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65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65

第65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65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随着抢红包的人越来越多,红包越发越大,最后蔚来全体员工都加入了抢红包大军。

        陈最满意地看着自己的骚操作,然后开始动手处理待宰的可怜蛋们。

        员工丙:当时陈总如握刀的屠夫,而我们就是拴在树桩上的羊,拿刀在我们身上比划着,我都能脑补他当时脑子里的想法‘从哪里下刀合适呢?’。

        毛骨悚然。

        陈最照着抢红包的名单,一个一个地@他们出来献出自己的‘肉体’,不,祝福。

        翌日清晨。

        陈最把姜甜埋在被子里的头扒了出来,这个人,怎么总喜欢蒙着被子睡觉,也不怕把自己憋死。

        “起床了!”陈最把她额前的乱发抹平,“我有些事情要处理,出差两天,你……”

        什么东西?姜甜激灵了一下,揉了揉迷糊的眼睛,“出差?刚领证就出差,你这是闹哪样?”

        她声音低哑干燥,陈最低头吻上,给她润了润,陈最的吻技已经相当高超了,每次都吻得她腿软脚软舍不得放开。

        姜甜瞪他,“大清早的就这么撩我,你还想不想走了?”

        “不想!”陈最顺着话又欺身吻了过去,姜甜被吻得心痒难耐,偏过头去寻他的喉结,每次她触碰的时候,陈最都会激动不已,姜甜很喜欢他双眼迷离滚动喉结的模样,特别的性感迷人。

        “你……”姜甜在他脖子上轻咬一口,“去哪出差?”

        陈最推开她,要不是飞机不能晚点且今天只有一班,他一定办了她,“国外!”

        “哪个国家?”姜甜和他十指相扣,笑着又上扑上去闹他。

        “好了!”陈最无奈,“再闹就真走不了了。”

        “要去好几个国家,找个空气、温度都适宜的国定”陈最说。

        工作上的事她也不懂,只“哦!”了一声,不准备多问。

        陈最看了看时间,再不走就真晚点了,在她额前落了个吻,寡淡没有情欲,“我走了!”

        “唉!”姜甜叫住他,指了指他的脖子,“你还是换个高领的衣服吧!”

        为什么要穿高……

        陈最后知后觉地走到镜子前,都是她恶作剧留下的证据。

        艹。

        骂了一句脏话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姜甜看着他羞愤的背影,乐了半天。

        出差也好,这样她就可以放开手脚地哄陆呜开心了。

        就是这怎么哄真是恼人的问题,上次哄陈最就异常的失败。

        小妖说:“他不是说你陪他,他就开心吗?你陪他逛街?”

        “他一明星,逛得了街吗?是会被人围堵的啊?”

        “打游戏?”

        “他好像不打游戏”

        “他的确挺无聊的”

        姜甜感慨,“是啊!挺可怜一孩子。”

        “要不你搞次团建吧!”

        挺不错,就算陈最知道了也没关系,“靠谱!”

        晚上被老板精神虐待,白天老板娘发通知要组织团建,员工们又炸锅了。

        “你们说老板不会变态到把我们弄出去,让我们当面祝福他吧?”

        “你想什么呢?那就不叫团建了,那叫参加婚礼了。”

        “管他呢!有红包就行”被喂了半个月生活费的员工,表示可以为红包死而后已。

        “我听说这次是陆总选的地方,陈总不去。”

        “不可能”有人有理有据地分析,“就陈总那针鼻大的心眼,能让姜总和陆总有单独在一起的机会?”

        “我同学在探迹,说陈总出差了,不过好像不是公事。”

        “团建姜总真的去吗?她不会和陈一起去度蜜月了吧?”

        ……

        在转角处听员工们越扯扯越远,姜甜没忍住清了清嗓子,“大家都把手上的工作处理一下,大巴车马上就到。”

        “姜总,这么突然,我什么都没准备,这……”突然发神经要去团建,洗漱用品,什么都没准备。

        “地点就在郊区,度假村,那什么都有,人去就行”姜甜说。

        “好!”

        众人这才散了。

        姜甜庆幸把何媚从探迹带了过来,这个一姐的诨号并没有白叫,两个小时不到的工夫就联系好了一切。

        姜甜上车时,座位只剩下前面的,姜甜自觉地坐到了驾驶员后面的第一排位置。

        何媚一上车就看到了姜甜,正考虑要不要坐她身边,只见姜甜意有所指地轻咳了一声,何媚识趣地踱到后面。

        看到陆呜坐到姜甜身边后,何媚才明白姜甜的那声轻咳意有所指的是什么。

        何媚自视不是个好奇心强的人,但对于姜甜把自己带到蔚来公司以及要跟陆呜坐一起的操作,好奇心还是茁壮成长了。

        利用游刃有余的交际能力,半个小时的工夫,何媚就从蔚来员工嘴里套出了话。

        陆呜是姜甜的前夫、陆呜来蔚来是为了姜甜、姜甜为了陆呜把陈最从蔚来赶走……

        一个个骇人听闻的信息把何媚炸的三观稀碎。

        她自认是个接受能力很强的人,却在姜甜游走在两个男人,不,帅且有钱的男人之间的事上受了挫折。

        她表示,姜甜这个玩法,她不会。

        何媚心中燃起一个邪恶的想法,把他们聊天的美好背影拍下来发给陈最。

        谁知刚拍完,姜甜的信息就追过来了。

        姜甜:不准发照片给陈最!发就剁手.jpg

        啧!这人还挺敏感,可是她不让我发我越想发了怎么办?

        何媚想了想还是决定发,姜甜问就说在她发信息前我就已经把照片发给陈最了。

        打开微信才想起来已经退了探迹的企业微信,她又没有陈最的微信,发个锤子的照片啊!

        唉!

        叫你不加人微信,现在报应了吧!

        何媚已经脑补出陈最头上长草的绿样子,心里还挺高兴的。

        还在担心陈最看到她和陆呜坐在一起的照片会杀过来的姜甜,在收到何媚的回复后放了心。

        何媚:姜总放心,探迹的企业微信我退了,陈总从不加人微信,我想发也发不了。

        姜甜看着信息弯了弯嘴角,她很诧异自己高兴的点居然是陈最‘从不加人微信’。

        很快,何媚又有了另外一个疑问,于是给姜甜发了条信息。

        何媚:你不怕有人把照片发朋友圈吗?

        陈最在蔚来待过,保不齐看到某人的朋友圈,那就尴尬了。

        姜甜看到信息笑了笑,顺手回了条。

        姜甜:陈最从来不看朋友圈。

        何媚再次震惊了,朋友圈?那我发个朋友圈吧!

        陈最不看朋友圈不代表别人不看,于是就有手贱的把照片转发给了陈最。

        正在某岛国庄园看玫瑰的陈最收到杨旭发过来的照片,气的差点没拨了庄园里所有的花。

        艹。

        挺会玩啊!

        老子出来找办婚礼的地方,你在国内勾搭别的男人。

        团建的地方说是郊区还真的非常郊,郊得连信号都没有,好在地方不算大,大家集体活动,要联系可以用最原始的方式——喊。

        漂流、真人cs、篝火晚会,大家玩的都挺嗨。

        因为信号差手机基本没法玩,酒足饭饱后大家围坐地一起坐起了玩起了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