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66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完

第66章 白富美推倒市井大佬-完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姜甜这人简直是个游戏黑洞,无论是真心话大冒险还是脑筋急转弯猜,就连靠运气的石头剪刀布她都很少赢。

        她又不愿意别人给他挡酒,几轮下来,喝得云山雾绕。

        “问,早晨醒来,每个人都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何媚实在不忍心再看到姜甜输,挑了个简单的问。

        姜甜手抵着瓶口,懒懒地说:“睁开眼睛。”

        可能是输习惯了,她说完就举起酒瓶灌了一大口,陆呜拦都没拦住。

        “姜总,你是来骗酒喝的吧?”有人揶揄道。

        众人一起笑了起来。

        姜甜酒喝得有点多,脑子反应慢,虽然不知道大家在笑什么,但也跟着笑了。

        唉!

        姜甜揉揉眼睛,我这是酒喝多了眼花吗?我怎么好像看到了陈最,背着光,身上挂着光晕,像是踩七彩祥云而来的英雄。

        “姜甜!”

        怎么的,五感是相通的吗?眼睛出现幻觉,耳朵也会出现幻听吗?

        陈最见姜甜一脸红晕、目光涣散就知道这货喝多了,头痛。

        何媚想要解释,陈最冷眼扫了一圈众人道:“怎么让她喝成这样?”

        “她……”自己抢着喝的,您信吗?

        “行了”事已至此,多说也无益,“时间不早了,你们回房间休息。”

        呃!

        这特么才九点,夜生活才刚开始,休息个腿啊!

        骂人的话都咽进了心里,见陈最一脸谁再多说一句杀无赦的表情,谁还敢造次,纷纷拖着步子回了房间。

        陆呜想伸手拉姜甜,被陈最一眼瞪了回去。

        自己好像没有立场做这些事了,人家已经夫妻了,而你只是个过客。

        还真是可笑呢!

        姜甜像只猫一样,在陈最胸前不停地蹭着,倒叫陈最一肚子的火发不出来了。

        这叫什么事,好气又好笑,“知道我是谁吗?就往怀里钻?”

        还能有谁,不用看,只闻味道她都知道是陈最,“我老公!”

        看到照片他就不远千里的赶来了,加上电话一直不通,来的路上他都想好了要怎么惩罚这个偷腥的猫了,现在听‘我老公’三个字,所有的愤懑与不安都如轻烟般离散开来。

        “亲亲!”

        喝了酒的姜甜似乎更放得开,双手勾着陈最脖子,明明已经醉在站不直,还踮着脚索吻。

        怎么那么可爱,陈最怒气还未消彻底,仰脖子不肯配合,“我不是你老公。”

        “你就是我老公”姜甜手抚上陈最的脸侧,眸子里沁着水雾,胸前的柔软贴上他的胸膛,微微喘息着的声音几乎要把陈最的魂给勾走。

        陈最做着抵抗,手臂扶着她的腰让她保持平衡,绅士的连手都没有伸。

        “你再这样我就不客气了”被逼急了的姜甜,吻不到唇,退而求其次的舔上了他的脖颈,陈最难耐地滚动着喉结,“你情动了,还说你不是我老公。”

        陈最啼笑皆非,心说你喝的假酒吗,说话这么利索,不会是借酒装疯吧!

        “外面冷,我们回房间吧!”陈最哄道。

        姜甜脸埋在陈最胸前,她仰脸看了眼头发丝都闪着光的陈最,沙哑地应了声,“好……”猫叫似的挠在陈最的心尖上,惹得他低头吻了上去,这个时候的姜甜最柔软,每吻一下就能听见她轻轻的哼着,从鼻腔里发出的黏腻的声音,像是抵抗,又像是嗔怪。

        翌日清晨。

        姜甜顶着因宿醉快炸裂的头痛醒来时,已经找不到陈最身影了。

        难道昨晚喝多出现幻觉了?

