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六本木艺能之神在线阅读 - 第四章 真正的近水楼台

第四章 真正的近水楼台

        夜深人静手绘漫画,孤独得如同一个人在太空里漂游,没有强烈的热爱或欲望作支撑,真的难以长期坚持。

        《热血高校》尽快面世的先决条件是企划获得编辑认可,当然得不遗余力地展示画功和说故事能力,分镜技巧与风格尤其重要。

        天蒙蒙亮时,雪野江川已经设计了几页分镜。

        其实分镜稿在影视前期筹备中也很重要,为了更好地与摄影、美工沟通,不少导演会在文字脚本基础上画出示意图。

        江川以前就喜欢这么做,而且干得不赖,据他所知中美日电影界不少著名导演擅长手绘,卡梅隆、卢卡斯、黑泽明、张艺谋、徐克等等的绘画修养都不错。

        李小龙每部电影的关键打斗,也都先亲手一板一眼把动作设计画出来,对比视觉效果,做足了功夫才开拍,绝非临场发挥。

        姜文画功不行,但也会以小王八人勾勒出意思,相当努力的样子。

        最喜欢看图说话的曰本人就更不用说了,导演不会画两笔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搞艺术的。

        雪野江川打算直接以漫画形式表现故事大纲,虽然人物形象和文字都还没最终确定,但不影响以影视的分镜法先画出概念草图,而后一点点丰富内容。

        雪野江川看得多学得多,自认在这些方面拥有比这个时代画家都更成熟的见解和方法,事实也的确如此。

        漫画虽然经历过一波发展高潮,大量名作产生在八、九十年代,但时至世纪初依然没有完全摆脱连环画的影子,和影视一样仍在不断发展中,而越到后期二者越是殊途同归。

        比如之前的一页画,漫画家根据内容进行分格,或疏或密比较中规中矩,近来则慢慢引入影视的远景、近景等概念,热衷以破格或者无格形式表现内容的画家越来越多。

        这个趋势很快会形成新的潮流,再过十几年漫画术语都将与影视合流,考虑的是机位和视线轨迹,一页画基本等于一段二维化的视频片段。

        雪野江川目前就是跳过这十几年的发展历程,以影视思维先弄了几页分镜。

        他倒不担心编辑或者读者接受无能,这是伪命题,当年大陆改革开放接触外部影视时,代差可不止十年八年,也没见谁看得跑肚拉稀,反而趋之若鹜。

        其实某些设计和理念未必都是开创性的,但多个这种东西有机结合、灵活运用在却是开先河的,应该能引起编辑的关注。

        但也得作好受挫准备,万事开头难,曰本漫画界竞争惨烈,成功有很大运气成分,同个故事换个人说的效果可能截然不同,最终得市场说了算。

        至于《热血高校》往哪投稿,雪野江川将目标锁定为《周刊少年jump》。

        《周刊少年jump》是曰本发行量最高的连载漫画杂志,刊登过许多著名的漫画,例如《龙珠》、《圣斗士星矢》、《灌篮高手》、《幽游白书》、《全职猎人》、《海贼王》、《银魂》等,读者以国中生为主,据说销量最高时全曰本四分之一的年轻人每周都必买这本杂志。

        《热血高校》想一举成名当然最好能直接上jump热推,都穿越开挂了就得这么敢想有心气,雪野江川可没耐心踏踏实实从边角的小杂志开始忙起。

        周刊对作品主题有要求,漫画必须符合杂志三大理念之一:努力、友情、胜利。

        这三个关键词是战后对学生长期调查的结果:“最打动内心的词是努力,对自己最重要的词是友情,最喜欢的词是胜利。”

        作品能搭线一条就行能,《热血高校》却完全符合这三个要求,认真打架也是努力,一起打架也是友情,打架赢了当然也是胜利,配对成功。

        忙了几小时,雪野江川已经有些累了,今天的绘画工作到此结束。

        他推开窗深深吸口气,窗外世界仿佛青色的,一股清冽的空气伴随晨曦倾泻而入。

        一眼望出去森大厦就在不远处,隐约能分辨出幕墙上的哆啦A梦和圣斗士星矢,其他的还看不太清。

        而远处是红白相间的东京地标建筑RB电波塔,依然灯火通明。

        “一眼能看到两个地标,神宫御所的地段真不错,在六本木算是一流。”

        六本木是六棵树的意思,靠近东京湾,据说是因为江户时代有六户姓氏中都带木字的家族聚居在这,就叫这名字了。

        战时六本木有许多军事设施,战败后被美军接管,大量西方人便到此聚居,各种高档娱乐、消费配套应运而生,后来许多高档办公楼也建在这里,于是逐渐成为东京最奢华、最时尚的区域。

        春天时他拍过一张照片,前景是樱花,中景是已完工的森大厦,远景是东京塔,色彩调得冷冷的,后来卖给杂志赚了点稿费。

        雪野江川转身拿出单反数码相机,对着窗外尤其是朝日电视台连拍了十几张。

        “如果想做回影视本行,什么朝日台,叫近水楼台更合适。”

