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宿主请节制在线阅读 - 第106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40

第106章 撩汉达人又上热搜了-40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凭什么,她何明月是人我就不是了吗?我就能嫁残疾了?”姜甜气得直咬牙。

        “所以我赶紧来给你通风报信,你赶紧跑吧!”

        高中生的想法可真单纯,沈睦好笑道:“以沈家的势力,你姐是跑不掉的。”

        “啊?”

        怎么还来个回马枪啊,姜甜想不通,“这沈修仪是不是有病,残疾加毁容还想娶媳妇,有病治病啊,找别人麻烦干吗?”

        要不是多年锻炼得来的好仪态,沈睦此刻一定会被她的话惊到喷饭,就这样还差点呛到。

        姜甜眉梢一挑,“你……这是”在嘲笑我吗?

        见姜甜误会了,沈睦忙解释道:“我没有要笑,就是想到突然想起沈修仪的样子”他侧过脸瞟了眼秦修,“觉得你说得还挺对。”

        “哦!”差点忘了他们认识,“能不能麻烦你告诉沈修仪一声,要是真看上何明月或者我,那是正大光明的出来追,老躲着玩阴的算怎么回事。”

        “好!”沈睦笑着点头,继续看向秦修,“听到了吧?”

        沈家的势力杨婧知道的不多,只能大概猜姜甜会很麻烦,她抿了抿唇一脸担忧的说:“甜甜,你……想好怎么办了吗?”

        姜甜本来是想通过沈睦把沈修仪约出来谈谈,转念一想,这又不是自己惹的事,自己没必要出头。

        “这个问题归何建业想,是何建业答应嫁个女儿过去的,又不是我答应的。”

        “你不怕他们来强的吗?”

        姜甜眉梢一挑,“强?怎么强?他们当法律是死的吗?”

        “以沈老爷子的作风,可以做到既不触犯法律又能让你嫁过去”沈睦说。

        这个姜甜信,“大不了就想办法让何明月嫁过去。”

        她那个男朋友蒋易看起来不是什么好货,色眯眯的,肯定不止何明月一个女人,让他甩了何明月就是动动手指的事情。

        何星移怯怯的,“爸不会同意的。”

        这孩子挺愁人的,干嘛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又不好教训。

        呃,哄哄吧,姜甜夹了一声鸡肉给他,好笑道:“我跟他说,要是非让我嫁,我一嫁过去就给沈修仪吹枕头风,让他对付何家,看他慌不慌。”

        这个办法听着不着调,但感觉挺靠谱。

        枕头风?

        这个词听起来还挺有画面感的。

        秦修拿不准爷爷又想干什么,看来是时候找老爷子聊聊了。

        “爷爷,你又想干吗?”这些年跟老爷子斗智斗勇惯了,所以秦修从来不寒暄,直奔主题。

        老爷子在国外,秦修以为他已经睡了,本来是想先找老爷子的秘书问问情况,没想到老爷直接发了视频通话过来。

        老爷子和煦一笑,“你看不出来啊,爷爷这是在帮你啊!靠你这个木头桩子,孙媳妇早跟别人跑了。”

        秦修头痛的厉害,“爷爷,大清朝早就灭亡了,法制社会你强迫他人意志,干涉婚姻自由是犯法的。”

        “孙子,未来某一天,你会感谢爷爷的。”

        没人比秦修更清楚,老爷子这话的意思就是,我不是在跟你商量,你服从安排就好。

        讲道理行不通,那只能另辟蹊径,“爷爷,你找的算命先生准吗?何建业要嫁的姑娘不姓何。”

        从老爷子的行事来看,何建业找姜甜替嫁、姜甜逃婚以及后来的事,老爷子肯定是知道的,秦修不想再复述,只是想提醒他算命的不靠谱。

        提到这个老爷子哈哈大笑起来,“孙子,大师说你捡到宝了,叫姜甜的丫头可是你命中的福星,比何明月强一万倍。”

        福星?

        怎么听怎么像江湖骗子,秦修头更痛了,“爷爷,我的事您能让我自己处理吗?”

        “不行。”

        “好!”秦修嘴角抽了下,“我明天就转国籍给你找个男版孙媳妇。”

        这话老头子真信,他这个孙子他太了解了,表面乖巧懂事、遵纪守法、文明礼貌,但骨头是长反了的,只不过叛逆的方式跟别人不太一样。

        通常都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不想学钢琴就故意弄伤手指,不想留学不想从商就跑去拍电影甚至改了名字,不愿意结婚就说自己喜欢男人……

        老爷子长叹一口气,既然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修仪啊!姜甜那丫头哪点让你不满意了?”

        “……”秦修无语,老爷子怎么越老越不讲道理。

        “我可告诉的你,追那丫头的人很多,你可得小心点”老爷子心里明白,秦修不愿意娶姜甜主要是觉得不能让老爷子控制他的‘奸计’得逞。

        是她撩的人挺多吧,秦修嘴角抽了下,“她就是个妖精”并不符合您对孙媳妇的要求。

        一听就是气话,老爷子哭笑不得,“她就是性子野了些,我告诉你啊!你可千万别让沈睦抢了先。”

        手心手背都是肉,外孙跟孙子一样亲,老爷并不是偏心,他知道沈睦从小就喜欢跟秦修过不去,秦修有的他都要有,可姜甜只有一个,总有个先来后到。

        何星移回家把姜甜说要吹枕头风的话跟何建业报告了,何建业听完气直接摔了烟灰缸。

        “反了她了,居然敢威胁她老子?”

        “爸,你可能不知道,姜甜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任人摆布的小丫头片子了”何明月一嘴的阴阳怪气。

        “星移,她现在住哪?我明天就让人把她抓回来。”

        “我……”何星移咬着唇角,低头不敢说话。

        “那丫头现在精的很,别把她惹急了,她真有可能给沈修仪那个残废吹枕头风。”

        他千方百计跟沈家结亲就是为了找个靠山,要是让姜甜一搅和指不定就找了个对家,何建业把眼神落到了何明月身上。

        何明月当即明白过来,“爸,你不是会想让我嫁过吧?……我是要嫁给蒋易的,蒋家也是沪城四大家之一好吧!你得罪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