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63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63

第63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63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姜甜出于本能的抵抗着,想与对方争个高下,不一会她就败下阵来。无论陈最怎么进攻她都以温柔回应。

        慢慢地,他的情绪缓缓趋于平稳,吻也渐渐变得恬静,唇瓣落在额头、落在眼睛、落在鼻尖,一路向下,舌尖勾到低低的锁骨……

        陈最喜欢看姜甜按捺不住却又极力隐忍的模样,双眸浸着水汽,眼尾很红,焦灼地舔着下唇。

        陈最将她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低声说:“甜甜,你是不是热?”

        她茫然半晌才找到焦距,刚看清又在陈最低沉沙哑的声音中失了焦,呢喃道:“我不行了!”

        这就不行了?陈最继续在她身上探着,哪里都探到了偏偏避开重点部分,欣赏手中的人慢慢释放原始的欲望,“什么不行了?”

        这明知故问的,姜甜用尽仅剩的理智回怼道:“你不行!”

        明显激将法对付男人最用效,几乎是她说出‘你不行’的同时,陈最扑了上去。

        ……

        事后。

        姜甜严重怀疑陈最喝的是假酒,不然怎么会在喝了一瓶的情况下依然超常发挥,并且还是三次。

        姜甜推了推还抱着自己不肯撒手的陈最,“放手,我开车。”

        “酒有点上头,容我缓缓,缓缓再战”

        艹,这是把黄色垃圾倒脑子里了吧!姜甜啼笑皆非,“我们还在路上呢!不开车怎么回家?”

        “哦!你说这个开车啊!我再抱会,等下再回家”

        大男人家家的,怎么还撒起娇了?姜甜伸手往手在他脸上摩挲着,轻声说:“好!”

        眼下的氛围让姜甜想起‘暴风雨后的宁静’,‘暴风雨’激烈又酣畅淋漓,‘之后的宁静’的温馨让人沉溺。

        “我们……结婚吧!”陈最把头埋进她的肩窝低声说。

        “啊!”有那么一瞬间,姜甜以为是自己的幻听,然后满心欢喜地说:“好!明天就去,我们现在去找霍雲停要离婚证。”

        ……

        小妖被姜甜从小黑屋里放出来的时候,她跟陈最两个大傻逼正在民政局门口蹲点等上班。

        小妖无语,“爷爷,这特么才12点,你们明天早上再来会死吗?”

        “……”

        姜甜也很无奈,陈最这家伙也不知是真醉还是装醉,拿到离婚证后就非要直接来民政局,要不是姜甜的拦着,他差点打电话让民政局的人过来加班。

        小妖一脸愁容,“爷爷,陈最的分值也涨了,总任务进度还剩下3%。”

        这个时候说这个,真扫兴,姜甜只想自欺欺人,“特么正高兴,你晚点说会死吗?”

        晚点说数据又不会变好,小妖翻了个白眼,“爷爷,我只是想提醒你,随时做好离开的准备。”

        “闭嘴!”

        问题还是要解决的,姜甜看着旁边歪睡在坐椅上的陈最,把系统规则来回捋了几遍。

        蔚来公司还算稳定,但短期内挣太多钱的高能性不大,剩下的两个,让陈最喜欢自己少一点,连她自己都不愿意,别说是陈最了。

        那只能对陆呜下手了,既然任务是让他尝尽爱而不得的苦,那我只要想办法哄他开心,他不觉得苦,分值自然就降了。

        许是离得太近,陈最感觉到怀里的人气息忽高忽低的变化,低头在她脖颈轻轻地蹭着,“怎么了?”

        他的声音水雾般在她耳边散开,过电般的酥麻感,由心脏传遍全身,这种感觉还不赖。

        “你都不困的吗?喝了那么多酒,还……”姜甜咬着下唇,后面的话说不出口。

        也不知是酒精使人反应慢,还是他故意的,陈最弯着唇角问:“还什么?”

        狭小的空间再度暧昧起来,姜甜破罐子破摔,侧过脸在他喉结上咬了一口,“你说呢?”

        陈最挑眉,笑着回应,“我不知道!”声音闷闷的。

        小妖看着跳动的任务值,急得直跺脚,“爷爷,分又涨了!”

        呃!

        这特么也太邪性了,陈最怎么这么不经撩?

        特么这是要‘存天理灭人欲’吗?

        姜甜从他怀里挣开,在座椅缝里摸出手机,也不知道这个点陆呜睡了没有。

        这位爷爷,有异性没人性啊,为了跟陈最亲亲我我,准备在这个点骚扰陆呜,小妖直言,“爷爷,你做个人吧!”

        陈最见姜甜拿起手机又放下,一脸的纠结与不安,眉不自觉地皱了起来,“干吗?”

        姜甜脸垮了几分,“我现在给陆呜发信息,你会生气吗?”

        陈最狐疑,发信息?转念一想,陆呜也喝了不少,作为……前夫,关心一下也没什么。

        陈最在心里劝着自己,表情木木的,“不会,你发吧!”

        “呵呵!”姜甜讪讪地笑着,顺手打开手机,点开陆呜的微信头像,“怎么说人家现在帮我管着蔚来,发个信息走个过场……”

        走个过场。

        这个用词陈最很满意,姜甜接下来的话让陈最满意不起来,她说:“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他可能都睡了。”

        陈最傲娇地别过脸不看信息内容。

        应该关心?

        关心一个对自己还有想法的前夫,陈最没觉得是‘应该’的。

        睡了?

        不愧是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什么时候睡觉都知道。

        陈最知道她和陆呜没有实质关系,可就是盖不住在心里翻滚、扑腾的酸味。

        信息刚发出去,那边就有了回应。

        陈最索性侧头看向了外面,心说,过了明天老子就是正宫了,随你怎么折腾都撼动不了老子的地位。

        见他一脸‘还不来哄我’的别扭劲,姜甜憋笑把他脸掰着跟自己脸贴脸,“你怎么跟个小孩一样。”

        陈最没好气地道:“是你一直把我当小孩哄!”

        哦~

        委屈劲还挺大。

        姜甜奖励式地在他脸上亲了亲,“嗯哪!能让我哄得,有且仅有你。”

        这是弥补?陈最后悔刚才没看她俩的信息内容,她这是发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信息,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哄自己。

        距离明天早上九点还是九个小时,四百二十分钟,三万两千四百秒……

        不能等,一分钟都不能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