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六本木艺能之神在线阅读 - 第七章 神奇的巧合

第七章 神奇的巧合

        雪野江川这几年都是一头金发,保持着两三寸长,分层次自然披散着。

        近期人事大变动,快一个月没染了,发根已经长出一段黑发。

        他的发型不算奇怪,从八十年代开始,在明星带动下,男人的发型普遍向漫画人物看齐,千奇百怪什么样的都有。

        所以曰本人的现代审美趣味,很大程度是由几个漫画师塑造的。

        男女染发也很普遍,什么颜色都行就是不要纯黑的,不知是不是也有脱亚入欧后遗症的成分。

        后来政府鼓励黑发,甚至设立了黑发选美比赛,只准黑发美女参加,搞很多年了,效果也就那么回事。

        雪野江川一向很注重形象,使用全套化妆品,从洗面奶到爽肤水、护肤霜一个都不能少,日常也很耐心地除体毛。

        他不是特例,曰本男人都这样,不厌其烦地花大量精力在整理容颜和穿戴上,绝对不比女人马虎。

        比如雪野江川每三五天就认真地修眉,这算是传统,这地方的男人自古就修眉,武士们的眉毛细细长长,有的还弯成奇怪的形状,那可不是画家乱画的。

        所以区别曰本和中韩男人,有时候看眉毛就差不多了,这帮家伙是越看越妖娆的。

        金色长发,精心修理的剑眉,花纹复杂色彩鲜艳的夹克,宽松如灯笼的灯芯绒裤子外加板鞋,这就是秋天的雪野江川。

        “标准的混混,”这些天他对这个形象越来越不满意了:“看着就烦人,完全拿不出手。”

        漫画连载是很严肃的事,《周刊少年jump》每期发行几百万份,周销售收入通常超过十亿日元,一个月就是四五十亿,折合人民币三、四亿。

        雪野江川很明白,这样规模的生意是不可能和一个不着调混混合作的,自己太年轻,没有学历,也没有工作室工作经验和前辈举荐,全都是负分,如果给人的印象再不佳,那基本就没戏了。

        邮件里只字未提签约,只说见面谈,考察的意思很明显。

        甚至可能会进行背景调查,如果雪野江川有案底,也别指望周刊会签约。

        别相信自由开放的社会包容性更广泛那种陈词滥调,刻版印象无处不在,利益不相关时真没人在意,可一旦可能有某种关联,越大的企业越较真这些。

        所以收到周刊面谈邀请,雪野江川冷静后立刻去剃了个平头。

        如何塑造个人形象,作为电影人的他还是专业的、清醒的。

        为他理了两年发的发型师竖着小指确认了两遍:“雪野君,您要慎重考虑,头发再长这么长恐怕需要一年零三个月。”

        不知这娘炮是怎么估算得如此精确的,听起来挺有工匠精神,雪野江川态度很坚决:“剪掉,就留一公分左右,最好只留下黑色部分。”

        “那看起来像……”

        他可能想说像乡巴佬。

        雪野江川却认为那看起来像自律的人,军人即便不上战场也一律平头,不是剃着玩的。

        “按我说的做。”

        发型师不再多嘴,直接推了个平头,然后撅着屁股在镜子里对他挑着眉毛道:“还真判若两人了。”

        这情景让雪野江川想起《我是大哥大》中的一个场景。

        在原来的世界里,《我是大哥大》与《热血高校》一样是九十年代初发表的热门漫画,二十几年后被改编成日剧,江川穿越时正在热映中,很受追捧。

        这部漫画也和不良少年有关,风格却与《热血高校》完全不同,走的是喜剧路线。

        说的是一个转校生,打算以转校为契机在新学校嚣张一把,从此作个不良少年,为了能在同学中获得存在感,他在入校前特地去发廊弄了一头金色卷发,从此开始了爆笑江湖之旅。

        而现在雪野江川剪去了一头金发。

        《热血高校》比《我是大哥大》早十几年就改编成了电影,主演是小栗旬,凭借此片大红大紫。

        后来但凡介绍小栗旬或者曰本校园电影,必有他在《热血高校》的大雨中带队前去干架的经典场面,这差不多也是RB电影的名场面之一。

        雪野江川搞企划书时,当然把这个画进去了,自我感觉超燃。

        更有意思的是,小栗旬在十几年后客串了《我是大哥大》里的发型师,盯着镜子里的转校生奉劝:“乖乖读书,别想着作不良少年哦。”

        而且与眼前这个发型师的站姿几乎一模一样,真是神奇的巧合。

        雪野江川上网查过,小栗旬已经出道几年,先后在《麻辣教师》、《极道鲜师》一类日剧中饰演问题学生。

        如果《热血高校》在这画火了,仍请他来主演,年纪倒是正好。

        另外雪野江川也早就在网上查过《我是大哥大》,没找到。

        所以搞企划时他一度想放弃《热血高校》,改为抄这部,毕竟故事没那么暴力,比较容易被接受。

        不过雪野江川很快就发现这部作品更难移植,喜剧一向都是最难搞的,这部漫画他没看过,但电视剧看了,根本记不住多少笑料,曰本人的笑点通常比较奇特,难以把握。

        最终他还是放弃了,继续企划《热血高校》这种相对容易的作品,先赚到第一桶金再说。

        金发剪去,雪野江川焕然一新,齐刷刷的平头配上刀削般的脸颊和坚毅眼神,顿时清爽阳刚了好几倍。

        不过头发生长快慢不一样,短发中仍有几处不规则地夹杂金发,不像挑染,会让人奇怪是如何造成的,仿佛他真在变异。

        受三浦隆介影响,雪野江川近几年左耳都戴着两个银色耳环,现在也取下了,扔进理发店的垃圾桶。

        发型师扁扁嘴:“可惜了。”

        这几天扫街拍照时,雪野江川已顺便为自己添置了些衣服,将衣橱里的都替换了。

        回到家他从头到脚捯饬了一遍,效果还是比较满意的。

        黑色洒金板寸头,剑眉下淡然的眼神,素色的套头毛衣、裤子和板鞋,整个人如同黛蓝秋水般沉静,同样是秋天的雪野江川。

        “太帅了,我这哪像去面试,简直是打算色诱编辑。”

        编辑多半是男的,他这辈子恐怕不具备男女通吃的胃口。

        傍晚雪野美空放学回家,进门看见正收拾客厅的弟弟,登时有些呆了。

        “没想到你理了头发……”

        弟弟进入国中后就开始染发,着装从来都是五颜六色,今天这样的形象真的有些陌生。

        “简直变了个人……”

        她的眼神变得异样,说话时甚至微微有些脸红,雪野美空突然觉得羞耻,这是怎么了。

        “我疯了吗?”

        不过也不能全怪她,弟弟变得完全不像之前朝夕相处的那个人。

        雪野江川笑着迎上去接过她手中的菜:“变化很大吗?习惯一会就好了。”

        然后用另一只胳膊拥抱了一下姐姐。

        雪野美空居然下意识缩了一下,有点不自然,之前从来没有过。

        “我真的疯了。”

        不过她很快调整好了情绪,边进门边笑着说:“刚才路上碰到三浦,他说晚饭后要来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