是邀请?”

        陈最勾唇一笑,蹙眉道,“你要拒绝?”

        姜甜的脸在他胸口蹭着,“再等等吧!等到你技术……呃!项目做得差不多的时候”等到只差最后一步的时候。

        “嗯!好!”

        陈最嘴上应着,心里还在盘算着该拿那些屎一样的项目怎么办,唉!真是色令智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