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娘娘每天都在盼着失宠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七十六章 公猪

第六百七十六章 公猪

        第六百七十六章    公猪

        该怎么办?

        谁也没办法,眼下绿音公主身上带伤,歌儿又不能轻易的抛头露面,让坊主去找也不合适,城内外现在戒严,闹不好就会被抓起来。

        洛家父子这模样,倒真真是如出一辙。

        老子儿子,都一样。

        幽然叹口气,绿音公主只能坐在那里发愣。

        “公主,您得拿个主意啊,这样下去不是个事。”

        歌儿有些着急,“难道就这样不管了吗?”

        绿音公主扶额,“能怎么管?

        长安要跑,谁能拦得住?

        整个京陵城,她最熟,你我出去了都未必能找到她,闹不好还得给她添乱。”

        这是大实话。

        “暂时按兵不动吧!”

        绿音公主想了想,“长安知道轻重,现在出去肯定是有要紧的事情,否则她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

        歌儿犹豫着,“公子会不会是因为……因为吾谷的事情?”

        之前,提到了吾谷。

        “这是长安心头的刺。”

        绿音公主叹了口气。

        对于吾谷,她也极是惋惜。

        这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谁知道吾谷现在是死是活?

        若是活着倒也罢了,若是死了……

        恐怕洛长安会伤心好一阵子,而且这伤怕是一辈子都好不了了。

        “随她去吧!”

        绿音公主端起杯盏,喝了口水。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一直悬着。

        可千万,别出事啊!

        洛长安覆着皮面,站在宫门前的人群里。

        寒山被挂在宫门前已经很久了,再这样下去,即便他武功再好,也离死不远了。

        但是,洛长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压根无法救他。

        只要她一出现,宋烨和寒山,以及父亲的那些计划,都会全部泡汤,所有人都会因为她受到牵连与挟制。

        深吸一口气,洛长安转身离开。

        想来从被回宫的那天起,寒山就做好了殉职的心里准备。

        临王府周围,军士围绕。

        想当初,她与宋烨就是被埋在了下面,九死一生的才能活着从地下城里逃出来。

        后来才知道,爹当时就守在临王府内,哪儿都不去,什么都不管,一心要掘开这地皮救她,儿女出事,最担心的便是爹娘。

        吾谷还在里面,吾谷一直没出来。

        洛长安站在临王府对面的客栈里,眼眶猩红,却不敢流泪。

        从这个角度望去,正好能瞧见当初坍塌的后花园方向。

        宋墨的人肯定不会去挖掘地下城,毕竟当初坍塌就是他自己一手为之,他恨不能将地下城的事情,彻底的埋藏在底下。

        临窗而坐,洛长安倒了两杯水。

        “少主!”

        鬼叔进门。

        洛长安回过神来,徐徐合上了窗户,“鬼叔,坐吧!”

        “少主可好?”

        鬼叔缓步近前。

        洛长安深吸一口气,“谈不上好不好,总归还活着,可身边的人都不安全,我这好不好的也没什么重要。”

        “少主?”

        鬼叔凝眉。

        洛长安摆摆手,“坐下来说。”

        “是!”

        鬼叔点头,“您是怎么知道……”

        洛长安挑眉看他,“刑场那边的情况,师父跟我说过,我思来想去,既然不是我的人动的手,那会是谁呢?”

        “少主真聪明。”

        鬼叔坐定。

        洛长安将杯盏搁在了鬼叔面前,“也就是宋墨,会把你们放出来当刀子使唤,毕竟他的人一旦动起来,就瞒不住长定侯府那边,唯有你们……不在长定侯府的算计之内。”

        “是这个理儿!”

        鬼叔点点头,“当初因为少主和宋烨的缘故,导致咱们这一族都被圈在了天牢里,失去了自由,所以宋墨吃定了我们出来之后,就会找宋烨算账和您算账。”

        洛长安喝口水,“我就知道。”

        “他让咱们出来,找寻少主并且杀了宋烨。”

        鬼叔如实禀报,“可咱们这些日子在天牢里,过得极为平静,久而久之也就想明白了,少主和皇上的一番苦心。”

        洛长安敛眸,笑得有些酸涩,“我与宋烨原本是想着,等到风头过去了,就悄悄的送你们出京陵城,到时候你们再寻个地方,过普通人的生活,没想到还是来不及。”

        “我知道少主的心思,也明白您的苦心。”

        鬼叔叹口气,“天牢里不愁吃穿,皇上让人善待咱们,咱们就已经明白了你们的意思,您且放心,既然咱们出来了,必定不会让宋墨再伤害您!”

        洛长安抬眸看他,“就凭宋墨还伤不了我,宫里有个假的洛长安,想必能安生一阵,等着宋烨东山再起,宋墨就是兔子尾巴,长不了!”

        “宫里那个……”鬼叔犹豫了一下,“幸好您走得早,要不然真的是后果不堪设想,您怕是不知道,宋墨这狗贼简直没人性。”

        洛长安一怔,皱起眉头看他,多半也是带了几分八卦的心思。

        “宋墨就跟发了情的公猪一般,谁都没放过。”

        说起这个,鬼叔真是满面嘲讽。

        这宋墨口口声声说喜欢他家少主,可结果呢?

        看到女人就睡,简直跟逛花楼的恩客没什么区别,就这么个狗东西,还敢说喜欢他家少主,简直是有辱少主的名声。

        宋墨,他不配。

        “那百花公主呢?”

        洛长安眨着眼。

        鬼叔一声长叹,“名副其实的贵妃娘娘!”

        得,也给睡了。

        “不只是如此!”

        鬼叔只觉得,自己这一把年纪了,还说这些个事,面上有些挂不住,真真是臊得慌,哪怕这事与他无关,但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也是丢人得很。

        洛长安诧异的看着他,“什么叫不止如此?”

        “他还给栽月宫里的那位下了点东西,然后强行……嗯哼!”

        鬼叔压低了声音,说得很是小声。

        洛长安的眉心突突跳,唇角直抽抽,“他不是已经登基为帝了吗?

        还干这种下三滥,不入流的事儿啊?”

        “可不是嘛!”

        鬼叔直摇头,“就这样一个皇帝,我瞧着……还是早点让他滚下去,不然的话整个北凉,都得被他弄得乌烟瘴气的。”

        洛长安叹口气,“这还真是厉害死了!以前连个正妃都不愿娶,如今先是把叶芷兰给抢进了宫,继而迫使她成了他的女人,现在是连宋烨的后宫,都没放过啊!”

        “杜昭仪不愿代表长定侯府,与宋墨联姻,宋墨就耍了这样的手段,真是令人不齿!”

        鬼叔在江湖上行走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最不屑的就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谁曾想有朝一日,这手段居然出现在登基的宋墨身上。

        若是让天下人知道,真是要让人笑掉大牙了!

        “真是厉害!”

        洛长安脊背发凉,还好自己先走一步,否则倒霉的就该是她了,“对了鬼叔,你可知道宫里的祭坛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