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莽明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狼行千里之始

第二十章:狼行千里之始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十里河两岸,人潮涌挤,不管是来干活的,还是闲着看热闹的,把董家村围了个水泄不通。

        董家村的里长就是之前那位董老,十里河正好在这边拐了个小弯,原本六十多米宽的河面,一下变窄了二十多米,而且还有一个水流往下的落差,这里也是陈山材选定的立坝之处。

        陈有富足足送了一百两银子,这件利国利民的好事,才被县丞大人同意,并且派了一个据说修了一辈子水坝的老头过来帮忙。方景楠特意和他聊了好久,发现这老头确实有几分本事,一件复杂的事情,在他的安排下,显得井井有条。

        今天是动工的第一天,按理需要敬河神,在有些地方说是要把十六岁的少女扔进去,不过好在大同这边不流行那个,前天吃剩下的猪头,陈老爷一狠心,端了出来,给猪头披红挂彩,再配了些鲜果,铜锣哐哐响声中,往河里倒了进去。

        然后随着陈山材一声大喝:“动工!”两千多人分成三个大队,开始干了起来。

        首先是要断流。

        第一队人是最多的,因为在断流之前,需要在河道两边各挖一条引水沟,不然当河水被拦起来时,会淹掉两边的良田。这条引水沟,要挖一里多长,一直连到水坝的下游。

        第二队负责寻找石块,用竹篓子装起来封好。大同这边石块不多,更多的是黄土,但土一倒进水里一下就被冲走了,所以,更多的人是把黄土压紧压结实,然后再用麻布袋装起来,这年头做衣服的布都没有,这一袋袋布包看着大家伙都心疼。

        第三队负责砍树,不管是大的小的,只要有那么手臂般粗细的都要,砍完之后,他们会用这些树扎一个横跨河面,也就是三十多米的,一个长方型的大木架子,这个架子宽两米,高则是河水多深就扎多高。

        全都准备好后,开始断流。

        先是要抬着那个大木架子到河边,一头绑上绳子,另一头让五六个水性好的汉子带着绳子游到对岸去。然后和对岸的人一起拉绳,把这个三十多米长的大木架子深深地插在河里,拦住整个河面。紧接着,马上让人带着碗口粗的圆木,依着木架每隔三米打一个木桩,直到把这些桩子打完,大家才能松开绳索歇一口气。

        有了这些木桩子挡着,这个大木架子才能稳的住。

        然后再把山石和泥袋往大木架子里填,先丢石头篓子,再扔泥袋子,一直把这两米宽的木架子填满,然后再用磨盘辗子在上面来回压实压紧,这河水就算拦住了。

        不过两米宽的堤面并不牢固,但后面的事就简单了,直接挖泥巴往里填就行,大概填到五六米宽,这个拦截面就算稳固了。

        断流成功后,接着就是挖河沟了,十里河并不深,平均不到两米,最深处才三米多,所以需要把河底再多挖深一些,这样可以加大水坝的储水量。

        这一步是建水坝最花时间也最花人力的工序。

        但好处也很多,河水一干,里面会有很多鱼获,可以给大家补充些营养。最大的好处是,从河里挖出来的几百上千年积留下的污泥,是一种特别好的肥田养料。而且水坝修好后,还可以沿着之前挖的那两条引水沟,再开挖两个大鱼塘,这些肥泥扔进鱼塘里,养出来的鱼又多又大。

        挖深河沟的同时,开修搭建水坝最花钱的部分:水坝主体

        这与之前断流时用泥袋、石篓子不一样,水坝是要使用很多年的,而且材料若是用的不好,老天突然下场大雨,水坝决堤就麻烦了。

        所以水坝主体这部分,需要用那种整块的长石条子包在坝上,有些重要部位需要全部用长石条。大同石料不多,所以相对比较贵。而且水坝两边河堤也需要加高,整个下来,陈山材算计过,约莫需要近千两银子。

        水坝整体修完预计是半个月时间,这两千多劳力不需要支付费用,但要提供伙食,修坝是体力活,要吃点好的,所以每天四千来斤米面要银四十两,半个月就是六百两。

        加上其它一些额外费用,修建这一座小水坝,总共得要一千八百两银子。

        ……

        陈老爷好不容易忽悠来的银子,很快就消耗一空,不过随着水坝的修建,陈家村陈有富老爷的大名,更是响彻了方圆几十里。

        随着给那些村里长挖好的神泉一座座落实,陈老爷菩萨托梦一事,竟是慢慢流传开来。

        ……

        水坝的事,方景楠看了几天,感觉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便也没再去看。

        今天是月底,莽字营迎来了第一次的长途拉练。

        郑飞的辎重队正在水坝那边帮陈老爷拉泥巴,所以这次拉练以甲乙两个战兵队为主。

        一大早,孟铁柱便让甲队整装待命。

        这次拉练可是带上了装备的,两杆标枪,一面圆盾,一把腰刀,会射箭的背好了弓箭,那四个‘勇战士’还披上了锁子甲。

        从云冈堡到怀仁县城的距离是五十多里,来回正好百里多点。计划用时一天,但因为晚上多数人都看不清路,所以真正可用于赶路的是八个时辰。

        半个时辰奔行十里的训练所有人都能完成,但八个时辰移动一百里,体力该如何分配,如何掌握休息的节奏,有战友受伤或者跑不动时应该怎么办。

        这些都是这次拉练需要研究的。

        “都准备好了吗?”

