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89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23

第89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23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沈睦订的是一家本地菜馆,想着姐弟二人是沪城人,不知道吃什么的情况下,本地菜是最保险的选择。

        进包厢前,姜甜把何星移拽到了一边,低声问:“我没来的时候,你跟沈睦聊什么了?”

        “我就表达了一下对他的喜爱之情”何星移不怀好意地笑了笑,“你喜欢他吗?喜欢的话我可以帮你。”

        “帮?”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居然敢大言不惭地说帮忙,姜甜嗤笑一声,“作业写明白了吗你……”

        “说话就说话,你拍我头干吗?”何星移不服气地噘嘴,“我怎么觉得你不太一样了?”

        内核都换了,能一样吗?姜甜敷衍道:“我一直都这样,是你不了解我罢了。”

        “你是怎么找到这儿来的?”

        “我这几天打你电话一直没人接,我问我妈才知道你嫁人了,问了一圈才找到这儿来的。”

        ……

        沈睦怎么说也是个名人,餐馆经理极有眼力地把他们引进了包厢。

        坐下后姜甜就一直盯着何星移,总觉得这小子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清楚哪里不对劲。何星移先是嬉皮笑脸地坐到沈睦旁边,跟查户口似的问了他一箩筐问题。

        “沈睦哥哥,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的话,那你有喜欢的女生吗?”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

        “你家里有几口人啊?你有兄弟姐妹吗?”

        “你……”何星移还要继续问,脖子后面被人掐住,他回头一看,是他皮笑肉不笑的姐姐,痛得一边求饶一边往旁边位子上退。

        “你一高中生,还是男生,怎么跟个鸡婆一样?”

        “哦~”

        把何星移收拾老实后,姜甜一脸惭愧地对沈睦说:“青春期的孩子,话多。”

        “没事儿,我倒觉得你这个弟弟挺有意思的”

        “是吧!”见杆就爬的何星移又坐回沈睦旁边,继续嬉皮笑脸道:“我也觉得我有意思,你知道我姐刚才为什么掐我吗?”

        “……”沈睦被问得茫然不语。

        这小子又要出什么幺蛾子,姜甜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忙指着何星移威胁道:“何星移,你要再敢胡说八道,你就打断你的腿。”

        何星移往沈睦身边又挪了挪,“沈睦哥哥,你别误会,我姐平时不这么凶的,她就是怕我在她喜欢的人面前乱说话才发脾气的。”

        “何星移”姜甜忍无可忍地吼了一声。

        “姐姐,我错了”何星移装乖蹭到姜甜身边,“我说错了,你不喜欢沈睦哥哥,你不要生气。”

        艹。

        这什么熊玩意?

        沈睦没有兄弟姐妹,不太能明白姐弟间这样的互动,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沈睦盈盈一笑,“你弟弟真有意思!”

        “送你了”姜甜没好气地重新坐下。

        话说何星移虽然不是什么好玩意,但胜在够上道,之后没再提有关姜甜的事,而是有模有样地跟沈睦聊起了音乐。

        甚至班门弄斧地评论起当前流行音乐精华与糟粕。

        这社交牛逼症是遗传的谁啊!

        “姐,星期天你带我去沈睦哥哥公司玩吧!我好想进录音棚看看”

        看你个腿,你知道录音棚是干什么的吗,就要看,姜甜一口拒绝,“你成心捣乱是不是,沈睦哥哥工作的地方,你去干什么?不许去”更不想被你这个癞皮狗缠上。

        这个姐姐怎么这么笨,给你制造接触男神的机会呢,真愁人,何星移一言难尽地看着姜甜说:“好吧!那我们去游乐园玩吧!”

        毛都没长齐的小孩,瞎掺和什么,姜甜嘚瑟地笑着,“你一个即将高考的高中生,有什么资格玩?”

        何星移咬牙道:“姜甜,我在帮你约沈睦哥哥,别不识好人心成吗?”

        姜甜一边夹菜一边慢悠悠地说:“我谢谢您!我约会为什么要带你这个大瓦电灯泡。”

        “没有我你约得到沈睦哥哥吗?”

        姜甜停下筷子,冲沈睦挑眉道:“约得到吗?沈睦哥哥?”

        原来前面都是铺垫,这两人在这等着他呢,沈睦笑笑,大方的表示,“可以。”

        姜甜向来是个卸磨杀驴的好手,吃完饭就把何星移送回了何家。

        “到了,下车”姜甜不想见到何建业,到小区门口就停了车。

        “我……”何星移面露难色,磨磨蹭蹭不情不愿,“姐,我能到你那住几天吗?”

        “不能!”

        “那你能陪我进去吗?”

        “不能!”

        “姐姐,要不我还是去你那住两天吧!我爸妈最近疯了,就知道关心我的学习,我现在回去他们一定会打我的”何星移一脸弱小无助地搓着手。

        姜甜冷笑一声,拍着弟弟的肩膀说:“有人管挺好的,好好珍惜啊!”

        其实没人管也挺好,看何星移被打怕了的样子,啧啧,这种自我安慰还真拙劣。

        “姐,爸他……”好像无法反驳,爸爸的确从来不管这个姐姐。

        比起家里的姐姐何明月,何星移更喜欢眼前的姜甜。

        没来何家前的记忆太过久远,何星移已经不太能回忆起细节来,他只知道自己一直是妈妈跟别人争老公的武器,而爸爸的重心一直是事业,姐姐觉得自己分走了父母的爱,所以并不理自己。

        那时候他刚到何家,爸爸、妈妈整天忙,姐姐又不理自己,只有姜甜会陪他玩,自己不懂事地骂她是没人要的孩子,她也没打自己。

        后来姜甜被送到了乡下,偶尔回何家还会偷偷给自己带吃的。

        “傻孩子”姜甜宠溺地揉着他的头发,“这不关你的事,回家吧!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的。”

        比如那顿毒打。

        “好吧!”

        “对了”吃饭前已经跟何星移说了部分逃婚的事,“我逃婚的事,你别跟你爸你妈还有你姐说,也别说见过我,明白?”

        “明白!”

        明白个锤子,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何建业为什么要逼姜甜嫁给一个毁容的残疾人,他明明已经很有钱了,犯得着卖女儿吗?

        是的,姜甜并没有说自己是替嫁的,好歹能保一下何明月在何星移心目中的形象。

        何星移背着书包一步三回头,想想自己还没动笔的作业。

        唉!万恶的高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