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六本木艺能之神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直接剖腹自裁

第五十八章 直接剖腹自裁

        既然鸟岛主编建议马上着手,那么说干就干,早点挑动舆情早点发酵,这么热闹的事当然不能浪费时间。

        江川下午开始就在考虑发声明的事,这类文字都是有套路的,早已经有了腹稿,于是与雅美回到办公室,不假思索一气呵成,不到半小时就弄出来了。

        雅美有些惊讶:“雪野酱好快。”

        “我写东西一向很快,以前的同学都说我是快枪手。”

        快枪手写得又快又好,鸟岛看后没有意见,于是就通过后援会发给了各大媒体。

        托管公司常年打理大量后援会,各种经验都有,通稿一键群发恐怕用不了两分钟就搞定。

        同时当然也在后援会官网和论坛上发布了。

        这个谴责声明的力度比较弱,没有实质内容看着就像心虚,起的是导火索作用,能给对手很大的鼓励。

        而集英社的声明一天后才发,可以想象接下去这一天的舆论对江川会很不利,不发还好,一发出去质疑声反而将更加广泛高涨。

        这就叫打太平拳,本来不知道你没有招架之力,结果自己主动上场露了怯,于是大家一拥而上,谁都想白打一拳。

        这种情况是可以预见的,雅美很体谅,让江川别太关注舆情,她帮忙盯着,有问题会及时沟通:“您只管认真完成《热血高校》,别忘了明天下午就要交第八话了。”

        最近两三天江川的工作效率的确因为分神而有所下降,不过毕竟下午时间空出来了,第八话的绘制并未受太大影响,快的话今天晚上就能完成。

        告别时鸟岛难得起身送到了门口,甚至拍了拍江川肩膀,本以为他想夸奖鼓励两句,然而最终并没有多说什么。

        不说没关系,江川帮他补上了画外音:“雪野君年纪轻轻,遇事却沉着稳健,真的非常不错,以后拯救世界就靠你了。”

        另外鸟岛始终没提小说的事,可能是眼前的事太多了,应对舆论是当务之急,不想分江川的神。

        一起离开集英社,江川把雅美送上电车才回家,路上竟然接到妈妈的电话,口气听起来很轻松:“我看了新闻,这几天感到困扰吗?”

        江川实话实说,但也没说得太严肃:“倒也不太觉得,妈妈应该知道我一向没心没肺。”

        说雪野江川没心没肺似乎不冤枉,妈妈也明白这一点。

        “没心没肺就好,虽然找麻烦的话很难听,但并没有实质内容,看着这些人因为你的成就而气急败坏,倒应该窃窃高兴的。”

        看来妈妈研究了那些新闻,所以才判断出没有实质内容。

        江川有些感动,然而还没等他说两句感性的话,妈妈就说她人在北海道,这个周末就不回家了:“三个人挤在那么小的房子里,转个身都会互相撞上。”

        江川其实无所谓,但还是问了:“这个时间去北海道玩干什么,还没有下雪,却冷得要死。”

        妈妈哼了一声:“看来那些报道真没令你多困扰,竟然还有心情管我的闲事。”

        既然不让问就不问了,其实江川的心思比雪野江川细许多,把这几年关于妈妈的记忆都翻出来捋一遍的话,有些事会得出不同的结论。

        他总有个感觉,妈妈并不是那么冷漠的人,虽然渐渐疏远两姐弟,但遇到大事从未缺席,总是有意无意表示出关注。

        这样似乎也就足够了,子女长大成人总要离开的,现在只不过是母亲先离开了而已。

        江川回到家已经九点多,与姐姐说了母亲周末不回来,然后立刻就开始了工作,不再关注舆论,一旦关心往往没完没了。

        快十二点时第八话已经弄得差不多,再两小时就能完成。

        一天忙下来实在有些累,江川打算出去透透气就睡觉,明天上午早点起来,可以一边关注媒体报道,一边把最后那点阴影涂完。

        东京的深秋没有北京冷,但也差不多,风有些大。

        江川走出去没多久,远远就看到了芦田香苗,就站在上次的那个位置,真人版日向雏田又来写生了。

        “这样的天气写生,不会是真疯了吧?”

