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六本木艺能之神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 可以锻炼身体

第一百零三章 可以锻炼身体

        雅美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以为能像个好演员似的,玩暗度陈仓瞒过大家的眼睛。

        下午与江川一见面,她的表情就控制得不太好,略显羞涩的微笑和眼神分明在说:“我们两个有一腿。”

        以专业导演的眼光审视一个素人的表现显然有点过分,其实两人面对的问题没有雅美想的严重,并没人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实际上只需要把握基本的分寸,别故意秀给别人看,应该就足够了。

        有时候自己下不来台,是因为先逼得别人下不来台,两人是否在交往并非了不得的问题,只要不明显影响雅美对作品的判断力,集英社恐怕没人真的在意。

        话也不能如此绝对,深泽秀行责编之前一直在追求雅美,应该会很在意。

        不过上次起冲突被江川揪了脖领子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碰过面。

        江川事后扪心自问过,那天激烈地针对深泽,是不是因为自己已经开始喜欢雅美了?

        这个应该是的,好感渐渐滋生,只是没有明确意识到,于是下意识地看深泽不顺眼。

        这是大自然的力量,生物界的本能。

        奇怪的是深泽前几天突然辞职走人了。

        这个有些令人意外,能够作为富坚义博的责编,说明集英社相当器重他,事业发展得已经相当好,辞职就等于放弃了。

        以曰本漫画界的生态,这是个很不明智的决定,想在其他出版社再获得这样的地位恐怕很难,毕竟能与富坚义博比肩的漫画家原本就没几个,除非不当编辑了。

        前天江川来交稿时就知道深泽辞职了,当时还很奇怪地问过雅美:“这家伙是不是追求不到你,一伤心就走了,眼不见心不烦。”

        雅美完全不承认:“没有这样的事,深泽前辈绝不是那种深情的人,据同事们说,他是在与鸟岛主编谈话后突然辞职的。”

        她甚至有些责怪江川:“为什么要把我和他联系在一起,真是奇怪的想法。”

        好像没那么奇怪,这撇得倒干净,看来舔狗都是真活该。

        深泽突然辞职影响了全世界,富坚义博以这个为理由断更了,这星期没交稿。

        jump很快给他安排了新的责编,然而没多大效果,这家伙抓到了机会,从此更新越来越差,好像伤了心似的。

        今天再看到深泽的空座位,想到他与鸟岛谈话后突然辞职,江川有些狐疑起来。

        前段时间网上的连续集中攻击很蹊跷,到现在也没有合理解释。

        江川的事业发展还很有限,即便是针对集英社,也没有道理选择他这样的新人作为舆论攻击的目标,毕竟根基太浅,即便是搭上手冢赏,也只是令集英社难堪,能造成多大实质伤害很难说,他如果真有问题很容易就切割。

        雪野江川虽然之前打来打去惹是生非,但惹的都不是会上网骂人的货色,真要找他麻烦直接堵家门口用拳头就够了。

        现在仔细一想,近期得罪的人好像只有深泽。

        从攻击的内容看,显然也是圈内人干的,之前只考虑自己夹在漫画行业竞争中,没有想到攻击可能来自内部。

        那么是否就是深泽在搞事呢?

        显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如果真是他买水军,在现有的技术条件下,自我保护手段恐怕很有限,集英社花点力气追查是很可能逮住他的。

        不过集英社即便抓住了也无可奈何,内部员工干这事就是大丑闻,张扬出去没有一点好处。

        于是鸟岛主编找深泽谈话,逼他辞职走人,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然而这些都是江川的猜测,没有证据也没地方验证,集英社是不可能告知他的。

        不过这也提醒了他,以后再遇到什么事,应该由近及远排查与身边人发生的矛盾,别把事情想得太高远太复杂。

        世界上绝大多数事情都是琐碎的,没有无缘无故的仇恨。

        《热血高校》连载走上正轨,内容已经稳定,雅美对第十一话个别页的分镜提了意见,文案稍微调整,基本没什么问题。

        她对《进击的巨人》更感兴趣:“这两天我一直在想象雪野会如何表现第一话的内容,现在看来还是猜错了。”

        雅美的眼睛很漂亮,现在与江川目光对视的时间显然比原来长了不少,所谓脉脉就是这样吧。

        “看过短篇的读者,应该和我一样会猜测如何开头,毕竟已经了解了一些剧情内容,大家对开局的期待会比较高,被猜中恐怕就失败了。”

        创作是脑力风暴,剧情大家都知道一些,这样的情况下仍能出其不意才见水平,如果写出来和大家猜的一样,的确索然无味。

        一开头就令人失望,对一部作品是灾难性的,别高估漫迷的忠诚度,江川还没封神,《进击的巨人》也不是非看不可的作品。

        因为短篇的缘故,故事无疑得从艾伦的母亲被吃开始讲起,不过江川虽然在分镜上花了很大功夫,剧情却并不需要他来挖空心思。

        动画是从艾伦的梦境开始的,那时的他已经长大入城准备参军,又梦到了母亲被吃。

        所以故事无需从头讲起,时间线一下子就跳了几年。

        有时候形式比内容重要,就像许多优秀的演员,穿上戏服的作用比看导演的角色分析大得多。

        这也像变魔术,观众很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东西,先入为主在心里说一声“真没想到”,新奇感就建立起来了。

        雅美对江川微笑:“我对这个开头很满意。”

        她的嘴唇是淡红色的,曰本女人除非是窝在卧室里,否则没有素颜一说,不过仍能看出唇色,唇膏只是提亮而已。

        江川想象着如何勾勒出她的唇,忍不住脱口而出:“雅美的唇纹很漂亮。”

        雅美惊讶地看着她,明知办公室里没人仍四处看了看。

        “不要胡说,认真工作。”

        的确应该认真工作,两人花了一个多小时逐页分析了分镜设计。

        这期间其他的编辑陆续回来了,江川有些后悔,刚才明明可以亲一亲那些动人的唇线。

        上次在楼梯间里没有亲吻就后悔了,今天再次后悔,这样的行动力是不行的,完全不及格。

        雅美已经和托管公司打过招呼要将余款打入工作室户头,集英社旗下的画家、作家后援工作都是这家公司承担,但并不需要每个人与他们直接打交道,实际上都是宣发部对接。

        所以江川只要到宣发部盖个印鉴,那边就能转款了。

        草稿谈完后两人一起过去办手续,宣发部就在jump编辑部的楼下。

        两人显然都没多想,走出编辑室很自然就进了楼梯间。

        只有一层,当然是走楼梯。

        走楼梯好,可以锻炼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