        朝日电视台是RB五大电视联播网之一,也算是世界知名。

        另外同样属于五大电视网之一的东京电视台也在六本木,《火影忍者》《数码宝贝》已经在播出中,是镇台之宝。

        因为这些电视台存在,六本木拥有大量配套的艺能事务所,文化娱乐气息也比较浓厚。

        另外中国大使馆也在这,以前雪野江川陪母亲去办过工作签证。

        “等条件成熟了,还是要回去看看的。”

        关于这个新家庭,他继承了不少奇怪的记忆,这两天偶尔琢磨,越想越觉得离谱。

        比如他有关于外公的记忆,但没有外婆的,这个家庭里没有一点她的痕迹,连妈妈都未曾提起,似乎从来就没有这个人。

        还有就是父亲,同样不曾存在过,他和姐姐就如同单性繁殖出来的。

        也可以说这个家族好像一直单性繁殖。

        雪野家没有亲戚,至少雪野江川和雪野美空不知道有什么亲戚,时间长了也不觉这有何问题了。

        另外雪野江川自己也藏了不少秘密,从不愿对人提起,有点鬼鬼祟祟的。

        不过现在新人新气象,江川并不想搞清楚这些陈年旧事,为什么要被过去困扰呢,记忆中的事就尘封在记忆中算了。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他按照平时的习惯煎了培根和龙利鱼,做了裙带菜、豆腐的味噌汤。

        米饭是定时焖好的,放在电饭锅里,盛出一碗来在上面郑重打了个生蛋,然后点了酱油,等会姐姐拌拌就能吃了。

        这些事平时都是妈妈、姐姐做,雪野江川始终坐享其成,今天终于动手弄了一次。

        另外干饭拌生蛋他已经吃了两天,实在接受无能,于是又用牛奶为自己冲了麦片。

        生鸡蛋的蛋白质不易吸收,沙门杆菌也不可能辨认国籍,以前在国内总听人吹捧日餐营养和卫生,鸡蛋和国内不同可以放心生吃,江川是不被忽悠的。

        而味噌汤太咸了,一大早泡干饭他也吃不下去。

        “或者慢慢培养姐姐和我一起喝粥?”

        曰本只有病人才喝粥,雪野江川觉得自己的穿越之旅还是挺难的,喝碗稀饭可能都得装病。

        姐姐与往常一样六点起床了,见雪野江川把早饭做好了有些惊讶,出乎意料的是竟然也有些生气:“你不该做这样的事,难道是响应号召准备作育男吗?”

        育男大概是保姆男、家务男的意思,政府两年前推出一个计划,鼓励男人回归家庭承担家务,以便女性能出来工作。

        RB一九八九年才颁布《平等就业机会法》,鼓励女人出去工作,在此之前女性几乎不能或者不愿长期进入职场。

        即使到了世纪初也没多大改变,RB的家庭模式仍然是男人每天工作十几小时来承担经济责任,而女性在职场上最多干十年左右,便又回归家庭了。

        这个传统模式抑制了女性在职场上的发展,所以才推行育男计划,让男性共同承担家务,可以让生育后的女性重回职场,弥补劳动力不足的同时也显得男女平等。

        然而亚洲无论男女性都以家庭主夫为耻,记得李安在事业低潮期时当了六年家庭主夫,整天买菜做饭带孩子。

        回忆起这段往事,即使成名后的李安仍然不掩饰痛苦和尴尬:“我如果有RB丈夫的气节,早该切腹自杀了。”

        就凭这句话,也大概能了解当年RB男人有多抵触干家务,而雪野江川居然主动干上了。

        雪野江川想得很单纯,正好做完事那就顺手弄饭而已,哪来那么多社会深层次原因。

        他笑呵呵主动过去拥抱悻悻的姐姐:“我只是心情好,顺便做餐饭讨好你而已。”

        “你高兴就好,”雪野美空终于感动了,紧紧搂着他:“我只是有点不习惯。”

        雪野江川倒是很快养成了好习惯,每天该说的话主动说:“姐姐我爱你。”

        “我也爱你。”

        都说曰本人不善表达,在雪野家显然不是,甜得都有点腻。

        姐姐容光焕发地吃完饭,称赞雪野江川做得好吃,厨房也收拾得干净,一点也不像第一次下厨。

        然后就赶去上课了,叮嘱他别乱跑。

        雪野江川拉严了遮光窗帘,昏暗中一觉睡到下午两点。

        然后给相机换上一个大变焦镜头,背起出门了。

        。

        。

        新书新气象,至少合约已经寄出去了,各位朋友放心投资,收藏、推荐票、多留言提意见,大家继续愉快地玩几个月。

        这本书并非传统意义那种日娱,看过《重生光影年代》的朋友基本了解,作品并不侧重和现实明星的关系,而且舞台比较大,东瀛那个小岛肯定是不够浪的。

        说到浪……我之前写的好像也算日娱……就看怎么理解了,日天日地日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