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50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50

第50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50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皮一下的确很爽,比不上他们没吃完的菜被服务员清桌爽。

        “对不起!服务员以为您二位吃完了,所以……”经理解释,“要不我给您打个折?”

        姜甜冲陈最丢了个眼神,‘看吧!我上洗手间你非要跟着,现在好了吧!没饭吃了吧!’。

        陈最头疼地回了一个‘这家不怎么样,我们换一家’。

        ……

        姜甜问小妖道:“小妖,你说陈最他是不是有病?”

        小妖连忙点头,“有,必须有,我正好知道一个病,跟他正合适”

        “?”

        小妖一字一顿地说:“叫分离焦虑症。”

        姜甜纳罕,“那不是小孩子才会得的玩意吗?”

        “他现在离开你半步就躁动不安、魂不守舍,跟分离焦虑症有区别吗?”

        结合陈最这两天的状态,还挺符合,勉强接受这个解释吧!

        小妖接着说:“所以你要抓紧啊!任务完成就可以走了,你留得越久,离开以后对陈最的伤害越大。”

        姜甜愣住了,嘴里的薯片再也嚼不动了。

        姜甜想了想,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他为什么觉得我要离开?”

        小妖挣扎了一下,“陆呜把原主以前唱给他的唱发给陈最了。”

        “?”姜甜还是没懂。

        “你到底有没有仔细看原主的东西啊,原主每首歌都有配文字,你觉得陈最看不明白吗?”

        “难怪……”结合姜甜之前问的一些奇怪的问题,陈最一定以为姜甜还喜欢陆呜,要离开他去找陆呜。

        姜甜捂脸,这可怎么办啊!

        小妖语重心长地说:“爷爷啊!你这个孽作的有点大啊!”

        可不是吗?生生把一个霸道总裁逼成了520胶水。

        “小妖,有没有一种可能,我保持不把钱花光的状态,然后陪他到老呢?”姜甜试探地问。

        小妖被气得头痛,“爷爷,您想闹哪样?你想死在这里吗?死了就没有了,离开你马上就可以拿到新的剧本。”

        “在我死之前都不可以吗?”姜甜不死心。

        “爷爷,你留在这里就是个凡人,车祸、地震、生病……风险系数太高,再说了,陪得再久你也是要离开的,长痛不如短痛了解一下。”

        “……”姜甜竟无言以对。

        长痛不如短痛,趁他还不那么喜欢自己,赶紧撤。

        风险最低化处理。

        鉴于第二天就是周二工作日了,晚饭后,姜甜拉着陈最进行了一次促膝长谈。

        “陈最,你听着”姜甜一脸正经,“我没有开玩笑,你已经被公司开除了,所以……明天你不用去上班了。”

        “理由?”陈最抱臂,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姜甜搜肠刮肚地想了许久,最后决定不找借口,“没有理由,公司不需要你,我……也不需要你了。”

        陈最你色变了变,“为什么?……陆呜?”

        姜甜不想撒谎,“不是,没有为什么,我不想解释,事情必须这么办。”

        “你很奇怪”陈最说:“不喜欢我却非要撩我,千方百计把我招进公司,做公司又不想挣钱,不科学。”

        “……”姜甜哑口无言。

        “照做可以,给我个解释”陈最语气平静,表情稳定。

        “我……”

        陈最盯着她看了许久后突然换成恶狠狠的眼神,“你有什么目的?”

        姜甜低头绞着手指,突然被陈最的大手扣住下巴,他说:“觉得我好玩,故意玩我,是吗?”

        见她眼神倔强地看向别处,陈最加大手劲强迫她看自己,“说啊!为什么?”

        姜甜认识他这么久,第一次见他情绪失控,看着既心痛又难过。

        “因为我根本不是这里的人,因为我特么是个男的”姜甜颤着嗓子说:“这个你满意了吧?”

        陈最像是被雷劈了,松了手,动作迟缓、目光涣散。

        愣了许久他才开口道:“这个解释,我接受!”

        特么的为了摆脱我,连自己是个男的都能编出来,我还赖着不走有什么意义呢?

        听到陈最清脆有力的关门声,姜甜才从迷糊中醒过来。

        “爷爷,陈最走了”小妖喊道。

        姜甜闲它多事的翻了个白眼,“你爷爷我还没老年痴呆。”

        小妖心说,你心情不好冲我发什么脾气,又不是我惹的你。

        姜甜抬袖子抹了把眼泪,她不明白,明明觉得很轻松,眼泪却像不要钱似的批发往下流。

        能别这么没出息吗?

        想点开心的事吧!

        任务马上就要完成了,我就能拿到高富帅的剧本了。

        想想就开心的是吧!

        姜甜一遍一遍地哄着自己,越哄眼泪越多。

        好吧!

        你们就不要钱的流吧!

        就当提前庆祝我任务完成拿到高富帅剧本吧!

        小妖连连称赞,心说,爷爷,您可真是个逻辑鬼才。

        没一会姜甜就发现,人类在情感面前,逻辑越强伤害性越强。

        姜甜会由茶几上开口的薯片联想到买它的场景,该场景里有陈最。

        姜甜气愤地把薯片扔进垃圾桶眼不见为净,余光扫过桌角,然后是桌面,桌面是长方形,长方形的面积是长乘宽……

        乘?陈?——陈最?

        姜甜避开所有方形的物品,眼睛落到台灯上,心想,以我有限的数学水平,上限就是算长方形的面积,以台灯这么后现代不规则的形状,逻辑这块堵得死死的。

        千算万算,姜甜还是算漏了自己的语文功底,灯——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酒——酒不醉人,人自醉。

        醉——最——陈最。

        小妖惊得五雷轰顶,“爷爷,原来你这么有文化的啊!眼拙了、眼拙了……”

        姜甜被气得有气无力,耷拉着脑袋滚回房间睡觉了事。

        眼不见为净!

        谁知眼睛看到不的时候,其他感觉会分外灵敏。

        耳边有陈最的喘息和呢喃、鼻尖有陈最好闻的洗发水香、身体上有陈最燥热的体温……

        这一刻,姜甜清楚地知道自己要完了。

        那感觉,就是像说了一半的故事、解了一半的题、撕开一角的标签,被欲罢不能扼住了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