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六本木艺能之神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奋斗吧,热血男孩

第七十三章 奋斗吧,热血男孩

        天野拓海很年轻,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眼神深沉忧郁,文学气满满,如果换个老派发型的话,可能很像年轻时的太宰治,就是那个活腻了的作家。

        年纪轻轻长成抑郁症的样子,恐怕不是好事,不过就像雅美说的,他是个和气的人,说话轻声慢气。

        江川一进咖啡厅他就站起来招手,身边站着个女孩,很有气质也很漂亮。

        这应该就是官方安排的作家了,一位年轻的女作家?

        集英社这是什么意思,责编派来雅美,作家也派来个女的,而且都是绝色美女,这是想把老子往火坑里推吗?

        天野拓海介绍女孩叫藤木理纱,御茶水女子大学二年级学生,在读人间社会科学科心理学专攻,是轻小说界的新锐作家。

        人间社会科学科,特别强调人间,难道还有阴间社会学科不成,真是奇怪的名称。

        果然是女作家,学心理学的美女写轻小说,不知算不算降维打击。

        藤木理纱眼睛清澈明亮,五官精致,穿着宽大的黑色羽绒大衣,戴一顶奶白色带红黑边的针织套头帽,将卷曲蓬松的长发压着披肩。

        卷发看上去特别自然,如果不是泡面卷烫的话,这样的自然卷在东亚人中很少见。

        而且人也特别白皙,白得都快晶莹了,江川隐隐能看到她纤细手腕上的血管,有混血儿的可能。

        一上午在构思《鬼灭之刃》,江川对血管的想象比较多。

        如果硬要说她像谁的话,有些《公主日记》中海瑟薇的感觉。

        两人在天野拓海介绍下互相鞠躬,说些客套话。

        坐下后藤木理纱看着江川的脑门笑着说:“雪野桑的样子与网上的照片有很大不同。”

        她来之前显然作了功课,江川这段时间没有拍照,网上流传的照片都是以前金色长发时期的,而他现在始终保留着短发,穿着也偏向素色,的确差别很大。

        江川开了个玩笑:“那是我弟弟。”

        藤木理纱并没有印象中女作家的内向腼腆,笑着说:“我了解过雪野桑,您有个孪生姐姐,没有其他兄弟姐妹。”

        对于文库派来一个学生女作家,江川始终有点别扭。

        他明白自己虽然获得了手冢赏,但是资历还很浅,不可能给他派一个知名作家来,即便集英社打算这么干,恐怕也没人愿意接这个差事。

        可直接派个所谓新锐的女学生还是挺令人失望,这恐怕是对项目没有足够的重视。

        《热血高校》是不良少年的故事,从头到尾全是荷尔蒙,女作家写这个轻小说好像牛头不对马嘴。

        天野拓海进一步介绍了藤木理纱:“理纱小姐很早就开始了小说创作,前年签约super    dash文库,连续出版了《奋斗吧,宠物男孩还是没有拿出真本事》、《遭遇魔王陛下,果然我的生命已经缭乱》两部小说,累计销售已经达到百万册。”

        这真是……他妈的。

        江川始终认为媒婆是世上眼光最毒的生物,丰富的人间阅历赋予了她们x光般的眼睛,掂量客户的份量比屠夫掂猪肉还准。

        所以基本上给人介绍什么样的对象,那么这个人在她们心目中就是什么样。

        《奋斗吧,宠物男孩还是没有拿出真本事》、《遭遇魔王陛下,果然我的生命已经缭乱》,都特么是些什么鬼?

        然而许多热门轻小说就是这样的,这就是潮流。

        仔细想想《热血高校》又算是什么鬼,似乎还真是二逼一路货色,也是顺着中二少年们的幻想胡扯淡,对此的确应该有清醒认识。

        江川不动声色,微笑着听天野拓海继续说。

        “不得不佩服这家伙,那么长的书名居然都记住了。”

        余光所及,他知道藤木理纱也微笑着很认真地在观察他。

        “这女孩是学心理学的,或许懂得微表情分析那套,偏不让她看出什么。”

        天野拓海还在继续介绍:“理纱小姐擅长驾驭堕落霸道男孩与人间天使女孩之间的爱情故事,文风诙谐轻松,但对情感的描写却异常深刻动人,是轻小说界冉冉升起的新星。”

        也就是说文库定制的《热血高校》轻小说,很可能以小混混的爱情为主题,走美女与野兽路线。

        这只能算是同人作品,与原作主线已没什么关系,所以江川写的那套不是创作能力不够,而是把问题想得太正经了,偏离了市场需要。

        这时理纱谦虚地对天野拓海道:“您过奖了。”

        江川也客气道:“前辈的介绍引人入胜,我都想拜读理纱小姐的大作了。”

        话一出口,如同向阿拉丁神灯许愿,他的愿望立刻得到了满足。

        理纱闻言从包里拿出两本书双手捧给江川:“这是我预备送给您的,请雪野桑指正。”

        两本糖果色的书,书名是欧风的花体,一看就是少女向的。

        而且还挺厚,两本加起来足有一寸。

        “非常感谢您的礼物。”江川站起来双手接过,感谢之余心中也感叹:“人家文库需要的是这个方向的小说,我这还考虑给他们建设精神文明呢,看来也是想瞎了心。”

        江川目前还没有作品可回赠,显然比累计销售百万册的理纱弱了些,所以文库没有派错人,甚至已经高看一眼了。

        这就是现实,无论奖项还是舆论热炒,最终得换算成发行销量才有意义,整个曰本文化界都是如此,而江川的发行量为零。

        很可能因为这一点,集英社用了五天才找到愿意与他合作的作家。

        服务生送来了咖啡,虽然理纱已经了解江川的背景,天野拓海出于礼仪还是介绍了一遍,手冢赏双料获奖,目前作品正在《jump》热门连载中云云。

        这显然多此一举,理纱正因为了解这些才同意合作的,人家是有备而来。

        然而就和相亲一样,总得谈谈才能确定关系,并不是见了面就等于确定合作。

        天野拓海介绍认识完毕,接着便安排了两人接下去需要做的事:“二位先就作品进行讨论,如果在创作方向、主题、内容方面达成一致意见了,就写出大纲、细纲交给我,文库会集体审核,合格后您二位之间签合作契约,然后再共同与集英社签发行签约。”

        所以最关键还是两人的理念能够达成一致,否则就得再换一位作家。

        当然也可能把江川换了,解决不了问题可以把产生问题的人解决了,给他一笔授权费,其他就别管了。

        联络工作做差不多了,天野拓海表演了一招鲸吸,一口就把一杯咖啡喝下去了。

        然后放下杯子,对发愣的江川和理纱说:“二位可以在这继续谈,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