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六本木艺能之神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无限可塑性

第七十二章 无限可塑性

        “我觉得您这篇新作的人物形象设计很出彩,浮世绘、版画相结合的风格非常少见,与之前的作品又完全不同。”

        雅美检查验收了《热血高校》的画稿,然后对《鬼灭之刃》的人物设计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鬼灭之刃》的人物形象的确在浮世绘中融合了版画风,以至于绘制他们的大眼睛时,江川总想起葫芦娃。

        葫芦娃也是多重风格融合的设计,版画、剪纸、驴皮影,多少都有一点。

        雅美不吝表现出惊叹:“之前我还在猜想,雪野酱的新作是否会与前面的某部作品风格延续,没想到您又换了一种,真是有无限可塑性。”

        虽然目前只是人物设计,没有背景环境,不过已经能看出作品的基本风貌,这种结合版画的浮世绘风不能说独创,但的确非常少见,画得好的就更少了。

        美女责编的夸奖容易让人肾上腺激素飙升而飘飘然,江川表现得谦虚而专业:“因为这个故事发生在大正时期,我觉得这种古典而又粗犷的风格更有那个时代的韵味。”

        大正是昭和的爹,对应时期正好是清末民初,距今不到一百年已经算不上古典。

        其实设计曰本这时候闹妖精好像晚了点,一次大战都结束了,猎鬼人却还在用所谓神奇材料打造的太刀作战,这有点说不过去,难道就不能大力推广特殊材料制造的子弹吗?

        江川没有调整时代,上世纪一二十年代正是版画大发展的时期,连鲁迅都在曰本学了版画,融合这个风格有时代感,比较贴切。

        如果换成曰本自古以来就闹鬼,那么人物形象就不够特色,甚至风格错乱。

        不过只要想到鲁迅在仙台学医的时候,炭治郎在到处灭鬼,江川无限感慨,这真特么鬼话连篇,被鲁大师知道了非骂人不可。

        刚才香苗看了稿件,也和雅美一样一番惊叹:“前辈这部作品的风格又和之前不一样了,简直太厉害了,我很喜欢灶门祢豆子的设计。”

        她显然没有雅美专业,说不出太多道道,对剧情也没法深入剖析,反正觉得江川创意很棒,这部新的短篇肯定也会很精彩。

        “前辈加油哦,我已经在期待看到成稿的效果。”

        香苗拍完了马屁,本来还想跟来集英社,再次被江川拒绝了。

        幸好没带她来,路上雅美就打来电话,文库那边知道他今天交稿,准备安排作家下午见面。

        五天过去了,文库终于选好了作家。

        江川答应了,能够今天见面也好,接下去要集中精力把《鬼灭之刃》写出来,中间最好不要分神。

        雅美很认真地研究了文案,对炭治郎性格设计提出了疑问:“男主是个猎鬼人,性格的重要特质之一竟然是温柔,您确定吗?”

        炭治郎无疑是个勇敢坚强的武士,但也的确性格温柔,属于正宗暖男,不但对妹妹不离不弃义无反顾地照顾,对队友也充满友情,甚至对遭遇不幸的鬼都能表露出同情。

        雅美提醒道:“之前有不少前辈漫画家尝试给热血漫男主贴温柔标签,基本都失败了,温柔容易圣母,对恶人过于包容,甚至坑队友,这是读者不能接受的。”

        这个倒是不用担心,炭治郎是漫画世上温柔性格设计得最成功的男主之一,虽然温柔但从不圣母,即便为身世悲凉的鬼流下感动的泪,但动起手来照样毫不留情,实力和心灵都很强大。

        这种二元矛盾的性格其实很符合曰本人的表里不一,于是这个角色被很多人喜欢。

        江川对此是有研究的,之前加入一个抗战反战题材的剧组,查资料时调阅了不少日军的家书,有些信看着挺令人吃惊。

        部分军人在信中向家人描述作战任务,表现出明显的同情心甚至反思,但同时也表示绝不会因为心软而无法遂行作战任务,该干什么还是照样干。

        正因为对这种精神内核有清醒认识,江川自信能比原作者写得更透彻。

        雅美也很喜欢祢豆子:“我看过大量漫画,这个形象在我的印象里也是独一无二,长发披散,粉色和服黑色羽织,嘴上咬着一只竹筒的鬼之少女,外面美丽,天然呆萌,对读者的杀伤力一定很大。”

        江川对雅美详细说明了祢豆子的人设,外型可爱之外,性格也可爱,和哥哥炭治郎一样温柔且强大。

        在《鬼灭之刃》中几乎没有鬼能忍住吃人的欲望,但是祢豆子靠着自己的信念做到了,对人类无比温柔,不但靠自己摆脱了鬼王的束缚,反过来还保护人类不被侵害。

        说着祢豆子,江川却想到了姐姐美空:“我想创作一部能够感动人热血漫,所以打算在这部作品里着力刻画炭治郎和祢豆子的兄妹情,刻画他们温柔的单纯的互相守护的心,虽然这部短篇容量小,也要让读者明确感受到这一点。”

        在江川穿越之前,正是《鬼灭之刃》风头正劲的时候,相关优劣讨论很多,对他的短篇创作无疑有指导价值,避开了不少坑。

        所以两人商量不久就对作品的创作方向达成了一致,而后谈了谈第二天要举办的手冢赏颁奖。

        参加曰本的颁奖礼要放弃那种轰轰烈烈的想象,别说这只是个企业级的奖项,即便政府颁奖,规模和热闹程度往往不及一所中学搞点什么活动。

        所以明天下午的颁奖礼就是个聚餐会,集英社旗下漫画家、编辑们汇聚一堂吃点心聊天,基本没什么组织,形式非常松散,除了穿插一些小节目,大部分时间都是小圈子聊天,所以放轻松参加就好了。

        至于服装也没要求,漫画家都比较散漫,要求这个是一种困扰,所以平时怎么穿就怎么穿,并不需要西装革履。

        另外文库那边安排的作家下午三点见面,地点在二楼咖啡厅,文学责编天野拓海也会在。

        “雪野酱的《鬼灭之刃》需要在一周之内拿出来,小说并非那么着急,要合理安排时间。”

        小说项目江川只要与作家保持沟通,提供故事并对指导未来走向,实际操作的有限,应该花不了多长时间。

        “我明白,您知道文库那边委派哪个作家吗?”

        雅美不知道,同时面授机宜:“我没有打听,您和对方先接触,如果就创作达不成共识也可以提出来,这方面主动权在您。”

        在她看来江川还年轻,积累的都是没用的社会经验,遇事还是应该多指导提醒。

        这个其实江川也有考虑到,如果与派来的作家完全话不投机,很难想象能把小说写好了。

        两人继续讨论了一些《鬼灭之刃》的创作,时间差不多时江川独自去了咖啡厅,雅美没有陪同。

        她像个姐姐般很认真地交待:“天野拓海前辈是个和气的人,还是好打交道的,谈完了记得和我说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