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79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13

第79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13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怎么?”姜甜轻挑下巴,唇角微弯,“不信我是女生?”

        这人真敏锐,秦修不自然地岔开话题,“哪个灯坏了,我看看能不能修。”

        总得干点什么,他从小受到的教育是不能白吃白喝。

        姜甜笑出声,“你怎么这么可爱。”

        这人是个正人君子没错了,姜甜做出论断。

        被女生邀请到家里,没有想着风花雪月那些事,还惦记着要给人修灯,这种人,世间少有了。

        用‘可爱’形容一个身高一八六,穿衣显瘦脱衣有肌肉的男人,秦修觉得受到了侮辱。

        同样的语气、同样的表情,秦修想到了初遇时候的姜甜,根本没有误会,她就是个到处乱撩的渣。

        看吧,小奶虎又炸毛了,姜甜举手道:“对不起!我的错,你可千万别走,你要是走了我发小得跟我急。”

        “我发小听说你救我的事,一直说要好好谢谢你,今天终于逮着机会了,你走了我饭也别想吃了。”

        “客气了,是你帮的我”秦修压根不信她逃婚的鬼话。

        姜甜拿了颗葡萄放进嘴里吃着,含糊道:“哦……你准备怎么谢我啊!”

        她的尾音一如往常,拖得又轻又长,像是调情一样,习惯性的胡搅蛮缠她自己都无所谓了。

        “对不起!”

        姜甜愣了愣,嚼东西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刚刚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我不能因为你的行为作风跟我固有的观念不一样,就对你有偏见,这样很不理智也很不公平。”

        厨房里的嬉闹和烟火气,把这边的沉默衬得更加沉寂。

        秦修心里很是忐忑,他不知道自己的道歉是否诚恳,也不知道姜甜沉默的时候在想什么。

        “我……”/“你为什么要道歉?”

        两个人同时开口,又同时尴尬的结束。

        “做错了,就应该道歉”秦修说:“没有证据就批判你的私生活,是我的错,我以后不会了。”

        “证据?”姜甜突然笑了起来,“捉奸在床算证据吗?有了确凿证据就可以正大光明地骂她我渣了是吗?”

        秦修一下子噎住了,他的意思被姜甜曲解了,想解释又找不出好的措辞,‘没有证据就批判你的私生活,是我不对’的确有‘有了确凿证据就可以批判’的言外之意。

        见秦修憋红脸的样子,姜甜再一次开口,换了个冷淡的语气,“你没必要跟我道歉,先撩者贱,我也有错,下次注意。”

        细想想,姜甜除了占点口头便宜,并没有太过激的行为,千头万绪只炼成一句“对不起!”

        姜甜承认她在用‘以退为进’攻克他的防备,但那些话又真诚地不加任何策略,思及原主短暂又憋屈的一生,关心和抱歉是她不曾感受过的东西,会让她不知所措、航线偏离,就像饥饿过度的人不能暴饮暴食一样。

        “对不起……”原本认真吃着葡萄的姜甜突然间转过来,伸出手绕到秦修脖子上,整个人贴他很近,面孔和面孔瞬间化作咫尺,“……什么?”

        除了熟悉的鼻尖痣,还有扑面的葡萄香气。

        此时姜甜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这气氛,真适合接吻’。

        旋即就将这念头按了回去,姜甜勾唇一笑回归原位,“不要高估你的判断力,我就是个到处撩人的渣。”

        气氛又陷入一边嬉闹、烟火,另一边沉默。

        过了许久,姜甜终于先开了口,“有个事要请你帮忙。”

        秦修愣了片刻,“什么事?”

        “我特别喜欢沈睦,听说你跟他有个节目要一起录,你可以带我去见见他真人吗?”

        “沈睦?”

        这个名字曾一度成为秦修的梦魇,从出生起旁边人就不停比较他俩,小时候比吃饭、睡觉比乖,长大比成绩……

        秦修觉得这辈子除了出生比他早几天,其他一概比不过,虽然出生早这件事功劳在他妈妈。

        见他迟疑,姜甜接着说:“机票酒店什么的我自己解决,就劳驾你带我去下现场,就当我是个普通观众,行吗?”

        真人秀节目,面场允许有围观群众,带上她也无妨,前提是她不出幺蛾子,但这谁又能保证呢?

        秦修想了想,说:“行,你把身份证发给陈进,他会安排。”

        “不用麻烦,告诉我订哪个航班哪个酒店就行,我自己来”姜甜一点也不想看陈进的脸色。

        “节目行程保密”秦修解释。

        “好吧!陈进号码多少,我加他微信。”

        “你不是联系过他吗?”

        艹。

        这嘴碎的,怎么什么都报告。

        想到拿合同要挟陈进的那出,姜甜觉得脸是真没处搁。

        还好李贺色香味俱全的菜,让姜甜有了搁脸的地方。

        李贺像模像样地端出了六个菜一个汤。

        姜甜有主人样地招呼秦修坐下,“不用客气,李贺手艺很好的。”

        秦修微笑了一下,以示回应。

        平平无奇的恋爱小天才——杨婧,又给李贺灌迷魂汤了,“亲爱的,你做的菜怎么这么好吃!”

        纯看不惯的姜甜,无情地拆台道:“你特么动筷子了吗?就说好吃,夸人能不能走点心。”

        “不用吃就知道好吃不行啊!”眼见怼不过,杨婧开始找外援,对李贺嗔道,“姜甜怎么这样?你说她是不是嫉妒我有男朋友她没有。”

        李贺有种被两个女儿缠上的老父亲既视感,头痛得要命,“行了,有的吃还堵不住你们的嘴。”

        秦修愣了愣,握着筷子在碗里戳了戳,他是个不太擅长跟朋友调侃嬉笑的人,不擅长也不想加入,可眼前的互动他极少接触,想加入却无从下手。

        就是秦修一筹莫展的时候,杨婧将话锋转给了他,“秦修,你给我评评理,姜甜她是不是羡慕嫉妒恨?”

        他们好像也没有熟到可以随时调侃,板正的回复又会显得无趣,秦修正斟酌着用词,姜甜接了话茬。

        “纯看你不惯,你奈我何?”姜甜嚣张地夹了块牛肉放进嘴里。

        不服气的杨婧见她正要夹菜,恶作剧地伸筷子插在她筷子中间,两人用筷子较了半天劲,最后姜甜还是夹到了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