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六本木艺能之神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 没有病是搞不好艺术的

第七十四章 没有病是搞不好艺术的

        天野拓海一走,藤木理纱就把套头帽脱了,一头中分卷发更蓬松了,披散着像个波西米亚人。

        “天野前辈是个特别的人,我与他打交道两年了,就没见他笑过。”

        江川看着天野拓海削瘦孤独的背影:“看起来……可能又是一个太宰治吧。”

        然后两人就一起神经质地大笑了起来。

        太宰治就是说“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的那位热爱自杀的曰本作家,应该是有抑郁症的人,年轻时就开始频繁自杀,比较出名的是和银座一位咖啡馆女侍一起投海自杀未遂,最终在三十九岁时扔下老婆孩子,与崇拜他的一位女读者投水自杀成功。

        他留下了《人间失格》等六七部小说,以及鲁迅的一部传记,在文青界一直挺有影响力。

        这个人充分证明了一个人如果没有点精神病,是搞不好艺术的。

        江川和理纱显然心理也都不太健康,所以才笑得那么欢。

        不过这一笑臭味相投,迅速拉近了距离。

        两人对了生辰,虽然都是十九岁,但江川更大两个月,于是理纱开始用敬语。

        曰本有套复杂的敬语体系,见什么人得说什么话,等级十分清晰,不是这个文化氛围中熏陶出来的人很难用得清楚。

        这就像一套隐形的种姓制度,反过来也极大钳制了社会的去封建化,以至于曰本在传统和现代之间不伦不类。

        “我听说雪野桑《热血高校》的单行本元旦期间上市,初版基本确定发行一百四十万册,真的好厉害。”

        这个消息还没对外公开,相关宣传在下个星期的周刊上才会出现,天野拓海应该还不知道,所以刚才介绍时没提,不然单行本初版发行量有这个成绩,是促进双方合作的一个好条件。

        江川一副意外的样子:“理纱小姐竟然已经知道了。”

        “我还听说雪野桑正在创作新的短篇,然后与《进击的巨人》以及《食戟之灵》一起结集出版。”

        这个竟然也知道,江川真有些错愕了,理纱已经解释了:“我的《遭遇魔王陛下,果然我的生命已经缭乱》正在准备漫画化,上周二与《玛格丽特》的主编商议相关事宜时,《jump》主编鸟岛前辈参与进来,并建议我接下《热血高校》的小说创作。”

        《玛格丽特》是集英社旗下的少女向漫画杂志,神尾叶子的成名作《流星花园》就是在这本杂志上连载的。

        集英社旗下好多本杂志,仅仅jump就好几种,比如连载《出包女王》的《jump    square》,连载《一拳超人》《东京喰种》的《周刊young    jump》,而《玛格丽特》是几种少女杂志中的一种。

        “小说即将漫画化,理纱酱真的好厉害。”

        集英社漫画改小说,小说改漫画,小说和漫画改动画,都是常规操作。

        江川也大概了解了,集英社所有商业行为都是通盘策划的,鸟岛主编认为擅长驾驭堕落霸道男孩与人间天使女孩之间爱情题材的藤木理纱适合写《热血高校》轻小说,于是就撮合了。

        为了说服理纱同意,他甚至把接下去江川的发行安排都说了。

        这时理纱高兴起来:“鸟岛主编还邀请我参加明天的手冢赏颁奖礼,届时不但能领略雪野桑获奖的风采,还能看到许多著名的漫画前辈。”