        可是那个吻又那么真实,如果是陈最,不可能仅仅只有一个吻。

        断片严重的姜甜只能求助小妖。

        “小妖,昨天晚上的是陈最吧?”

        被关了一晚上小黑屋的小妖正委屈,没好气地说:“当然是陈最了。”

        “哦!”姜甜放心了。

        姜甜正想出门找陈最,门开了,陈最拿了份早餐进来了。

        瞧!我找了个多好的男人,姜甜扑过去一把抱住腰,“你真好!”

        “唉!”手上的牛奶差点没洒出来,他关拖着姜甜把牛奶、三明治放到了桌上,把她从自己身上拔开,“快吃吧!”

        这么冷淡,还在为昨天的事生气?姜甜死皮赖脸地又扑了上去,“我错了!”

        只要认错够快,就不会有错。

        “你没错!”陈最继续推开她。

        “你这么说就是生气了”她又没皮没脸地缠了上去,“我错了还不行吗?”

        “错哪了?”

        “我……”错哪了?昨晚喝得稀醉,鬼知道错哪了。

        “为什么要哄陆呜开心?”陈最语气平静,明明是疑问句,听起来像是陈述句。

        艹。

        酒可真是个害人精,我怎么连这个都说了?

        顿足捶胸有木有?

        “我……好吧”姜甜低头绞着手指,“我知道怎么解释。”

        陈最轻轻叹了一口气,把姜甜搂进了怀里,“你为什么不跟我说,我们……是夫妻呀!”

        是啊!

        我们是夫妻呀!

        那感觉,就像是身上的担子被人卸去了一半,相依为命。

        “我……都告诉你了?”

        “嗯!”陈最手轻轻揉着她的耳垂,软软的,很解压,“虽然听起来很像胡话,但是我信了,我想了很久,发现都能对上。”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陈最弯了弯唇角,“你知道我昨天去干什么了吗?”

        姜甜摇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迷茫地看着他,睫毛薄如蝉翼,噗呲地煽动他的心。

        “我去看我们办婚礼的地方了……还是你上次交定金的那家,他们按你的要求找了几个地方,我看了一个,还不错。”

        姜甜先是一愣,然后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我当时着急把钱花出去,随口随说的要求,变态十级好吧,他们真去找了?”

        “你的要求确实很……”见姜甜瞪他,他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梦幻,是挺难找的,但架不住大小姐你给的钱多啊!”

        定金都交了一百万,真办的话钱不是交得更多,“我们找个好点的酒店办得了,那个太奢侈了,会被人唾弃的。”

        提到钱肉痛了吧,陈最看穿地勾了勾唇,“不用担心钱,你老公我有的是钱。”

        “有钱又怎么样?我没钱啊!说不定哪天任务完成我就离开了”姜甜小声嘟囔着。

        “我昨天晚上想了个办法……”陈最故意欲言又止。

        “什么办法?快说。”

        陈最一脸暧昧地说:“想知道啊?求我啊?”

        求你个腿,姜甜一巴掌呼在陈最胳膊上,“快说。”

        陈最本来想拿这个骗她说几句荤话的,没想到她不上道。

        “你没钱,我有的是钱,我们是夫妻,财产共有,我把所有的股份、基金、股票都转到你名下……”

        陈最还没说完姜甜就已经兴奋得不行了,跳起来又呼了陈最一巴掌,“你怎么那么聪明。”

        陈最委屈巴巴地揉着胳膊,“我能告你家暴吗?”

        “不能。”

        对于陈最这个操作,小妖很是恼火。

        “爷爷,不带你这么玩的”

        姜甜故作无奈地耸耸肩,“夫妻财产,合理合法啊!”

        小妖只想说,合你大爷啊!陈最公司是朝阳产业,赚钱还不是跟呼吸一样简单。只不过姜甜有张良计,小妖有过墙梯。

        钱可以越挣越多,感情也可以越积累越深。两人年纪轻轻干柴烈火,夜夜笙歌是在所难免的,这样下来,不出一年,姜甜一定能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