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六本木艺能之神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最盛大的颁奖礼

第六十一章 最盛大的颁奖礼

        舆论发酵前后已差不多一星期,江川对这事有些疲了,他是漫画家艺术家,不是维权家斗争家。

        有了炒作的机会,一开始的确很新鲜刺激,玩得也高兴,其实并不符合他脚踏实地勤勤恳恳光明磊落嫉恶如仇的性格。

        再说目的已经基本达到了,出道才两个多月,只画了两部短篇外加八话《热血高校》,在漫画界的根基很浅,接下去得用实力去填充和支撑知名度,继续空炒没有必要,得见好就收。

        《六本木之狐》虽然写得有根有据,却未必能掀翻目前已有的局面,这件事经过两次翻转,再单纯的吃瓜群众也警惕了。

        另外网传的诊断书也不是新鲜玩意,文章发表没多久后援会就站出来驳斥,雪野江川过去的经历在漫迷中早已不是新闻,网上流传的那份诊断书其实之前就出现过,后援会许多人看过。

        后援会成立不久有人爆了雪野江川的不良少年经历,托管公司和集英社宣发部门为了洗白,未经江川允许就草率地发过一次诊断书,只是当时人不红没引起注意,现在完全可以说是有人转发了旧闻。

        看来宣发部门一直就挺昏头昏脑,不过之前自以为是做的事倒是阴差阳错掩护了这一次。

        江川其实不喜欢拿雪野江川的诊断书卖惨,昨天是认为一旦发出悬赏反正也守不住秘密,才同意了宣发的点子,没想到被人打脸。

        他有些恼羞成怒,这是个教训,太信任猪队友的结果就是也变成猪,到了这一步只有无情回击才能迅速了结这事了,那就马上行动起来。

        原本两个悬赏是分两份声明发出的,现在得精简步骤雷厉风行。

        与雅美通完电话后他把两份声明合并修改为一份,不到中午就通过后援会发了出去,也不给集英社过目了。

        这份声明真金白银特别真诚,先一通谴责,把能骂的都骂了一遍。

        然后按照与鸟岛商量好的,悬赏两亿寻找创作作弊的证据,另外悬赏一千万追查这次大规模通稿恶意中伤的幕后策划者。

        集英社动作也很快,两小时后声明也跟着发出来了,用词同样比较激烈。

        不过声明内容作了调整,没有按上次谈好的加码江川作品作弊线索的悬赏,而是把重点放在追查幕后策划者上,并且将举报悬赏增加到一亿円。

        事后鸟岛主编解释,是鸟山明提醒了他,雪野君自证清白发悬赏是合理的,集英社追加悬赏看上去就太戏剧性,效果未必好,还不如把幕后举报悬赏加大。

        两千万円太少了,未必策动得了知情人举报,一亿円才够份量,相当东京一套三居室的房子。

        鸟岛采纳了鸟山明的建议,同样没通知江川就改了声明内容。

        声明公布后反响热烈,漫迷们普遍低龄,虽然来来回回的剧情看得不大懂但是很震撼。

        “原来攻击雪野殿下是有非常不纯正动机的,并非是真怀疑他的作品。”

        “显然是的,雪野殿下敢悬赏两亿円,那就是对自己充满绝对的信心,躲在暗处的混蛋要倒霉了。”

        “我哥哥说,是有人想要攻击抹黑集英社,只不过想拿手冢赏作为突破口,这才牵连了雪野殿下。”

        “所以雪野桑与集英社各悬赏各的,一个为名誉而战,一个为利益而战。”

        “我哥哥说这是商战,对方见手冢赏多年后终于有人得奖了,于是按照习惯攻击一下,没想到碰上雪野殿下这种厉害的人,最终陷入了混战。”

        “好复杂哦,大人们的世界真的很肮脏。”

        “听你的意思,似乎不打算活到成年了,永远保持干净?”

        讨论虽然热烈却不再有争议,一面倒地支持江川和集英社,如此一来这个事真的要平息了。

        傍晚雅美打电话说:“舆论对您和集英社重金悬赏很感兴趣,其实这几年针对我们的攻击始终没断过,这次高层下了大决心,必须抓一个出来以儆效尤。”

        八年前,虽然处于曰本经济泡沫破裂最糟糕的时期,但《周刊少年JUMP》的销路在《龙珠》《灌篮高手》《幽游白书》等的加持下达到顶峰,销量也最好,每期销售都在五六百万册左右,《龙珠》完结那期甚至达到了六百五十万册。

        现在虽然还有《海贼王》和《火影忍者》,但是销量一路下滑,已经近乎腰斩,集英社高层是比较焦虑的。

        这两年作了许多努力,《海贼王》和《火影忍者》的热度虽然不亚于前辈,但对刺激杂志销售的效果并不明显,似乎只能承认市场规模真的变小了,只剩下原来的一半,现在的年轻人没有以前爱看漫画了。

        零三年中国的淘宝、支付宝相继成立,带动虚拟经济步入快车道,十年之后亚洲一枝独秀,再后来可能世界一枝独秀。

        曰本在这方面相对落后,大银行成熟的信用卡体系是一块没人能动的蛋糕,没有合适的支付手段,集英社的线上销售十几年后才勉强搞起来,现在除了想办法保持住传统纸质市场,几乎无路可走。

        任何行业只要开始内卷,那么竞争都是惨烈的,漫画业也不例外,互相攻击倾轧的行为多了起来。

        《周刊少年JUMP》位列三大周刊少年漫画杂志之首,另外的《周刊少年SUNDAY》是小学馆的,与集英社同属于一桥集团,是兄弟单位,而《周刊少年MAGAZINE》是讲谈社旗下的,正儿八经是竞争对手。

        不过双方竞争共存几十年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也不能简单地就认为这事是讲谈社干的。

        业内的竞争无时不刻,三家周刊少年并非少年漫的全部,还有不少其他少年漫出版社,比如荒川弘的《钢之炼金术师》就是SE旗下的《GANGAN》杂志,所以内部竞争并不是在三家之内,范围其实很广。

        既然这事最终演变成集英社的内卷斗争,江川自证清白就够了,干脆把追查幕后的事放手,不继续在这事情上耗费精力。

        声明中留的悬赏举报邮箱是后援会的,承诺对所有来信绝对保密,一旦验证属实就支付赏金。

        后援会当然没能力调查验证,收到的信件将直接转给集英社处理。

        到了晚上舆论就相对平静了,一切似乎恢复了正常。

        江川早早开始工作,准备《热血高校》第九话的分镜设计和文案。

        几天下来恍然如梦,江川无疑是这场风波最大的受益者。

        对他而言集英社的手冢赏颁奖礼已经不重要了,他的盛大颁奖礼已经结束,这个时代仍在关注漫画的人,都记住了有个天才漫画家叫雪野江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