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武侠小说 - 奈何神尊太撩人在线阅读 - 第68章 想让我们秦家不好过?

第68章 想让我们秦家不好过?

        “那……那怎么办啊?”秦悦然着急的抓住她的手,“要是炼药师协会的人真要问罪起来,爷爷也保不住你怎么办?”

        秦悦然到底还是年纪小一些,即便家族内有些事情看得稍微透彻些,可面对大事,也难免会心焦。

        尤其是这件大事,还与她挺喜欢的大姐有关。

        “嗤,问罪?不过是各凭本事罢了,谁规定的炼药铺只有炼药师工会的人才能开?”

        自始至终,她的语气都没有什么波澜。

        秦悦然终于也没那么紧张了:“那我跟着姐姐一起去,看看具体怎么说!”

        她没在说话,加快了脚步。

        迎客厅里,主座上坐立着两个陌生的中年男人,秦放赔笑着站在一旁。

        除了他之外,还有三个长老,秦海天也正在赶来的路上。

        这几个来自炼药师工会的老家伙一来便感觉有理的一方,横着脸。

        秦放出于不敢得罪他们的心态,也像是供神一样端着,站在一旁说话声音都低了很多。

        在他看来,自己为的是整个秦家的未来,可在秦夕瑶看来,这是没出息的表现。

        她走上前去。

        在场的三个长老急忙迎了上来:“少家主,您来了。”

        “嗯。”她应了声,目光转向嚣张坐在主位上,正用一种不正经目光打量自己的两个炼药师,冷喝道:“这是你们能做的位置么?起来!”

        两人不敢置信的盯着她,其中一人怒然指着她:“你说什么?敢不敢再说一次?我们背后可是整个炼药师工会,别逼我们把这事上报给会长!”

        秦放赶紧放低声音劝她:“瑶瑶,你就跟他们赔个不是,这事也就了了。”

        两个炼药师一听他这话,更是嚣张了。

        “赔不是?你是在搞笑么?谁规定炼药铺只有炼药师工会才能开?”

        一时间,秦放有些哑口无言,反驳不上来。

        这个的确是没什么明确的规定,但一般不具备炼药实力的也开不了炼药铺,所以长久下来,自然形成了这么一个不成规矩的规矩。

        两个炼药师是感觉,秦放作为家主,肯定能按头这个少家主给他们服软的,所以继续给秦放施压,“我们要是把此事上报给会长,你们秦家可就别想好过了!”

        “瑶瑶你看……”秦放开口还想劝。

        偏在此时,门外响起洪亮威严的声音:“是谁想让我们秦家不好过啊?”

        紧接着是一串错乱的脚步声,听起来人还不少。

        原本还一脸傲气的两个炼药师,不知为何,忽然就感觉心内有些难安。

        大厅外二十几个人走了进来,以秦海天夜晟为首,后边是秦家其余的直系,另外四个长老,以及夜晟带来的一些人。

        “晟王殿下,您怎么来了。”这两个炼药师别的是不在乎,可夜晟,却不得不重视,赶紧起身抱拳行礼,腿已经开始发抖了。

        秦家老爷子面子这么大?还把不喜欢管闲事的晟王殿下都请过来了。

        夜晟没理会那炼药师,冲着秦夕瑶眯眼轻笑了一声,随即走到距离她最近的位置坐下。

        这尊佛往这里一坐,两个炼药师瞬间焉了,坐也不敢坐了,木讷地站着。

        “你们继续。”见迟迟没人说话,夜晟才淡然说着,只是语气中,透着一丝凉意。

        一旁的丫鬟也是在秦海天的眼神暗示下,赶紧过去倒了杯水,

        秦夕瑶弯唇,“刚刚说到哪里了?两位炼药师想上报总工会,针对我们秦家?”

        “砰!”夜晟抿了口茶,重重将瓷杯放回在桌面上。

        两个炼药师吓得不轻,忌惮的目光转向他,却对视上薄凉的眸子:“看本王作甚?”

        齐齐咽了口口水,其中一人讪笑道:“秦少家主,其实你给我们道个歉这事就过去了。”

        “道歉?理由?”她丝毫不退让。

        “这……”那炼药师真想抬手抽自己一巴掌,刚刚才说过,没规定只有炼药师工会才能弄炼药铺,他现在让人道歉?道什么歉?

        秦夕瑶格外平静,上前一步:“没理由是吧,没关系,我给你们找个理由!”

        还能这样?两人愕然。

        抬手一招,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秦夕瑶身边,赫然便是紫蛟。

        “主子唤我可有要事?”

        化形灵兽?两个炼药师脸色瞬间苍白如纸,灵兽他们自然也契约的有,可哪里能跟眼前这能化形的相提并论?

        “往残废打!留口气就行,我心情不好,懒得动手。”说着,她抬步走到夜晟的身边坐下。

        “嘶……”清晰可闻,不少人倒吸了口凉气,少家主这是要把天捅个洞下来啊。

        “这……”紫蛟也有些犹豫,他有自己的立道之本,要是欺压无辜人族,这种事,他是断然不想做的。

        “这两个炼药师工会的废物,砸了我们秦家的铺子,重伤了掌柜,还想让我道歉?这般异想天开,不该打?”

        “该!”大致了解事情来龙去脉,紫蛟用力点头,两只臂膀同时伸出,一手抓着一个炼药师的衣领,直接从大厅内丢向大厅外,动作格外粗暴。

        伴随着落地的闷响,两人发出一阵惨叫声,然而这还没完,紫蛟没用任何灵力,结结实实的拳头不断捶打在两个炼药师的身上。

        就算他们求饶,但只要秦夕瑶不说停手,他就不停,俩炼药师的实力也就四阶左右,哪里敢跟一个化形灵兽对抗?况且夜晟还在这里看着,他们也只能自认倒霉,挨着一个接一个的拳头。

        没一会的功夫,两个炼药师已经被打得全身青紫,偏偏那张脸上,除了有些泛红的擦伤外,并没其余的伤口。

        “差不多了。”感觉差不多了,秦夕瑶才叫停。

        紫蛟这才收手,站在一旁去,少女缓步走了过来,屹立在两个炼药师的面前,抿唇笑道:“再重新说说吧,你们来秦家,是为了什么事情?”

        好些人没反应过来,她这问题有什么含义,不过很快,他们就明白了。

        俩炼药师狼狈地爬起身,却没站起来,跪在秦夕瑶的裙边,匍匐身子,颤抖着声答道:“我们……我们是来道歉的。”

        别的暂且不说,先从秦家活着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