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莽明在线阅读 - 第五章:给野猪皮挖个大坑

第五章:给野猪皮挖个大坑

        孟铁柱与赵大壮很熟,笑骂道:“有啥好点子,你丫的不早说,藏着腋着想邀功呀。”

        赵大壮尴尬地笑了笑道:“这不是不成熟,一直在琢磨嘛。”跟着他又一脸陪笑地看着方景楠道:“老大,还记得咱们商量着怎么打夏米庄时,我提过的一个方案吧?”

        方景楠想了想道:“记得,你说一般大点的财主家里,都会挖有地窑和密道什么的,以防突然被兵匪围住,逃命之用。”

        赵大壮讪笑道:“前几天我在抄家夏米庄时,庄子里的那条密道我找着了,出口就在三里外的一个小山坳里。”

        方景楠狐疑道:“你的意思是,我们把东虏引到夏米庄里去,然后再从密道突然……”

        “不对,”方景楠畅然大笑道:“你的意思是,东虏抢了那么多东西,总会选几个地方设立营地,如果我们提前找出这些营地里的密道,便可以趁其不备时杀他们一个意外大惊喜。”

        堡垒总是从内部容易打开,想想之前的云冈堡,几乎不费力气。

        “这绝对是个好点子。”方景楠大赞一声,跟着道:“里面还有许多细节,我们要商讨清楚。”

        有了这个准确方向,很多细节便在众人的补充讨论中逐渐清晰起来,没多久一个令众人精神抖擞的初步方案便告出炉,方景楠看着这一条条的待办事项,心中乐开了花,一但这个坑挖好,绝对会让他们痛彻心扉刻骨难忘。

        方景楠咳嗽一声,让大家安静下来,总结道:“要办的事情很多,会议之后,我们逐步落实。从大方向上来说,我们需要尽快确定两件事:一,后金入关后最有可能的劫掠线路。二,大同府或者周边其它府,什么地方是后金最有可能的安营处。

        第二件事我稍晚就去蒲州张氏,找张守仁老爷要一份山西图说研究一下。而第一点,则是你们最近需要仔细琢磨推敲的,确定的越早,我们的计划就越容易成功。

        好了,接下来我们会很忙碌,大家同时也要注意保密,千万不可泄露消息。”

        “得令。”众人齐声大喝。

        所有人都明白,此计一但成功,回报将无比丰厚。无论谁都会从中获利,张传宗更是精光暴闪,仿佛一只脚都已迈入了将军之位。

        陈有富也是满脸笑意地看着众人散会而去,打战的事他不太懂,但听着也觉得此计不错,可行性很高。

        等众人离去,方景楠深深地呼出口气,叹道:“真他娘的不容易,”跟着又对一旁的陈有富显摆道:“怎么样,幸亏没去吊死吧!”

        “切,”陈有富见不得他得意的嘴脸,冷笑地甩袖而去,“你还是琢磨琢磨,夏米庄密道的事,你们那个乙队队长为何不早告诉你吧。”

        来自灵魂的攻击!

        望着洒然而去的陈有富,方景楠撇撇嘴,腹诽道:“有啥可琢磨的,无非就是想等秋收后,他通过密道再悄悄溜进去,看能不能发笔财呗。真是的,谁没有点小私心呀,难道人人都像你这个老财主,想造反想疯了。”

        腹诽归腹诽,方景楠也明白,穷的时候好说,大家有口饱饭吃就满足了。但随着队伍的扩大,财富的增加,很难避免有点小想法,赵大壮这人其实已经很不错了,有胆识还机灵,对自己也算忠心,也是个有情义的汉子。

        维持一个团队,人少时可以靠情义,局面一但做大,就必需配套相应的各种奖惩制度,分配利益的方案,可以不成熟不完善甚至很粗糙,但必需要有。

        当然,现在这事还不算急迫,记在心里,以后再来完善不迟。

        就这么想着,方景楠出走陈家宅院,准备一一落实挖坑的待办事项,却看到赵二站在门口,显然是在等他的样子。

        “啥事?”方景楠道。

        赵二显得有些紧张,“我哥让我在这等着,看到老大时请你过去一趟。”

        赵家两兄弟一直住在之前方景楠住的小屋,一推开门,方景楠便见赵大状跪在地上,神色肃穆中带有点揣揣不安。

        “哈哈哈,”方景楠大笑地走进小屋,在炕上随意坐下道:“人家请罪都是把上衣脱了,再披点荆条什么的,你他娘的心不诚。”

        见方景楠在调侃自己,赵大壮心里松了口气,露出小女儿状地陪笑道:“我听说过,那叫负荆请罪,呵呵,这不是觉得那样有点矫情了嘛。”

        “那你跟老子玩这一套,”方景楠一脚踢了过去道:“快起来吧,我和你说点正经的。”

        赵大壮嗯了一声,立马襟身站好,赵二一开始看到哥哥跪下有点吓一跳,见方景楠没说什么心里松了口气,也跟着默默地站在一旁。

        方景楠正色道:“贪财好色是人的本性,这年头,那种老实人要么饿死了要么被人奴役着,但凡有点本事的,谁没点自己的小心思。

        但是既然你俩当初入了伙,咱也就把你俩当兄弟看,就盼着你们能变得更好更强大。别看我年纪不比你们大,但我的心很高。

        我希望你们可以跟上别掉队,咱们人活一世,不要总被那些小欲望给控制了,整天就盯着些钱财女色,咱要贪就得贪个大的,贪个别人不敢想的,如此,才不枉在人世走这么一迢。”

        赵大壮沉默地低着头,良久,他抬起头,平静的眸光带着一丝希翼,“我懂了,老大。就让我们一起,干点有意思的!”

