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六本木艺能之神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更疯狂地扫射

第五十六章 更疯狂地扫射

        曰本漫画界发展五十年来,爆过不少丑闻,比如《浪客剑心》作者和月伸宏持有涉童影像物品被逮住,供认不讳声名狼藉。

        这方面曰本原本是不太管的,各种作品都讲究童颜,全国上下喜闻乐见,在世界上早就声名狼藉,不止一次被国际组织点名,和月伸宏运气不好被祭了刀,好在那时尾田荣一郎已经不是他的助手,没受牵连。

        鸟山明人红是非多也没闲着,虽然已经凭《龙珠》赚饱了,前些年竟然也和许多明星一样玩起逃税漏税,如果不是政府有意放一马,恐怕也得身败名裂。

        还有《美食的俘虏》作者岛袋光年,前两年因为和女高中生援交而被判拘役两年,作品自然被腰斩,他倒霉也就算了,还差点把尾田荣一郎拉下水,一度对后者的声誉影响很大。

        援交这种事在曰本居然不合法,实在是丧心病狂难以想象,这让天下干爹没了最后的避风港,简直情何以堪。

        如果说和漫画直接相关的丑闻,其实比较少,偶尔有抄袭的消息传出。

        鸟山明一直声称所有漫画独自完成,后来爆出有助手,以至于包括尾田荣一郎在内的漫迷都很失望,感觉自己被偶像骗了。

        感觉尾田荣一郎真是睡得太少时间太多,什么事都有他插一脚。

        其实漫画家请助手帮忙涂阴影画背景很正常,鸟山明没说实话也不是大问题,他后期创作受助手影响很大,却故技重施声称没有助手,是老婆帮忙涂黑的,这恐怕算是个人聊天风格,不能算丑闻。

        江川遭受的质疑的确挺古怪,和这些都不是一个性质,是有人怀疑他压根不是优秀的漫画家,作品都是有问题的。

        质疑也不是不可以,这样的事情哪都有,比如有人质疑凯哥的《霸王别姬》是他爸拍的,韩寒的小说是他爸写的,类似事情多了去。

        然而对江川的质疑全是无端指控,甚至没有猜测枪手可能是什么人,或许是因为他没爸爸吧。

        电话里听得出雅美很生气:“这太过分了,现在媒体都在报道这个荒唐指控,宣发部门评估后认为不能沉默以对,是时候发表一个强硬的声明了,如果继续诽谤的话不排除寻求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这是想要对网络舆情发律师函?

        江川忍不住笑起来。

        好熟悉的剧本,他记得若干年后神州有不少明星这么干过,结果差不多全翻车,有的还成为经典笑柄。

        集英社的宣发部门显然也还缺乏应对这方面问题的经验,很严肃很一本正经地吓唬人。

        在传统媒体时代,诽谤性质的言论可以发函,一打一个准,现在如果面对实实在在的机构或者个人仍可以这么做,一点毛病没有。

        然而拿这个和网友开干,恐怕是没觉得自己色厉内荏,分分钟会被打得找不到北。

        按照江川的经验判断,网络撕逼基本都有目的,如果觉得莫名其妙,那一定是没搞清状况。

        通常情况下只要当事人下场回应,那么事态就会逐渐明朗,也许用不了多久就能知道是什么人为了什么在后面捣鬼。

        江川没有任何把柄在别人手里,很明白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只要创作能力持续保持高水准,时间长了这种谣言不攻自破。

        如果能力下滑,后续作品一部不如一部,被人戳一辈子也是活该。

        不过江川不想默默证明自己,那是个长期过程,他没有那么好的脾气和耐性。

        何况在他看来危机也是机遇,完全可以加以利用,化被动为主动。

        电话里雅美已经在谈可以委托集英社的律师团队发这个声明,江川打断了她的话:“没必要紧张,不需要发律师函,其实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雅美没明白他的意思:“什么机会?”

        “宣传的机会,我们不要怕别人的质疑,媒体这么连篇报道也有好处,可能原本没关注我们作品的人,也忍不住好奇来看看了,这不就是免费的宣传吗?”