        最后一点对她才是有吸引力的吧,看来鸟岛主编挺看好理纱,为了说服她合作用了些心思。

        集英社的安排通常都非常理性,《热血高校》少年漫的读者群是男生,即便有足够的知名度,女生也很难成为消费者。

        所以写轻小说的目的就是覆盖女性读者,江川写的那套显然不行,从主题到内容都得调整方向。

        接下去原本应该谈《热血高校》轻小说的创作,如果能达成一致意见就定一个书名,然后理纱回去就可以动笔写大纲了。

        然而两个人都不愿意主动触碰这个话题,始终东拉西扯。

        对江川而言,写坊屋春道或者芹泽多摩雄的爱情故事,不是不可想象,他在自己的轻小说里也加入了爱情线,但那属于一个男作者的想象。

        虽然还没看过理纱的书,但从书名也大概能了解风格,她的书是写给少女看的,那种调调的爱情江川不太能消化。

        鸟岛主编能选中理纱肯定有道理,这方面倒是没必要质疑他的眼光,关键是江川缺乏了解,于是比较谨慎。

        而理纱不愿意主动谈起,当然是期望自由创作,一旦开始聊可能意见就开始分歧,她希望江川最好能说一句:“小说的创作就拜托了,在《热血高校》的设定之下,写什么就由理纱酱来拟定吧。”

        虽然都不主动谈,但两个创作者在一起聊的仍是创作。

        江川先聊了新作品,但没有把文案什么的拿出来,只是说在写一个猎鬼人的故事。

        理纱聊得比较多:“这一个多月来,我根据天野前辈的建议,一直在写一个爸爸活的故事,最终写不下去放弃了。”

        “爸爸活?”江川真有些好奇了:“为什么让你写爸爸活题材?”

        所谓的爸爸活就是包养恋爱,找爸爸的干活,通常是女生和有钱的男人以吃饭的名义约会,然后按劳取酬。

        给钱的男人就是爸爸,和****不同的是,爸爸活是不必然提供肉体服务的。

        简而言之这是一种非常绿茶婊的关系,玩的是秀色可餐情感寄托,大陆也有类似的,换个名称叫商务伴侣。

        江川拍了拍刚收到的两本书,看着有些郁闷的理纱笑起来:“我以为您写的都是纯爱系作品。”

        理纱耸了耸肩:“其实新作也算是纯爱,但努力失败了,太宰治说过‘和两三个男生睡过的女生是十分污秽不洁的,但和千个男生睡过的女生却比处女还要纯洁’,我虽然不太认同这句鬼话,但还是按照编辑的要求,努力写了一个女孩为了爱宁可被极道首领支配的故事,最终写不下去放弃了,干脆接了您的这个故事。”

        怪不得她听江川揶揄太宰治时笑得那么开心。

        太宰治这句话的意思是,交往男人数量有限的女人心中是有欲望的,但一旦睡成了专业选手,就只有利益而没有欲望了,所以纯洁得像处女。

        那老鸨就是圣女了,这逻辑很装逼,以欲望多寡来区分是否纯洁,只能说太宰治这家伙就是个装逼货。

        一个学心理学的大学生,根据编辑布置的方向创作轻小说,还得结合上太宰治的精神装逼,这行饭显然也不容易吃,所以理纱也是因为写不下去遇到了创作瓶颈,正好想换题材,顺势答应了鸟岛的邀请。

        聊起创作两人都有不少感想,于是相当投机,一晃大半小时过去了。

        江川毕竟还惦记着回家写《鬼灭之刃》,主动切入了正题:“我的建议是轻小说可以在《热血高校》的情节中玩回忆杀,几个主要人物理纱酱挑谁写都可以,比如可以写坊屋春道遇到了某个女孩,回忆起两人在另一所学校同学时的恋情等等,具体怎么写就由理纱酱说了算吧。”

        还是回忆杀,反正曰本人吃这套。

        理纱终于等到了这句话,随即表示赞同:“雪野酱的想法和我的一样,这是最好的形式,甜腻的过去与冷酷的现实交替结合,故事性会很强,也比较好写,雪野酱真是名不虚传的厉害。”

        如此一来皆大欢喜,江川限制了故事范围,而理纱取得了自由创作的权利。

        有什么问题明天下午的手冢赏颁奖礼上还可以继续谈,两人互留了联络方式,在集英社门口鞠躬道别。

        江川回到家已经过了五点,进门时有些惊讶,没想到家里这么热闹。

        “前辈,您终于回来了!”

        香苗居然来了,坐在客厅里和姐姐、三浦聊着什么,似乎挺投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