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科幻小说 - 美漫:每周一个新化身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英雄迟暮(求推荐,求月票)

第七十四章:英雄迟暮(求推荐,求月票)

        众人纷纷向着光柱出看去,不管是早已被惊呆到不知道该怎么说的神盾局。

        亦或者是陪伴在索尔身边的简和仙宫勇士们。

        在他们的目光中,一位带着眼罩,白发苍苍,身披铠甲,手握一柄金光长枪,骑着天马的身影从光束中缓缓走出。

        仙宫勇士们立刻跪下,而索尔的眼神则猛的一喜。

        竟然顾不上疼痛,站起身来,驱动雷神之锤,立刻飞到对方身旁。

        有些欣喜的说道:

        “父亲!太好了!你没事!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看着眼前一脸苍白的索尔,奥丁的心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丝温情。

        这次的历练,虽然波折四起,发生了许多未曾预料的事情。

        但是索性,阿斯加德的新王,已经明白了何为守护,何为王者。

        他倍感欣慰。

        不过,现在可不是叙旧的时候,弑神者波塞冬,正在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

        奥丁慈祥的看了一眼索尔,随后手中浮现出微微的金色光芒。

        片刻后,索尔的脸上恢复了红润,身上的海神之力,也逐渐消融于世间。

        他重新握了握拳头,感受到力量的回归,他此时却并没有鲁莽的再次冲杀过去,而是微微退后。站在奥丁的身后。

        既然自己的父亲来了,那么,自己应当给予他尊重。对方,仍然是阿斯加德的唯一神王。

        而索尔的举动,也让他在奥丁的心中,更添一分。

        看着远处冷冷的盯着他们的波塞冬。

        奥丁叹了口气。

        挥挥手,一个被束缚的人影出现在战场上。

        金色铠甲,搭配其中的绿色法袍,两个长角的皇冠。

        “洛基!”

        索尔的声音响起,一言道出了被束缚者的身份。

        语气中还带着浓浓的失望之意。可以看出,他对自己的弟弟,很是不满。

        “如你所见,弑神者波塞冬,这是我的儿子,洛基。”

        “很抱歉,因为一些事情,导致我的儿子擅自出动了毁灭者,袭击了你的信徒。”

        “更是在你有意放过他们的情况下,故意挑衅,想要借你之手,做出一些错误的事情,为此,请容我以阿斯加德的名义,向你道歉。”

        奥丁微微低头,他与波塞冬的实力相差不大,所以,即使是自己的错误,也并不需要卑躬屈膝。

        “另外,我希望,阿斯加德与中庭,能够建立起友好的关系,同时,对外宣布中庭的独立,对于你海神的身份,阿斯加德会无条件拥护。”

        奥丁的话徐徐传来,也让索尔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而被屈辱的束缚在地上的洛基,此时已经是面如死灰。

        还没等波塞冬回答,洛基就癫狂的大笑起来。他的眼里透露着几丝悲凉与嘲讽。

        “哈哈哈!奥丁!众神之王!我的父亲!你这是怎么了?”

        “一统九界的奥丁,居然也会因为惧怕死亡,而割地求和么?”

        “住嘴!洛基!这一切都是你我造成的,跟父亲没有关系!”

        索尔几乎是立刻就反驳了洛基的话,现在的他已经彻底明白了父亲的良苦用心,也真正懂得了,如何作为一个王者。

        “跟他没有关系?哈哈哈哈!天哪!跟他没有关系?这恐怕是我活到现在,最可笑的笑话了!”

        洛基疯狂的笑着,看向索尔的眼中充斥着怜悯与妒忌。

        “那么,我亲爱的哥哥,雷神索尔,你可曾知道,我的身世?”

        索尔疑惑的看着洛基。

        “什么身世?你不就是我的弟弟么?洛基?”

        洛基沉默不语,默默催动自己的力量,冰霜巨人的肤色浮现而出,而这,也让索尔瞪大了双眼。

        “这...洛基!你怎么了?被诅咒了吗?”

        顾不上别的什么,索尔开始关心起自己弟弟的身体。

        “别假惺惺了!虚伪至极!你的所作所为,让我感到厌恶。索尔!不过,的确是诅咒。”

        “众神之王奥丁,武力征服九界,在击败冰霜巨人之后,发现了一个人类模样的巨人婴儿。”

        “你知道,有多可笑吗?心狠手辣的奥丁,居然动了恻隐之心?哈哈!他把婴儿带回,给他取名为:洛基—奥丁森。”

        “为何我不善武力而善用魔法?”

        “为何我不惧严寒?”

        “为何我如此孱弱?”

        “为何,我无法成为阿斯加德的王?”

        “因为我洛基根本不是奥丁的儿子,我只是一个卑贱,该死,不该存活于世上的冰霜巨人!”

