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六本木艺能之神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高级的中华料理

第九十五章 高级的中华料理

        本来随便找个地方谈事就好,东京大学周围就有不少餐厅、咖啡厅,没必要挑环境。

        然而结城真衣就是太闲,非要在这傍晚高峰时段的车流里钻来钻去,很快就离开了学区。

        东京大力提倡公共交通,养车的门槛也比较高,所以堵车没有北京严重。

        但如果说这样的超大型城市真像许多人吹捧的那样一点不堵,恐怕也是彩虹屁,两人花了快一小时才来到文京区与港区之间的千代田区,乘地铁的话恐怕半小时恐怕就够了。

        车轰鸣着停在一家叫“巴山夜雨”的高级中华料理馆门口,结城真衣说这是百年老店,明治时期就开起来了。

        “我想您会喜欢这地方的,这是东京最正宗的川菜馆子。”

        结城真衣说话的神情意味深长,一副你懂得的样子。

        然而江川不懂,美空还没有对他提起过一半中国血统的事。

        他也不觉得两人谈事情需要大费周章找这样的地方,有些过于正式,没有必要。

        既来之则安之,不过对于所谓最正宗这类说法也并不太放心上,就像大学某个延边鲜族同学说的,离开他的那个城市就没有所谓正宗凉面,最正宗的就是他家楼下的那家,因为最他合口味,比妈妈做的还好吃。

        而且他还认为面上得放狗肉,放牛肉、羊肉、鱼肉的算什么玩意。

        至于“巴山夜雨”这么风雅的名称,真衣知道出自于刘禹锡的“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曰本的学校也会教中国古诗词,而且不是泛泛了解,许多内容是要背下来的。

        应怜屐齿印苍苔,这样的句子对曰本人来说,恐怕丝毫没有陌生疏离感,连文字都不用翻译。

        另外他们对中国古代史也挺推崇,甚至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编撰有专门的教材,教学还是比较广泛而深入的,升学考试也要考。

        江川看过一个新闻,有一年考试分析魏国的屯田制,结果当场就有学生质疑卷子不严谨,这个魏国是春秋战国时期的魏国,还是三国时期的曹魏?

        能提出这个问题真不错,屯田制虽然汉以后才大规模实施,但的确由来已久,春秋战国时也实行过。

        因为这些文化上的共通,加上几座古建筑以及虚位的君主制,一直有人声称中华正统在曰本,这未免有些可笑,学习模仿和继承差别远了去。

        明治维新曰本举国脱亚入欧,到现在一百多年了,除了工业化之外,好像也没入了人家多深。

        或许文化上入得最深的就是洛丽塔,不伦不类弥漫在整个二次元。

        眼前学来的都已经走样,那么几百上千年前学的那点皮毛,早就和洛丽塔一样走样到姥姥家了,所以江川对曰本人所理解的中华正宗,无论是哪方面,听听就好了。

        其实误解是无处不在的,江川穿越前始终认为漫画、动画在曰本差不多就是国粹般的存在,即便不是全民喜闻乐见,至少是值得骄傲的。

        然而现在却发现远不是这么回事,其实相当一部分人还是挺排斥二次元文化的,喜欢漫画、动漫的人往往被与肥宅废柴划等号,御宅族们并不太受欢迎。

        以至于很多喜欢二次元的人都相对低调,在生活工作恋爱中为了避免歧视,会故意隐藏自己的御宅属性,感觉还没大陆放得开。

        外面很冷,真衣穿起了黑大衣,还换了双高跟的鞋,显得很婀娜修长。

        下车后她对江川说:“我很喜欢这家餐馆,如果有高兴的事或者重要的朋友需要接待,就喜欢带到这里来。”

        这种馆子很贵,一般工薪阶层不敢轻易往里面进,稍不留神半个月薪水就吃下去了。

        两人进了包间,看得出真衣对这里很熟,碰到的餐馆人员一个个都像是久别重逢。

        然后很快点了四菜一汤,金钩菜头、蹄筋海参、菜头瑶柱、玻璃鱿鱼、竹苏肝膏汤。

        江川自认吃过不少正宗川菜馆子,居然大部分菜名都没见过。

        你所熟悉的水煮鱼、宫保鸡丁、麻辣火锅、毛血旺、酸汤肥牛一个也没有。

        但也不能说人家不是川菜,这家餐馆开于清末,菜单上的都是当时流行的川菜高级菜肴。

        其实传统川菜相当清淡,以汁清味鲜为主,后来大家熟悉的川菜是民国之后才兴起的市井菜,老川菜是不怎么辣的,辣椒放得很克制,如果说地域特色,当时也是麻。

        菜单上也有麻婆豆腐,看上去像是应付一般食客的,江川没好意思点。

        主要是来谈事的,不是来吃的,真衣终于进入话题:“我知道您和姐姐声称是孪生,但并不确定您对身世毫不知情,上星期您的声明中说第一次与家人谈起这件事,是真的吗?”

        她显然在选择从哪说起,江川点点头:“是真的。”

        “那么现在呢?”

        “妈妈在小苍,还没回来,目前还没详谈过。”

        真衣有些意外:“您母亲目前在小苍?”

        “是的,有问题吗?”

        真衣顿了一下,眼睛转了转然后说:“雪野桑来自于小苍的小野寺家族。”

        “小苍的小野寺家族?”江川也有些意外,妈妈怎么正好在小苍,忍不住问:“我听说家里人都去世了,难道还有人活着吗?”

        小野寺这个姓有些古怪,听起来挺荒凉,怪不得死光光。

        真衣摇摇头:“据我所知小野寺家除了你,没有其他人活着,您既然完全不知情,我还是重头说起吧。”

        她的叙述也是从爷爷开始的,这是故事的关键,和妈妈对美空说的差不多,这让江川特别震惊:“你是说我有一半中国血统?”

        “如果没有其他特殊情况,应该是这样。”

        律师说话的嘴脸有时候挺讨厌,能有什么特殊情况,除非奶奶或者生身妈妈出轨了。

        现在好了,江川不但有颗中国心,还有半个中国身了,这令他心中五味杂陈。

        他突然就觉得人生有了新的方向:“我生身母亲那边应该还有亲属,不可能也都死光了吧?”

        雪野江川还不至于是天降灾星,一举把两边的亲族都克死了。

        然而真衣却不了解这方面:“我想应该还有吧,这不是我要说的重点。”

        她要说的是爷爷四五年七月回曰本之后发生的事。

        “因为您曾祖母患病,您爷爷小野寺秀树回国探视,在家陪伴了一个月好,原本好的,然而却在八月中旬去了长崎。”

        “完了。”

        虽然知道爷爷已经去世,江川还是脱口而出。

        这是什么样的倒霉鬼,在小苍待得好好的,却在最不应该的时间去了长崎。

        美军当年种蘑菇,原本选中的是广岛和小苍,因为天气原因才改了长崎,结果被他赶上了。

        江川狐疑起来,他记得妈妈前几天在长崎,这几天在小苍,怎么如此凑巧,忙什么呢?

        而结城真衣如此热心,又在忙什么?

        “我想问一下,我的曾祖父、祖母什么时候去世的,是不是留下了什么?”

        “雪野桑,这个问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