        ###

        从第二天开始,众人忍耐着激动心情,浑身充满干劲地忙了起来。

        “李秀素,你他娘闪个锤子,蛮虎,用你的大棒子捅他,对,捅死算我的。”

        孟铁柱指挥着乙队战兵与甲队激烈对抗着,而赵大壮则指挥甲队,两人对自己队里的情况是最清楚的,互相交换指挥,可以更好的攻击对方的弱点,形成有效突破。

        赵大壮道:“李蛮虎,对,就按铁柱说的办,拿大棒捅这个娘们叽叽的小素素,不要顾及寨里的情分,干他。”

        李蛮虎、李疤牙、李秀素这三人是同个寨里出来的,与前面两个凶猛的兄弟不同,李秀素这人是走的灵活路子,有股子阴冷狠劲,张传宗有一次见了悄悄与赵大壮说,李秀素这人比较适合去当夜不收,不过由于战兵队人就那么点,相互也都配合熟悉,忽然少了一人不是很好。

        赵大壮知道李秀素就是乙队防守的突破口,便指挥力气最大的李蛮虎重点针对他。

        碰!一声巨响,硬扛了四次李蛮虎重锤的李秀素盾牌飞出,若不是他扔的快,泻去了力道,手臂估计都要被打折了。

        李蛮虎还没停手,按着赵大壮的命令,狼牙大棒朝着李秀素的屁股就捅了过去。

        方笑的站位是在李秀素身边,见此赶忙挺盾挡了过去,噗地一声,算是保住了他的菊花。

        可就在这时,赵大壮喝道:“昆沛昆皓。”

        其实没等他说完,这两人就已经抓住了这个空档,也不挥刀,挺着盾就往乙队里冲了进去,顿时把乙队的队形冲散。

        “停!”

        孟铁柱大喊一声,止住了双方的交战,跟着孟铁柱便大步奔前,一脚狠狠地踢在了方笑的屁股上,吼道:“救你娘个腚呐,本就少了一个李秀素,你再一走,盾墙不就空了么。”

        见方笑还想解释,孟铁柱更气了,又是一脚踢了过去,“是死一个李秀素好,还是队伍被人冲散死更多人好?”

        “可是……”方笑本想说,现在这是演习,李蛮虎是傻的万一没留住手……

        这时赵大壮走上前来,安抚孟铁柱道:“算了,别说了。”

        方笑一看自己队长过来帮腔了,委屈的内心眼眶差点就是一红,这时赵大壮接着道:“他可能是喜欢秀素的屁股,舍不得。”

        ……

        “哈哈哈!”众人哄堂大笑。

        孟铁柱也是被逗乐了,忽也觉得自己今天可能是有点太紧张了,对赵大壮表示感谢地笑了笑,跟着道:“好了,今天的实战对抗就到这,所有人极速跑十里,放松一下。”

        ……

        孟铁柱紧不紧张,大家不一定瞧出来,但是甲乙两个战兵队的队员都能感受到,今天的训练比以往要更加严厉了,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残酷的训练才刚刚开始,接下来水深火热的日子,让他们都想去看看地狱是什么模样,会比现在更惨吗?

        没想到还有比地狱更离奇的事,从这一天开始,每顿饭里不再是两三块肉了,而是随便吃。顿顿吃肉吃到饱,这事你敢信?当皇帝也不过如此了吧。

        在战兵队展开地狱模式训练的同时,方景楠也在做着出行蒲州的准备。

        他先是与曾负责保民墩周边四个火路墩的总旗郑飞聊了一下,之前夏米庄一战,他们辎重队表现的算是不错,迎着头顶的火枪与弓箭把庄门撞破,有了敢战的勇气。

        方景楠设立了一个火枪队,让他从辎重队里出来,成为火枪队的队长,而队员就是随他同时被招募的那十个募兵,另外有三个募兵受了点伤,准备等他们养好后跟李疤牙一起去训练团练民壮。

        郑飞是参加了昨天会议的,明白接下来的事情重大,而且从副队转成队正也是好事。而且方景楠还答应他,等李疤牙对团练做完初步训练后,会从这一百七十人中挑出最优秀的二十人,组成一支30人的火枪队。为什么是30人,因为现在正好有三十多把质量过关的火绳枪。

        部队这块基本安排好了,方景楠又叫上陈有富,一起去了藏在山涧里的匠作营,见到营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要做一个特好用的煤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