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六本木艺能之神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打动人心的温柔

第六十七章 打动人心的温柔

        雅美没有再过问轻小说的事,工作模式改了,这已经不是她的职责。

        接下去雪野酱与文库的工作模式并不占用多少时间,她也不太在意了。

        在她看来雪野酱一直在成长,小说大纲被否定之初有些抵触,不太听得进劝告,今天也转变了。

        能够正视能力短板是成熟的表现,自我反省、自我调整是很重要的素质,雪野酱这方面做得不错,超出之前预期。

        临别雅美特别提醒他:“创作不是能勉强的事情,如果没有灵感就不要急于写东西,凑数的作品还不如不要。”

        《进击的巨人》和《食戟之灵》都获得了手冢赏大奖,现在要再写一部短篇作品共同结集出版,质量得差不多才有意义,否则混在一起反而败坏声誉。

        然而创作可不是自来水,拧开龙头就能来,往往是间歇性的喷泉,除非雪野酱厚积薄发,上次喷了两篇还没喷完,这次说喷就喷。

        雅美当然看得出鸟岛主编通过短篇单行本引诱雪野酱交出小说项目,并趁机约稿新作互惠互利,作为下属她是不应该泼冷水的。

        然而有些话不得不说,硬写出大跌水准的平庸之作,对雪野酱伤害更大,届时鸟岛主编恐怕未必体谅,那还不如宁保质量而推迟发行单行本。

        舆论风波刚过去,雪野酱这时候不能犯错被人再次质疑。

        “我不会勉为其难的,”江川明白她的好意:“就像上次一样,一旦有了思路我会第一时间与您沟通,写不出来不会硬写,狗尾续貂的事不会做。”

        “我相信雪野酱的水准,加油!”

        曰本人喊加油的病,恐怕是治不好的。

        这次依然是时间紧任务重,上次两个短篇加起来一百页左右,要凑两百页的话,《鬼灭之刃》的篇幅得写得比较长。

        他总觉得鸟岛突然约稿并非仅仅为了凑页数,显然也有考验的意思,验证他的创意是昙花一现还是功力深厚。

        那就一起见证奇迹吧。

        与雅美握手而别,回家的路上江川就开始组织剧情。

        在他的记忆中,《鬼灭之刃》漫画刚开始连载时的成绩好像一般,故事虽然精彩但有些冗长,战斗也画得不太行,直到动画调整动作之后才大火起来,后来销售数量一路攀升,最终紧跟《海贼王》位居第二。

        《鬼灭之刃》战斗设计的不足可以在短篇中改进,经过《热血高校》以及两个短篇的锻炼,这对江川不是问题,抄的过程也是扬长避短完善的过程。

        国画大师张大千临摹过许多名作,几乎可以以假乱真,如果说破绽,那就是喜欢改掉原作中的瑕疵,可见边抄边改也是一种心理魔障。

        江川一直挺喜欢《鬼灭之刃》的文案,有句话印象特别深刻:“幸福被破坏之时,总是弥漫着鲜血的味道。

        纵然我身俱灭,定将恶鬼斩杀!”

        这句话基本就是这部作品的基调,把握住了精气神就出来了。

        《鬼灭之刃》人物众多,但故事并不复杂。

        很久很久以前,世界不太平,太阳下山后到处都有恶鬼出没吃人,于是猎鬼人应时而生,出没在黑夜中斩杀恶鬼保护人们。

        前面说过,曰本的鬼是妖怪,不是阿飘。

        卖炭少年炭治郎的生活原本平凡而幸福,然而某一天家人遭到了恶鬼袭击,母亲与四个弟弟、妹妹惨遭杀害,他逃过了一劫。

        妹妹祢豆子虽然勉强幸免于难,却没他幸运,异变成了凶暴的恶鬼。

        血海深仇不可忍,在有关方面的指引下,立志成为猎鬼人的炭治郎与尚存一丝人类理智的祢豆子踏上了复仇旅程。

        虽然《鬼灭之刃》篇幅很长,但选择短篇内容还是比较容易的,只要截取炭治郎一家人被杀,妹妹祢豆子变成恶鬼这一段,再稍加演绎差不多就够用。

        这是整个故事的关键,类似写小说的黄金三章,写好了框架也就有了。

        江川很喜欢祢豆子这个角色,第一次注意《鬼灭之刃》就是因为在某个店里看到了祢豆子手办。

        手办做得很精致,祢豆子眼睛粉红,嘴上衔着青竹做成的口枷,穿着露腿的粉红和服,诡异而性感。

        当时江川还没看过鬼灭,乍一看到一个眼神惊恐的女孩嘴被堵上了,还露着白花花的腿,很容易就联想到以捆绑、鞭子为手段的情趣玩耍,难免想入非非。

        后来看了漫画才知道祢豆子是食人鬼,竹子是限制她咬人的口枷。

        另外她的和服也令人想入非非,明明是正式的武家款式,但却没有裹严,经常露出两条大腿。

        众所周知曰本人接受内裤的时间很晚,女性的和服里面只有一块贴身的叫做腰卷的布。

        上世纪三十年代,东京著名的白木屋百货店因为电线故障发生了一起重大火灾,店员和顾客在烟雾中慌忙逃生,楼上的人通过绳索和安全带滑下来,但是还是摔死了十三人,大部分是女性店员。

        当时有个曰本人写了一篇叫《羞耻心的现代史》的文章发表在报纸上,大概意思是说穿和服的女店员攀着绳索往下滑,被风吹起和服****,感觉羞耻被迫用一只手按住衣服导致无法单手支撑体重,结果活活摔死。

        不管是不是真是这么回事,反正这文章在当时影响很大,于是举国上下大力提倡穿内裤。

        曰本人也是自找麻烦,提倡什么不好,非得提倡这种没用的东西。

        不过提倡并没有多大效果,几年后调查仍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女性没有接受,直到十来年后曰本二战战败,内裤才飞入寻常百姓家。

        因为妇女们被美军解放了,得去上班干活了。

        所以火灾、羞耻心什么的并没有改变固执的曰本人,真正改变她们的是比大火更具渗透力的西方文化和生活方式。

        说了这么多其实只为了说明,在鬼灭发生的大正时代肯定是没有内内的,懂行的都懂,于是穿和服露大腿的祢豆子也就性感了。

        不得不说祢豆子这个人物设计非常成功,作品发布不久就出现在最有魅力漫画女性角色榜单里。

        人是视觉动物,人物形象设计是漫画最重要的一环,主要人物形象如果不受待见,故事讲得再天花乱坠也很难成功。

        人物性格当然也非常关键,《鬼灭之刃》中兄妹感情刻画得很好,不离不弃的温柔,十分能打动人心。

        所以说离奇的故事只能一时新鲜,动人的感情才能历久弥新。

        不过在一个短篇里,叙事、战斗的同时还要把这种亲情表现来,肯定不会容易,这是江川接下去设计剧情的一个考验。

        晚饭的时候江川把最新的情况告诉了姐姐,美空当然很为他自豪。

        但高兴之余也不止一次提醒:“两个单行本需要筹备,小说也有了进展,需要努力的事情很多,但再忙也不要像之前写两个短篇那样拼命,我不需要你用健康去换取成功。”

        江川笑着答应,看着姐姐认真的眼神不禁想:“同样都是兄弟姐妹之情,这应该就是温柔的样子吧,把这样的情感带入到新作品中去,恐怕也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