        “所以,拜你们所赐,我杀死了亲生父亲,利用阴谋和诡计。想要获得你口中父亲的认可。”

        “然而,你知道,永恒之枪的力量有多强大吗?”

        “仅仅是一击,我的亲生父亲,霜巨人劳菲,被我碾成了粉末!”

        众人不由得看着眼前的洛基,心中一阵阵寒意。

        然而,面对这些目光,洛基欣然接受。轻轻的咳了两声,洛基继续说道:

        “本以为,只要杀死了劳菲,你们都会高看我一眼。没想到,一切只不过是算计罢了。”

        “索尔—奥丁森,你知道吗?我很羡慕你,一出生,众星拱月,出色的体魄,强大的人缘。”

        “当你成为雷神,我只能躲在一旁看着,当你获得阿斯加德人的尊敬,被称为雷神之时,他们叫我只会玩弄小手段的洛基。”

        “当你不费吹灰之力,借助族人帮助,带来一个个强大的猎物,享受荣耀时,我拼尽全力杀死的东西,被阿斯加德人贬的一文不值。”

        “没有人会在意我,除了母亲。”

        听到这里,索尔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不!洛基!我们都很爱你,父亲也是,我也一样!希芙他们,也从来没有不尊重你的意思。”

        “对吗?”

        索尔看向一旁的仙宫勇士们,而他们却羞愧地低下了头。

        他们的确说过洛基的坏话,并且不止一次贬低对方。只是,他们也从来没有想过,会对对方造成这样的伤害。

        看着低头不语的仙宫勇士,索尔的面色一僵。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仙宫勇士们。

        随后转头,极为认真的说道:

        “洛基,我不知道,对不起,我替阿斯加德人向你道歉。我保证这样的事情以后再也不会出现了。”

        而洛基,却并不买账。

        “哈哈!看啊?你的谎言很有意思,:不是么?索尔?我向你保证,以后不会了。”

        “你不会以为,我能从他的手里活下去吧?难道你还不明白,父亲将我带来的用意吗?”

        洛基看了一眼从刚刚就站在旁边,看好戏一般都波塞冬。面如死灰的说道。

        看着洛基心如死灰的样子,索尔下意识的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而奥丁,此时终于开口:

        “不,洛基,我带你来并非是要将你交给波塞冬。”

        “哦?反悔了么!是因为我这段可悲的话,又触动了你的同情心?众神之父—奥丁!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洛基激动的说道,同时奋力的挣扎着,想要脱去身上的绳索。

        然而,绳索由奥丁制造而成,以洛基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挣脱开来。

        “洛基!不要再说胡话了!你会伤害到父亲的心!”

        索尔再度呵斥到,他现在觉得,洛基就像是之前的自己,执迷不悟,不能明白父亲的用意。

        “哈!终究是一场算计罢了,一切都在你所谓光明伟岸的父亲的掌控之中!”

        “无论是叛乱还是奥丁之眠,不过是奥丁用来磨砺你的手段。而我,只是一枚棋子。”

        “可笑至极的棋子!”

        “正在王座之上做着美梦,却被一个已经宣布死亡的人毫不费力的带到这里。”

        “这一切,真像是一场梦境。”

        “既然要利用我,为什么又要露出一副同情的样子呢?奥丁!”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感受母亲的关爱?”

        “如果不是害怕母亲伤心,奥丁!你会死!你会死在劳菲的手下!”

        “而我,将真正成为阿斯加德的王!代替你统领九界!”

        洛基眼眶微红,质问着一旁的奥丁。

        然而,波塞冬的一席话,却让洛基有些遍体生寒。刚刚自我感动的心情也瞬间破灭,转化为扭曲的感情。

        “洛基?你跟我手下的一些东西很像,他们总渴望得到我别样的对待,但是。”

        波塞冬将一个海中物种挪移到自己的身前。看着对方亲密的依偎着自己。

        而后微微一笑,一股真空区域出现,眼前的物种,直到窒息死亡,仍然还在拼命的依偎着他。

        将死去的尸体扔到洛基的面前,波塞冬露出一丝笑容,道:

        “看呐,虫子依旧是虫子,即使它再虔诚,与我终究不是一路人。就好像你一样,不是么?”

        “你表现的再好又能怎样?你是冰霜巨人,不是阿斯加德人,你永远只是一个局外人。即使你装的在像,你也掩盖不了你卑贱的血脉,不是么?”

        奥丁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妙,波塞冬的话,可以说是字字诛心。

        按照洛基多心的性格,一定会钻进牛角尖内。那么自己的这个儿子,也就会一直敌视自己,敌视阿斯加德。直到酿成大错!

        此时,他也顾不得什么了,抄起永恒之枪,面色难看的说道:

        “住嘴!波塞冬!虽然我已迟暮,但是我仍不介意与你再战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