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狂婿在线阅读 -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我不愿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我不愿

        找到了能前往妖界的阵图,陈铁把阵图收进空间法器,接下来的问题是,要去天辰星看一看已死的血帝,那就得搞明白天辰星在哪儿。

        当然,这个问题并不难,陈铁花了一些功夫,便弄明白了天辰星的地点,离这里很远,陈铁打听到了,天辰星,是祖界最大的一颗星辰,未见过前,陈铁也不知道有多大。

        这些也不是重点,他去又不是看天辰星有多大的。

        “你想去天辰星,是准备帮西帝收尸?否则,又何必多此一举赶过去看一眼。”亡河之主看了看陈铁,问道。

        陈铁没否认,而是点了点头,说道:“西帝,他答应我的事已经做到了,既然如此,我去取回他的尸身安葬,也算是应该的吧。”

        亡河之主呵呵笑了两声,说道:“随你。”

        天辰星很远,不过,陈铁和亡河之主的速度也够快,两人赶路之下,一天之后,终于是看见了远方,有个巨大的星辰。

        此星辰之大,以陈铁的估算,竟然堪比一个太阳系,如此巨大的天体,并不多见。

        不过,这已经不能让陈铁惊讶,若他愿意,一招之下便能碎灭大片星空宇宙,又何况只是一颗大一点的星辰。

        两人身形一晃,再次出现时,已站在一座大城前,大城之高之宽,配得上大城二字,而此城的名字就叫大城,而大城门外,立了一根数十米高的石柱,一具尸体就被挂在柱子上。

        是西帝。

        数天前,还曾问陈铁我有什么错的西帝,此时已浑身残躯,被挂在柱子上,身上有着被削割血肉的痕迹,半边脸被打烂了。

        又有谁会想过,堂堂西帝,最终会是这个下场?

        或许西帝自己想过,西帝在杀天界神帝子嗣的时侯,想来已预知了他自己的下场。

        陈铁并不觉得西帝可怜,毕竟,西帝现在再惨,都是他自己自己的选择。

        他选择过做天界异界的走狗,现在选择了另一条路,说到底,结局如何,西帝都承受了。

        “城里有两名祖帝七重,还有其余十几名祖帝,要屠了这些人,不难。”亡河之主说道。

        陈铁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侯,屠了这些人,把神帝和鬼帝这两个祖帝九重天的强者引来的话,他可能跑都跑不了。

        毕竟,亡河之主没了亡河,已经只有普通祖帝九重的修为,很难同时应付神旁鬼帝。

        “把西帝他尸身带走就……”陈铁开口说道。

        不过,他还没说完,一个样貌奇丑,脸上尽是刀疤的女人,却突然走了过来,站在了陈铁面前,并且问了一句:“你是陈铁?”

        陈铁怔了一下,他不认识眼前这个女人,但对方却一口叫出了他的名字。

        不过,这女人只是普通的宇宙之主修为,所以陈铁也没退到亡河之主身后。

        要是神帝鬼帝突然出现,陈铁肯定会退到亡河之主身后的,毕竟,命重要。

        所以现在,陈铁不慌,他有心情看着这个女人,问道:“你是谁,怎会知道我的名字?”

        丑陋女人笑了笑,说道:“我是西帝的妻子,西帝告诉我,如果身边有个头发遮住脸的女子随后,那便是你来了,他说你肯定会来的,你肯给他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就一定会来。”

        陈铁回头看了亡河之主一眼,有些无语,他都不明白这女人为啥要用头发遮住脸,这怎怔,实在是老明显了。

        “你叫什么名字,有何事?”陈铁看着西帝的妻子,问道。

        西帝妻子摇了摇头,说道:“我的名字不重要,西帝让我把西魂塔交给你,西魂塔内,是西帝最在乎之人的灵魂,西帝说,求你将来某一天,等这世间太平了,将这些灵魂复活,如此,便感激不尽了。”

        说完,西帝妻子拿出了一个就像是黄泥铸成的只有拇指大小的塔,双手递向了陈铁。

        陈铁怔住,看着递到眼前的西魂塔,问道:“这是……”

        “数天前,西帝回来后,以此塔收取了在乎之人的灵魂,而身躯则已毁去,他说,他相信你,只要再给你一点时间,便能让这世间平静,所以,西魂塔交给你,他在乎之人迟早可以活过来,而他,也终于能邂脱了。”西帝妻子说道。

        陈铁心中震动了一下,西帝,竟做了这种事,无论怎么说,也算是杀了西帝他自己在乎之人,却把复活这些人的事,交给了他陈铁。

        沉默了一会儿,陈铁终究是接过了西魂塔,这让得西帝妻子脸上有了笑意,说道:“谢谢你了。”

        “你呢,你之魂,是否也要收进西魂塔?”陈铁知着西帝妻子,问道。

        西帝妻子却摇了摇头,说道:“西帝其实是让我将塔交给你时,灵魂舍弃肉身进入西魂塔的,只是,我不愿听他的。”

        “祖帝既亡,便无人能复活,他走了,我得陪着他,就是觉得习惯了,不陪在他身边,我不习惯,想来,没有我陪着,他也不习惯的。”

        说到这里,西帝妻子对陈铁点了点头,说道:“再次谢谢你了。”

        说完,西帝妻子向着石柱走了过去,石柱没人看守,毕竟,又有谁敢来抢西帝的尸体呢。

        西帝妻子走到了石柱前,抬头看着西帝凄凉的尸身,眼里,是浅浅的泪光。

        接着,她身上燃起了火,那是一种阴冷的白色火焰,随后,她身形一闪,已到了西帝尸身前,握住了西帝的手,白色火焰,很快也将西帝尸体笼罩了。

        “那是太阴之火,不知道这女人是如何弄到的,太阴之火,能焚烧一切,即便祖帝肉身,也能倾刻烧成灰烬。”亡河之主突然说道。

        确实,如亡河之主所说,白色火焰腾起,将西帝与其妻子笼罩,很快,两人的身体,在这火焰下,化作了青烟,飘散于这天扡间。

        陈铁失着这一切,他忽然忍不住想,原来西帝,也有原随他去死的人。

        就在此时,大城中终于是有了动静,一声冷哼传出,然后,两道身形,已出现在石柱前。

        是两名祖帝,而且,不过,只是两名一重天的祖帝而已,他们看到了,西帝尸身已化青烟消散,随即,两人身目光,盯住了陈铁和亡河之主。

        他们把西帝身尸身吊在这里,就是为了引出西帝殿的余孽,现在,在两个祖帝眼里,陈铁和亡河之主,想来就是西帝殿余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