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42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

第42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有些事是藏不住的,一是装心脏病;二是害怕;三是我喜欢你。

        没两分钟的功夫,姜甜就被陈最和保险带死死扣在了过山车上。

        “我们下去吧!我真的有心脏病”姜甜还在垂死挣扎。

        陈最冲她明媚一笑,“没事儿,我陪你!”

        “……”为什么要陪我去死而不是陪我好好活着呢?

        “有些事,不敢做就会永远恐惧”说完,陈最自嘲地笑笑,这话也不知是在劝她还是在劝自己。

        姜甜无语,想说我都快吓嗝屁了,你还在这跟我搞高深,真是中了邪了。

        “啊!”车子轻轻晃了晃,姜甜跟着叫了起来,“陈最!”

        回应她除了温和低沉“我在!”,还有包裹她整个手的陈最温暖的手掌。

        咯嗒!咯嗒!咯嗒!

        跟着轨道爬坡的除了车身,还有姜甜跳乱了的心脏和慌张的呼吸。

        此时,姜甜的脑子里突然蹦出一句话‘死就死吧!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当车子爬到顶头然后一秒也没停地就往下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肤浅了,心脏仿佛跟身体分离了,一会上一会下,一会装进去一会蹦出来。

        刺激!

        姜甜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过山车上下来的了,只记得自己很没用的坐旁边椅子上缓了半天才清醒过来。

        陈最用手背贴了贴她的额头,笑着问:“感觉怎么样?”

        “别跟我说话,我想静静”姜甜真想把那个叫凡人的人揪出来胖揍一顿,这哪是哄陈最开心啊,分明是来索她的命啊!

        陈最笑着把拧开的水递给她,看着好喝了几口,才淡淡开口,“你静静吧!……我想通了。”

        前半句是说给姜甜听的,后半句是给自己。

        去他的投资回报率,去他的她不喜欢我,去他的万一她哪天离开我……

        老子现在只想说一句,老子看上的东西一定能得到,老子喜欢上的人跑了也能追回来。

        姜甜从包里掏出手机的时候手还抖得厉害,不知是刚才吓得还是让凡人给气的。

        “甜甜,你公司已经让陈最败光了你知道吗?它现在……”

        可能是脑子还没完全清醒,姜甜居然当着陈最的面把陆呜发的语音信息点开了,囧得她种自己为什么要从过山车上下来的自责。

        “呃!那个……”姜甜想挽救一下场面,但鉴于目前脑子不太灵光,只能先说几个虚词。

        本以为陈最会黑脸生气,没想到他竟笑了,姜甜心想,你特么还不如不笑呢,这题太刁钻,我不会啊!

        陈最像是听到了她内心的呐喊,勾着食指在她鼻尖刮了一下,“我没生气。”

        这下姜甜更懵了,赶紧点开微信群找狗头军师。

        姜甜刚放下手机,陈最的手机就响了。

        陈最想了想,指着旁边说:“冰激凌,要吗?”

        “嗯!”姜甜点头。

        排队的间隙陈最点开了手机,没错,那个凡人正是陈最的小号,王宇偷偷拉他进去的。

        姜甜:@凡人,@所有人,请问陈最会在什么情况下出现反常的举动?要怎么化解呢?

        左义:反常?姐姐,他这是憋大招对付你呢!

        贺明:是的,恭喜老板娘,您中奖了,陈最但凡反常必有妖,记得上回组队打游戏,一兄弟阴了他三次,接下来的三局他第一件事就是先干掉那兄弟,完事还嘲讽人家说‘交一样的网费,人家能玩三十分钟,你只能点个开始’,(笑喷.jpg)

        何故:上学那会,街角有个摆摊下围棋的老头,特别不是东西,专门设局骗学生钱,陈最跟人下了整整一天,把人老头赢得主动去派出所自首。

        姜甜:……

        王宇:@姜甜,你做什么坏事了(坏笑.jpg)

        陈最啧了啧,暗暗下了个决定——好好好培养一干人等,工作内容再加一倍。

        凡人:@姜甜,他可能只是单纯地想通了。

        一干人等:什么鬼?

        虽然姜甜信过他的邪,也因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但就是想信他的邪。

        莫名其妙!!!

        姜甜:@凡人,请赐教,(拱手.jpg)

        陈最唇角弯了弯,仔细想想自己对她的了解还真是有限得很,除了游乐园(现在看起来并不正确),她喜欢干什么他还真不清楚。

        好吧!这次就先轮到我自己吧!

        凡人:@姜甜,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先抓住男人的胃。

        左义:@凡人,你谁啊?哪个洞里冒出来的啊?不懂能别瞎指挥吗?

        贺明:就是,还‘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先抓住男人的胃’,告诉你,大清朝早灭亡了好吗?现在是新社会,ok?

        何故:@姜甜,别听他的,他是来捣乱的,陈最是男人,男人很好哄的,您那么漂亮,再打扮打扮,露个肩、露个腿……

        何故想了想,觉得这么跟老板说好像不太合适,省略了后面的云云。

        何故:我说什么,您应该懂的吧?(害羞.jpg)

        陈最想说,懂你大爷个腿。

        正想动手给‘懂你大爷个腿’禁言,发现被王宇抢先了一步。

        话说王宇就泡杯茶的功夫,自己那几个不知死活的莽撞兄弟就在群里大放厥词了,吓得他赶紧给禁了言。

        王宇对着茶水间的绿植叹了口气,象征性地往花盆里洒了两滴茶水,保佑兄弟们别被阴得太惨。

        结尾处还不忘叹一句,“兄弟们,哥哥只能帮你们到这儿了!”

        姜甜一脸愣地看着被禁言的几位,想着他们也没说什么敏感词啊!怎么就禁言了呢!

        正想着,陈最的冰激凌买回来了,姜甜笑着舔了一口,“果然很好吃!”

        陈最蹙眉,“你没吃过?”

        姜甜侧脸看了看他,震惊他居然能从她的话里判断出她没吃过冰激凌。

        她本想说‘以前是屌丝,还是个男屌丝,高傲地认为蛋糕冰激凌之类的甜食都是女孩子吃的’,想了想后换成了,“我家人从不让我吃这些。”

        陈最狐疑地看着她,不相信但又找不到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