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莽明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云冈换主

第二十四章:云冈换主

        弹簧的失败对方景楠打击很大,这么简单的东西都没能拿下,这个轴承或许也会出问题。

        不过都已经设计出来了,方景楠也就与他们说了一遍。

        也是后世经常看到的那种轴承,方景楠比划了一个手镯般大小的圆环道:“外层做一个拇指宽的大铁环,中间是一些圆型的小铁球,具体要多少颗你们去琢磨,然后里层是一个同样宽的小铁环。

        外中里三层合一,铁球夹在大小铁环中间,固定好,这样转动起来时会特别省力,以很小的力气就能转起来为最佳。”

        “清楚了么?”方景楠问。

        班超应道:“清楚了,并不复杂,只是那些小铁球要同样大小才能严丝合缝,我们需要先做个模子,模子还得凉干,所以要些时间。”

        方景楠摆摆手道:“你们弄着吧,啥时候好了找我说就是。”

        说完,方景楠打了声招呼,领着行锋等人失落地离开了五品涧。

        ……

        来到陈家村,却见这里人头耸涌,车水马龙,竟是有上百辆马车汇聚在这。

        远远地,方景楠还看到赵二与许久不见的陈山材在交流着什么。

        见到方景楠过来,赵二与陈山材都是跑了过来。

        “老大,马上就是秋收了,山材想借我们的马车帮忙搬运些麦子,我俩正商量着分配协调问题呢。”

        “嗯嗯嗯,你们忙你们忙。”

        说着方景楠穿过人群,准备去安民墩看下莽字营的训练情况,这时,一个青年汉子突然冲了过来大喊道:“恩公,恩公恩公。”

        管你嘴里喊着啥,冲过来就是不行,行锋蒋立方成三人用身体便是一拦。

        那青年汉子拼命摆着手喊道:“恩公,是我,马三呀。”

        “马三?”方景楠楞道:“什么马三?”

        马三喊道:“在朔州城外,我被鞑子打晕了,是恩公把我救醒的,给了我面饼吃,还让我跟去宁武关。嘿,不过没等我走到宁武关,就见到了崔布他们,说是一起过来陈家村,我就一块跟来了。”

        这一说方景楠想起来是谁了,之前见他没来宁武关还以为走了呢,不料却是和崔布来了这。

        赵二看到这边动静,也是跟了过来道:“老大,还记得这个马三吧,嘿嘿,这小子是个赶车的好手,不比那些商号养的车把式差。蒙古人赶车不行,我已经让马三为车头了。”

        “不错不错,”方景楠鼓励道:“跟着咱们好好干,定让你吃饱穿暖。”

        马三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命都是恩公救的,我一定用心干。”

        弹簧研制失败,让方景楠心情不太好,简单勉励几句,也就离开人群,去了安民墩。

        莽字营的训练一直都在进行着,甲乙两个战兵队由于缺员不少,孟铁柱与方景楠商量了一下,便让他们做为教导官,用之前的方法,训练着后来的宁伤丙队以及炮队和三枪队。

        在与后金兵交战之前,炮队和三枪队都没有训练多久,连一次的野外百里拉练都没练过,这才导致后来的三伤七死。

        回来之后,孟铁柱便要求这些人加强锻炼起来。

        “圣人曾说:一个人的伟大不是伟大,一群人的伟大才是真正的伟大,而你们,就是圣人所说注定伟大的人。因为……”孟铁柱一声大吼。

        众人接道:“我们是团结的人,是勇敢的人,是为了兄弟可以豁出性命的人。”

        “呜啦!”孟铁柱喊。

        “呜啦!”众人跟着喊。

        “解散!”

        一天的训练结束了,莽字营众战士两人并肩,三人成纵的各自离开。

        这时,一直在云冈堡的总旗李谷年骑马奔驰而来,一边喊道:“铁柱,快快快,快去云冈堡,朝廷对你们的嘉奖下来了。”

        ……

        云冈堡外,大同镇城出来的数百精骑把这座小堡围的水泄不通。

        方景楠等人过来时,被仔细地查看了官贴告身,才给放行通过。如今后金还在大同镇西北边与朝廷大军激战,堡里显然是来了大人物,不然如此精锐的铁骑是不会随意出城的。

        云冈堡横竖也就一百米,进的堡内,便瞧见操守邓琳直直地跪在地上,头伏在地面一动不动。在他面前,一群军将护拥着三个人,神色恭敬。

        方景楠快速打量了一翻,其中两个穿着大红官袍,他不懂明朝的官服大小,但是穿红色官袍的肯定是大官不会错。

        而另一人的着装,方景楠就太熟悉了。

        飞鱼服,绣春刀。

        大明锦衣卫!

