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六本木艺能之神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还真有点漫画感

第二十一章 还真有点漫画感

        雅美晚上十点多才回的短信,这个时间段,江川猜测是上床后发的。

        “雪野酱太客气了,非常感谢。”

        江川有些纳闷,只是几个小蛋糕而已,居然犹豫了六个小时才回信?

        他不信雅美才看到,责编工作除了审稿就是沟通,而现在短信仍是主要通讯手段。

        曰本人对待手机短信的态度有点奇怪,不管你发没发,只要我不点开,就当没有。

        短信一旦点开对方能收到阅读提示,那就得回应,所以只要不点开,即便短信内容已经屏显了也可以视而不见,而且不算失礼,自然也就不能被怪罪。

        这个心理很奇特,也算是自我为中心的鸵鸟行径,不过大家都这么干,也就习以为常合理化了,甚至成了某种新式民风。

        江川不明白几个蛋糕为什么犹豫,反正到时候买几个去就是了。

        晚饭后他就开始画分镜草图,抓紧时间画可以早点完工,明天下午还得去灵感屋上班。

        所以本不打算回复短信了,没想到雅美接着又发了条短信:“雪野酱正在工作吧,要注意休息哦。”

        作为编辑她了解大部分漫画家的作息,也知道这些人普遍睡眠不足。

        拿破仑长期每天睡四小时仍精力充沛已经令人吃惊,据说尾田荣一郎写《海贼王》期间更狠,每天只凌晨两点到五点之间休息三小时,坚持了二十多年。

        爆肝二十多年还能头脑清醒地保持创作,已经不是正常人类。

        作为每年赚十几亿円的人,他应该已经犯不着为了钱爆肝,必定有热爱在支撑。

        尾田荣一郎也的确非常敬业,描线都是亲手画,精益求精地雕琢细节,很少用助手,只把渲染部分交给别人,这份踏实精神就不是一般成功人士始终具备的。

        江川回了个结束聊天的短信:“谢谢,雅美小姐也要注意休息,明早还要上班。”

        漫画界有句调侃,漫画家最高兴做的事,就是早晨在阳台上端着热饮,看着大家忙忙碌碌去上班,然后回到房间蒙头大睡。

        这说的应该是成功漫画家,江川晚上得作画,明天中午也得上班,如果没本事像拿破仑和尾田荣一郎那样爆肝,最好踏踏实实抓紧工作,少和美女编辑聊天打屁浪费时间。

        第一话的分镜他早就考虑成熟了,即便如此一晚上画出二十页草图还是比较赶时间的,一直忙到凌晨三点才结束。

        他相信大多数漫画家应该和他一样,与责编面谈好了文案和分镜设计,回到家就连夜开始画,否则赶不及第二天的审核,这真是个苦逼的职业。

        通过电话等方式谈文案是不被允许的,《jump》的面谈制度非常严格,不容变更,即便对台柱子漫画家也是如此。

        鸟山明不喜欢大城市的生活,一直住在名古屋,当时也要这样每周跑到东京面谈,一个来回大半天就过去了,真的很浪费时间。

        可即便《龙珠》大热后也必须如此,没有通融余地,为了节约时间鸟山明一度打算迁往东京居住。

        然而他已经是名古屋的一张名片,当地政府和民众怎么能让名片跑了,于是为了挽留他,干脆在他家和机场之间修了一条高速公路。

        这事办得不知怎么形容好,有些令人感动,也很戏剧化,很像漫画剧情般不真实,粉丝为爱豆做的事许多看上去都有点蠢。

        高速公路造价昂贵还不如买架直升飞机,命名为“筋头云”,每星期鸟山明像空袭东京似的开着去面谈。

        或许东京还可以开发个旅游项目,每周定时观赏《龙珠》的作者驾着筋头云来由东向西而来。

        画好了分镜江川发到了雅美邮箱,明天上班后会审核,然后晚上从书店回来就根据意见修改,再发去审核。

        第二天中午江川一点前就赶到了灵感屋,开始了他的打工生涯。

        江川和雪野江川不太一样,他之前从没打过工。

        虽然出身一般,但从小就是学霸,一路读到研究生,生活从没如此困窘过,甚至从没设想自己有一天会过上这样的生活。

        读了那么多书,不就为了不端茶倒水,结果换个世界还是端。

        都说大丈夫威武不能屈,又说大丈夫要能屈能伸,那么他在目前的逆境中,到底是应该屈还是不屈?

        有道千金难买少年穷,但也说寒门难出贵子,他现在的这个穷,算不算人生的宝贵财富、难得的意志磨练机会?

        一段时间下来他体验了许多扯淡的人生道理,最后的结论是该端茶倒水时就得端,其实没得选。

        生活的氛围已经完全不一样,生命的意义也已被重新定义,所谓人生信条变成了一种很玄妙的东西。

        但这样的生活对他深刻理解创作中的《热血高校》以及未来的《进击的巨人》等作品很有帮助,只有生活在特定的社会中,才能感同身受某种意义。

        原本星期二的下午店里人就不会太多,今天又秋雨绵绵,人就更少了,但也不至于冷清。

        江川换上了制服,挺合身,腿显得很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真有点漫画感。

        他的工作并不复杂,有客人来买书,电脑里查询一下就能显示位置,然后带过去。

        如果是看书喝饮料的客人,那就带往座位,然后为其下单。

        需要留意的是别让客人弄脏了书,也别不小心弄脏了客人的衣服。

        如果饮料弄客人身上,得自己花钱帮人家洗,还可能面临解雇。

        江川在楼下工作,与一位年近五十的女性搭档,亲切地叫她哦呐桑,也就是姐姐。

        这是哦呐桑自己要求的:“叫我哦呐桑就好了,我的名字不好记。”

        灵感屋像江川这样打零工的太多,来来去去很频繁,哦呐桑不想记别人的名字,干脆也不要求别人记住她。

        楼上有成人书刊,年轻女孩不愿意来打工,年纪大的无所谓。

        哦呐桑有点胖,制服穿得紧梆梆的,但人很热情,跟着她练了不到一小时就将业务熟练掌握了。

        江川认为安排她在楼下工作是明智的,否则会影响楼上那些书刊的销量。

        下午三点左右,雅美发来短信,分镜已经审核了,为了保险起见,她甚至请教了村田浩吉前辈共同审阅,最终只有一处建议修改。

        《jump》和绝大多数企业一样分层管理,主编之下分为十二个组,村田浩吉是雅美的组长。

        “改动不大,已经发回到您的邮箱,改好后可以马上传给我再审阅。”

        马上改好传过去?

        按流程应该是今天改明天再审。

        看来除了面谈,审阅流程也不是铁打不变的,雅美显然为了照顾江川有更充足的正式绘制时间,为他加班加点了。

        可江川现在没办法改,他得继续上班。

        于是打电话过去说明了情况,合约签了,他的插画工作停了,只好另外找份与绘画不相关的工作,正忙着呢。

        雅美有些感动:“雪野酱很努力,也很认真地遵守合约,令人尊重,如此一来就更辛苦了,要保重哦。”

        江川的确够认真,他与那些杂志的合作都是短期临时的,绝大多数作品并不署名,停了真的全凭自觉。

        需要修改的地方很简单,既然顺利审核通过,接下去三天他描线、上墨、画背景,贴对话,周六凌晨两点完成了第一话的创作,自我感觉不错。

        当天上午十一点,江川买了一盒小蛋糕,在去灵感屋上班前,按约定拐到集英社将原稿送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