        这话听起来就不知死活,雅美有些急了:“这么想是错误的,这可是恶名,难道您想臭名昭著吗?”

        “这些都是些谎言,对我造成不了实质伤害,时间能证明一切。”

        “雪野酱,不要说孩子气的话,如果声誉受损的话,很快将影响后续的问卷调查,也会影响编辑部对您的信心。”

        这话是实情,如果形成负面影响,快的话下周三就能体现出来,集英社又不是雪野家开的,没道理始终无条件支持他。

        江川也不和她兜圈子:“我是这样考虑的,谣言总是更容易让人相信,目前情况下我们的任何辩解都是苍白无力的,发律师函并不能证明清白,反而显得气急败坏,很可能加深民众的怀疑。”

        “那雪野酱打算怎么做?”

        接下去怎么做,江川已经打算好了,这也是有作业可以抄的,不需要他另外想特别招数去尝试。

        作家韩寒的经历其实与雪野江川有几分相似,也是典型学渣,高二就退学回家专门从事写作,十九岁开始一连出版了几部畅销小说。

        当时舆论也是一面倒地怀疑小说不是他写的,还分析出好几个枪手,面临的状况也与江川差不多。

        韩寒没含糊,当即悬赏两千万,谁要是能证明小说不是他写的另有枪手,就可以领取这两千万。

        当时他恐怕没有两千万,敢夸下如此海口,于是枪手的怀疑人选就剩下他爸爸了。

        逻辑很简单,如果有枪手,一定会为了两千万出卖韩寒,不会出卖他的只有他爸爸。

        两千万相当于三亿多日元,江川押得更大点:“我打算发出悬赏五亿円,如果谁能证明我请了枪手,作品不是原创完成,都可以领走五亿円。”

        雅美吓了一跳:“五亿円?!您有那么多钱吗?!”

        江川笑起来:“我没有那么多钱,但却有信心,作品是我创作的,没人能够领取这个悬赏。”

        雅美恍然:“我有些急得转不过弯了,对不起。”

        这听起来是个好主意,可以立竿见影地控制住负面舆情,还能造成一定轰动效应。

        不过这操作太疯狂,雅美一时不敢回应。

        然而江川的计划不仅仅如此,既然不利的舆情已经把他推上风口浪尖,就应该顺势好好消费一把,不能一脚踩了刹车,他需要更大的轰动效应。

        “今天周四,周日是手冢赏的颁奖礼,如果我不马上宣布悬赏的话,这三天攻击一定会持续加码,舆论也会更加热衷跟进,颁奖礼前后将是高峰期。”

        雅美同意这一点:“的确会如此,所以得在此之前想办法把舆论压下去。”

        江川却不这么想:“我倒是认为应该鼓励他们继续叫嚣,最好闹得人尽皆知,这样悬赏打脸的效果才会更好。”

        他顿了一下才继续说:“为了给媒体以及造谣者更大的猜疑、炒作空间,我打算不参加颁奖礼,届时让我的朋友或者姐姐代为领奖。”

        这是主动送子弹,让对方更疯狂地扫射。

        “这……不参加颁奖礼?”雅美觉得这样拱火太狠了,担心控制不了局面:“果真要闹这么大?”

        而且江川不参加颁奖礼她也无权答应,得请示主编甚至集英社高层。

        然而江川还没完:“这次显然是有人在背后煽动,应该有目的,我另外还会悬赏一千万円,任何人只要举报背后造谣的人并得到证实,都可以得到这笔钱。”

        这次悬赏的金额比较小,因为有可能需要支付,不过这笔钱江川同样拿不出来。

        “又悬赏?”雅美又吓了一跳:“如果只是网络跟风闹事也就算了,万一真有人造谣中伤被举报,您真的有钱支付这笔悬赏吗?”

        “我没有钱,”江川哼哼冷笑起来:“如果真被我抓住策划造谣者,就不止索赔一千万名誉损失了,到时候就用索赔的钱支付悬赏金。”

        抓不到造谣的也无所谓,只要把事情闹大,能坐收渔翁之利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