        哈哈,方景楠心中一喜,终于见着活的了。

        他以前听人说,崇祯帝登基时听信了文官的话,裁撤了东厂和锦衣卫。后来问了张传宗才知道,锦衣卫一直都在的,只是权利受到了极大压制,不再像天启朝的魏忠贤般万人之上了。

        对于锦衣卫,方景楠是喜欢偏多,坏事都是东厂太监干的,锦衣卫里都是铁血酷帅的大哥,身手敏捷,游荡不羁。

        不过眼前这个胖子……唔,方景楠边走边瞅,眼里完全无视两个当朝三品大员,直直地盯着那个锦衣卫胖子好奇的上看下看。

        好像……不酷不帅不铁血,身手也更不会敏捷。

        若非要评价,这个穿着锦衣卫百户官服的胖子,更像是个和气生财的有钱商人。

        就在方景楠打量他的同时,锦衣卫百户田洪福也在打量方景楠。

        田洪福率先看到的是行步在前的百户官孟铁柱,据说这次立功以他为首,脚边地上趴着的邓琳,不过是运气好沾了光罢了。

        可是后来,那个神色自若地走在人群第二位的小旗官,引起了他的注意。几个总旗都跟在这小旗身后,而且,这个小旗竟然毫无顾忌地在看自己。

        田洪福不由轻轻一笑,有点意思,心里想着,回头得空查查这个小旗是何背景。

        可哪知,看到田洪福脸上的笑容,方景楠误以为是在打招呼呢,竟是一下没忍住,回给了他一个笑容。

        田洪福一楞,锦衣卫的荣光是不在了,可有这么惨么?

        当年谁若被一个锦衣卫百户抱以微笑,几天几夜都睡不着觉。现在到好,一个卫所的小旗都敢回笑了。

        “云冈堡众将士听令……”

        见得众人到齐,有个像是吏部官员的吩咐众人跪下听令。

        方景楠最讨厌这种动不动就要下跪的情况,可惜没办法,只能忍着了。一顿夸奖,最后擢升了四个人是重点。

        邓琳晋升为卫指挥佥事,官拜大同镇城直属的浑源州城为守备官。孟铁柱晋升千户,接替邓琳为云冈堡操守。宁伤晋升一级为试千户,入职大同镇城,方景楠连升三级为百户官,为云冈堡把总。”

        一通跪拜,谢恩领赏,众人得了官衣告身,还得了几百两银子的人头赏。

        从始至终,当面的那三个人都没说一句话。

        事后,方景楠问邓琳道:“那三个人是谁,来了也不说话,客套几句不会么?”

        邓琳听见这话,吓的脸色苍白,赶紧捂住方景楠的嘴道:“小祖宗,你小点声,若是被人听见,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跟着附耳解释道:“那两位是咱们的巡抚叶大人和兵备道窦大人,另一个是派驻大同镇城的锦衣卫百户官田洪福,虽然现在锦衣卫不怎么出来横行了,但还是少沾惹为妙。”

        方景楠恍然道:“原来是他们呀。”

        言语之中丝毫没有敬畏之色。

        邓琳叹道:“真搞不明白,升任个操守守备的,这几尊大佛怎么来了。”

        方景楠没有吱声,到是多少猜测出来了一些,他们是来亲眼看看孟铁柱的。

        张传宗已经回到了镇城并且消消派了人来回复说,东虏人头已经报上去了,战事详情也是按套好的词说的,但是兵备道那边一直压着没有往上面汇报,不知有何内情。

        “景楠老弟,以后这云冈堡就交给你了。”

        邓琳很是高兴,终是从操守官小迈了半步成为了守备官。

        方景楠一指旁边的孟铁柱,笑道:“邓大人可别乱说,我只是个小小百户把总,云冈堡新任操守官,可是孟铁柱孟大人。”

        邓琳一副都是明白人的笑脸道:“对对对,那就恭喜两位了,明儿一早,我就带人离开,给你们挪位。至于马厩、武备库那些地方你们也都常来常去,我就不安排交接了。”

        方景楠大笑道:“邓大人这官当的真是舒坦,军功有人帮你挣,亏空有人帮你填,拍拍屁股就可以走马上任,小弟实在是佩服。”

        邓琳哈哈大笑,详装道:“那……要不我拖个十天半月的再来交接?”

        看着他这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情,方景楠真想一脚踢过去,笑骂道:“明日辰时我们就来,到时你若还在堡里,可别怪我让你净身出堡。”

        邓琳贼贼一笑,道:“放心,兄弟我是高升,到了浑州城啥都又有了。该留给你们的东西,我一样不取。”

        “如此,小旗官方景楠,谢过大人,祝大人前程万里。以后但凡有事,随时派人来吩咐。”

        方景楠发自内心地冲他行了一礼,不管邓琳是自己胆小怕事还是怎样,总归是在他手下当差时,他没有阻拦多事,否则很多事情都不会是这样。

        邓琳也是收起笑容,方景楠以小旗官的身份禀谢,暗含着会惦记此时的情谊,他自也是回首一礼道:“你们都是有大本事的,咛嘱的话我就不托大了,以后若是有事,大家自当相互照应。”

        就此,邓琳对着云冈堡的一众老部下一下拜别,没多久便领着自己的家丁洒然而去,把云冈堡完整的交到了孟铁柱手上。

        而另一头,马道上。

        巡抚叶廷桂望着窦可进淡淡地道:“好似……这个孟铁柱并无奇特之处,敦厚壮实,双目有神,勇猛有余慧智平凡。”

        窦可进想了想道:“万一是大智若愚呢?”

        叶廷桂失笑道:“则仕想太多了,得怎样的心胸格局才能有此大智若愚的。”

        锦衣卫百户田洪福忽然笑道:“两位大人,不知可有观识那位名叫方景楠的小旗官?”

        “喔,到是未有细瞧,此人怎说?”

        田洪福呵呵一笑道:“不怎么说,只是觉得此人有趣罢了。下回若有机会,两位大人不访打量一二。”

        说罢,田洪福拍马前行,离众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