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87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21

第87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21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秦修把摊在地上的姜甜重新架到了床上,还好没吐自己身上,不然她就是真憋死自己也不会管。

        算了,送佛送到西吧!

        秦修走到洗手间,拧了个热毛巾胡乱的给姜甜擦了把脸,这个人皮肤也太好了,自己之前怎么会误认她的男生呢?

        “嗯!”许是擦疼了,被夸皮肤好的人轻哼了一声。

        这个人,怎么连哼哼都是拖着尾音的,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

        秦修自觉地放轻了动作,手隔着毛巾从鼻梁触到鼻尖,顿了一下。那颗小小的痣,像是被故意点上去的,乖张得要命。

        乖张?这种属性,无论是姜甜还是原主都没有,但试着拥有也不是不可以。

        秦修从床边床起来,将毛巾放回洗衣间,走回姜甜身边拉了拉被子装人盖好,准备回自己房间。

        正要抬脚,手腕被拖住了。

        一回头,床上的人迷迷糊糊的拉着秦修的手,嘴里念念有词地说着什么,声音太散听不清在说什么。

        大致意思是让他别走。

        她的手心怎么这么烫啊!秦修弯腰伸手在她头上拭了拭,好像是有点热,可能是喝了酒又吹风,感冒了。

        也不知道民宿里有没有药,想起这货是醉酒。

        喝酒没办法吃药,我也帮不了你了。

        秦修将姜甜的胳膊放进被子里,留下来也帮不了忙,道德准则再重也束缚不了要走的脚步。

        秦修再次抬脚,手腕又被拖住了,时机这么刚刚好,秦修怀疑床上的人是故意的。

        低头见她不知因为醉酒还是发烧而红的脸,有点心软了。

        不能心软。

        在车上狭小空间里触电似的玄妙感太过记忆犹新,低烧死不了人,我已经仁至义尽了。

        姜甜差点没叫他踟蹰未决的纠结样逗得笑出声。

        她承认在车上时她是有点贪恋他的温暖,见他明明怒发冲冠却又强迫自己隐忍的模样太过有趣,有趣的事她怎么肯放过。

        “小妖,你说这人会不会真不喜欢女人喜欢男人吧?我明明都送上门了,他居然不动手?”

        “这个猜测好耳熟。”

        可不是吗?遇到搞不定的男人就说人不喜欢女的,就不能换个借口吗?

        小妖急了,“爷爷,你能别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浪费时间吗?你的攻略对象里没有秦修,你得明白?”

        “原主看的书里说过,人生不能死盯着目标不停地奋斗,偶尔也要停下来看看窗外的风景。”

        小妖翻白眼表示自己不懂,更不想再听它爷爷胡说八道,原地装起了自闭。

        姜甜在心里啧了啧,不懂生活情趣的可怜系统。

        在秦修又一次伸手要拭姜甜额前温度时,姜甜忽地睁开了眼睛,吓得秦修差点直接摔到床上。

        “小哥哥,你……”姜甜趁秦修慌张之际,将他往床上一拉,然后翻身隔着被子压到秦修身上,伏身凑到耳边说:“是不喜欢我,还是不喜欢女人啊?”

        她声音轻得像飘在空中的柳絮,挠得人心痒难耐。

        秦修觉得这女人就是个枪法精准的狙击手,总能不差毫厘地勾起他身上的欲火。

        汗颜自己一个一米八六大汉被小姑娘压在身下,秦修恼怒的曲腿一翻,立即扳回主导地位。

        被压在身下的姜甜忽然双手勾住他的脖子,整个人死死地挂在秦修身上,然后妩媚地笑了起来。

        秦修正想说,你笑个屁啊!唇上贴过来一片柔软的吻浅尝辄止,温热醉人的气息扑了他一脸。

        电光火石间,秦修脑子里跳出个邪恶的小人,挥着黑色钢叉说,‘放肆吧!她是你爷爷给你娶的老婆,有什么关系。’

        是啊!大不了认命娶了她。

        “我今天酒喝得有点多,要是有什么不合适的行为,还请你见谅”姜甜说。

        这句话无疑是给他加了把道德的枷锁。

        她喝醉了,醉得人神志不清,他要是忍不住做了什么,就是乘人之危。

        秦修从小受的教育不允许他乘人之危。

        踟蹰不定的慌张表情跟这张又帅又a的禁欲脸真是不搭,姜甜轻笑着又扑上去轻吻他。

        “……”

        真是见了鬼了。

        秦修暴力地把姜甜从自己身上扒拉开,咬牙低声骂了句,“疯子!”

        姜甜妖娆的半躺着勾唇一笑,“我喜欢你这么叫我!”

        “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我不会喜欢上你的。”

        他本想说的是‘我不会从了你的’,张口时为什么会换,他自己也不清楚。

        姜甜觉得越来越好玩,“我没有要你喜欢我啊!我就喜欢你不喜欢我的样子。”

        秦简直要疯了,这人现在明明是一张真诚、单纯的笑脸,怎么说出的话这么让人恼火。

        是的,他又忘了她一直是个放荡不羁、乱撩成性的渣女。

        “你让我恶心,我不想再看到你”

        说完秦修顶着一脑袋愤怒地摔门走了。

        姜甜笑了半天才安然入睡。

        第二天,宿醉带来的头痛后遗症就像是孙猴子头上的紧箍,连续的电话铃声则像是唐僧嘴里念出来的紧箍咒。

        姜甜闭着眼睛在床上四处摸着手机,终于在床尾摸到了。

        “甜甜,你出名了你知道吗?”

        电话那头,杨婧兴奋地喊着。

        头痛欲裂的姜甜,此时只想骂街,出名?你想看我出殡差不多。

        一直没等到回音的杨婧又喊了一嗓子道:“甜甜,你在哪儿呢?快看微博……”

        姜甜不想把美好的睡眠时间拿来听杨婧鬼话连篇,果断地挂了电话。

        没安静两分钟电话又响了。

        姜甜按开手机,兜头骂到:“杨婧,你是不是有病……”

        正要开口让她有病赶紧治,电话里传来一声甜甜的声音,别说是宿醉就是中毒,姜甜也听得出这声不是杨婧那二货。

        “姜小姐您好!我是客房管家,有位陈先生让我打电话提醒您下午一点半的航班”虽然被姜甜骂了一脸,但语气还是很温柔。

        姜甜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两声音,“对不起啊管家小姐姐,我以为是我朋友,所以……”

        “没关系,现在已经十二点了,从这边到机场需要半个小时”对方显然没跟姜甜计较。

        呃!

        相比道歉,现在立马起床洗漱去机场比较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