        方景楠披着铁甲骑在马上,这次拉练他也要跟着去,他的马是匹上等好马,一日奔行百里不是问题。

        冷笠和赵二也都骑着马跟在他身旁,孟铁柱和赵大壮这两个队长就不行了,披着铁甲跟战兵一起步行。

        “报告长官,甲队准备完毕!”孟铁柱道。

        “报告长官,乙队准备完毕!”赵大壮道。

        ……

        “行嘞,甲队先行,两队保持一百米距离,目标怀仁县,出发!”

        “呜拉!”

        方景楠马鞭一挥,众人应声而行。

        ……

        远方的山丘上,七八个身披铁甲的精骑冷眼看着这支队伍。

        王世昌眼中闪过一道厉芒:“这支队伍确实有点古怪。”

        “我说的不错吧,孟铁柱不过会点打杀的本事,那个方景楠才是队伍的首领。”王世荣冷笑道:“只是他若以为有点小聪明,联合一个猪头操守,就想在咱大同翻起风浪,那也太看不起我们王氏了。”

        长着一脸凶煞模样的王世昌,忽然露出怯色,“真的要如此激烈么?”

        王世荣道:“大哥,别人都以为我们氏族子弟出生就含着金钥匙,幸运无比,但其中苦处你不知道?我们最怕的不是凶险,而是被家族忽视呀!百户级而已,咱们祭祖时都进不了内堂。”

        “行吧,不用多说了,我明白的。”王世昌策转马头,喝道:“这次不是他死便是咱俩亡。”

        ……

        通往怀仁县的官道上,两队容装齐整的士兵呼喝而行,惹得独行的旅人看见,远远地便避了开来。

        “喂喂,赵大壮,你们这么跑,是不是速度快了些,后面体力会不够的吧?”孟铁柱看着逐渐赶上来,并且要超过自己的乙队,有心地提醒道。

        赵大壮笑道:“没办法,兄弟们觉得不能总是你们甲队走在前面,所以花点力气赶上来,让你们也在后面吃点灰。”

        孟铁柱哈哈笑道:“笑到最后的才算赢,急这一会有屁用,”跟着大吼道:“兄弟们往边上靠,让乙队的人过去。”

        方景楠骑在马上,带着冷笠和赵二,一会看看甲队,一会儿看看乙队,然后在交流一下看法。

        忽然,方景楠在赵大壮的乙队看到一个他很眼熟的东西,等到第一个十里路跑完,两队停下喝水休息的时候,他走了过去,对着一个年轻的战士道:“张顺,你在腿上缠着个啥玩意?”

        张顺和李蛮虎是同个山寨出来的,性格比较活泼,见方景楠发问,他笑道:“绑腿呀,我爹以前进山狩猎时常打这个,好处可多了。”

        方景楠心下一笑,长途进军自己竟把这个神器忘了,接着问道:“你说说,都有什么好处?”

        张顺道:“首先绑了这个跑远路腿不容易酸胀;然后若是进山绑腿可以防住山蚁蚂蝗从裤管子里钻进去,也不容易被树枝挂着或扎伤;再然后,走山路不小心摔伤了可以临时绑住,抓到猎物了一时还能当绳子用……”

        张顺杂七杂八说了好些个绑腿的作用,方景楠到是不清楚有这么多用处,但只要可以防止腿胀这一点,那就必需得推行下去。

        “冷笠,记录一下,以后长途行军,所有人必需打绑腿。”方景楠朝一旁的冷笠吩咐一声,又道:“张顺献策有功,晋升一级为‘勇战士’赐锁甲。”

        绑个长布条这就立功了?

        众人听到这个消息都震惊起来,无比羡慕的同时也纷纷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大多数都没什么用,一部分小有作用,这种都被奖励了红烧肉一碗。

        直到第二个十里路跑完,又是乙队里一个叫张横的提出了一条很有用的建议。从此能够看出,孟铁柱选人以身体强壮为主,而赵大壮更偏重灵活性。

        赵大壮和孟铁柱都是披着铁甲,四十多斤的重量穿在身上,没跑多久两人就受不了。孟铁柱那很简单,把铁甲一脱交给了李蛮虎就完事了,赵大壮这边交给一个人却是不成,只得大家轮流披着。

        等到张横这的时候,他却是借了张顺的绑腿把铁甲打了个包背在身上,结果却是比穿在身上轻松太多。

        “冷笠,记录一下,回去一定要研究出一个行军背包。”方景楠吩咐完,又道:“张横献策有功,晋升一级为‘勇战士’赐锁甲。”

        这又能算?

        众人又是一阵无语,没过一会,孟铁柱的甲队终于有一个名叫童猛的彪悍汉子,提出了一点大家听了无语,却是让方景楠大赞的意见。

        童猛说:“跑这甚远,俺力气是足够,就是嘴太干。”

        方景楠让冷笠把这点也记录下来,长途行军出汗会非常厉害,需要补充大量含盐的水份,可水背多了又太重,所以解决方案有两个,一是要常备一些精盐在身上,遇到水源能直接用;二是在前行的线路上提前布置几处补水点。长途急行军,水比食物还重要。

        ……

        就这样一路跑跑停停,说说笑笑,众人来到一座巨大的佛像前。

        “那是哪儿?”方景楠驻马问道。

        “哦,”孟铁柱随口应道:“云冈石窟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