        见到人他才想起来,那天晚上邂逅之后,虽然留了电话号码,但始终没有联络。

        江川缓缓往前走,芦田香苗很快就发现了他,然后兴奋地跑了过来:“前辈!”

        “这是要扑过来吗?”

        江川站住了。

        然而芦田香苗没想象中热情,跑到跟前就停了,眼睛亮晶晶,呼吸紧促笑容灿烂:“终于又见到前辈了!”

        “是啊,又见面了,怎么今天又在这写生?”

        “非常对不起,那天晚上我把速写本丢了,所以这几天没法联络前辈,网上留言也没得到回复。”

        速写本丢了?

        不会是那天火影跑摔了吧?

        江川脑补了个画面,芦田香苗双臂背在身后往前冲,突然栽了,鞋飞了,本子也飞了。

        他心中一动:“速写本丢了联络不上,她不会天天来这里等我吧?”

        “我最近比较忙,都在应付舆论。”

        “我知道您很忙。”

        既然芦田香苗上论坛留言了,应该知道江川这段时间在忙什么。

        果不其然,芦田香苗立刻很气愤的样子:“前辈,我这两天在网上、报纸上都看到一些攻击污蔑您的消息,心里真的很难过,前辈一定要坚强,我相信您是清白的。”

        清白这种事是不存在的,这是利益之争,是新人生奋斗的一部分。

        江川笑了笑继续往前走:“谢谢,就当这是试炼吧,不要为我担心。”

        芦田香苗跟了上来:“为什么要试炼呢,努力是您付出的,荣誉是您应得的。”

        “这个由不得我。”

        “我同学说这是能量守恒定律。”

        江川一时没明白她在说什么:“哦?”

        “能量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它只会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一种形式,或者从一个物体转移到其它物体,而能量的总量保持不变。”

        “这么厉害,居然背得下来,”江川笑起来:“一切都是能量组成的,一个人得到了,那一定有人失去了。”

        “所以就让失去的人哀嚎吧。”

        芦田香苗也不写生了,陪着江川逛了一圈,聊得挺高兴。

        就要回到两人碰面的地方时,她突然提出:“前辈,您每天工作到这么迟,工作量一定很大,让我成为您的助手号好吗?”

        这个毛遂自荐有些令江川意外,忍不住笑起来:“助手?我现在都还只是个新人,还没到如此奢侈的地步。”

        香苗显然有备而来,从背包里拿出一叠画稿:“前辈看看我的画作,如果不够格的话,我会再努力。”

        江川可不想评价她够不够格,可面对她热诚的眼神,只好接了过来。

        画稿并不是故事作品,大量的临摹和练习,看得出她接受过专业训练。

        画作总体水平是不错的,给人当助手打下手应该够用。

        “前辈,给您当助手其实更多是学习和锻炼,说是学生也可以的,我不要求任何酬劳。”

        江川把画稿合起来整理好:“你这是让我无法拒绝。”

        香苗很期盼地看着他:“难道前辈想拒绝?”

        江川苦笑起来:“可我现在没有工作分给你,还没有忙到那地步。”

        “那我就跟随前辈学习,付给您学费也行。”

        看来这是个时间自由不差钱的孩子。

        “这就过分了吧,这样吧,我先答应你,等有工作了再决定好吗?”

        香苗想了想:“这样也好,总之我现在开始就算前辈的助手了,对吧?”

        “算吧。”

        “太好了,那我击掌为誓吧!”

        香苗的精神显然没有身体成熟,江川笑着与她击掌。

        漫画家助手是个很苦逼的工作,集英社常年累月帮忙旗下牵线搭桥招收助手,给出的月薪酬只有十五万円,如果是来东京工作的新人,连基本食宿都无法满足,所以只能兼职。

        江川可没和她太认真,一个即将考取大学爱幻想的女孩子,可能觉得给知名漫画家当助手很酷很好玩吧,那就让她高兴一下好了。

        临别香苗几乎要去了他所有联络方式,很认真地输入了手机:“同样的错误犯第二次是没必要原谅的,可以直接剖腹自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