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逍遥兵王在线阅读 - 第1837章 早已看穿一切

第1837章 早已看穿一切

        “公主殿下,我正在熟悉皇室的宫规。如果没记错的话,公主在大婚之前不能与驸马见面,你我这样见面不合规矩吧?”确定眼前的公主是徐星月之后,徐艺菲低下头,不确定地质问。

        “规矩是人订的,下人不说,谁知道我来见过你。”

        徐星月不在意地笑了笑,主动靠向徐艺菲:“你觉得我美吗?”

        正是因为熟悉皇室的规矩,徐星月才假扮徐星辰过来引诱“夏雨”,只要两个人有什么越轨的行为,她就可以向上面告状,废掉对方的驸马身份。

        退一步讲,就算美人计失效,徐星月也准备将夏雨废掉,以徐星辰那无害的形象靠近徐艺菲,可以大大提升成功的几率。

        只可惜,徐星月做梦都想不到徐艺菲拥有一双透视眼,已经看到她身上的全副武装了。

        看到徐星月靠近自己,徐艺菲连忙退后,一本正经地提醒道:“公主请自重,你我终究还没有完婚,男女授受不亲,不可逾越礼数。”

        听到这话,徐星月心里一阵鄙视:“就你一个大色狼,收了那么多美女,现在竟然在我面前装正经,八成是想在星辰面前演戏。

        可惜我早已洞察一切,不然换成星辰,还真就有可能被你蒙骗。”

        “驸马,你不至于这么死板吧?”徐星月淡淡一笑,幽怨地道:“貌似天魁国在男女方面比我们武之国开放很多,如今本公主都不介意,你又何必如此惺惺作态?”

        “我不是惺惺作态,而是要恪守礼数。”徐艺菲坚定地表态。

        “你……你说的好听,可我总不能将自己交给一个一无所知的男人,万一你是废物怎么办?”

        徐星月尽量压制愤怒,担忧地说道:“之前我还看到你和铁龙战不清不楚,我必须在成亲之前验证一下你是不是真正的男人,我可不想将来守活寡。”

        “这可不是一位公主应该说出来的话,如果公主对婚事有意见,您可以向圣上说明,没必要进行这种无意义的试探。”徐艺菲依旧毫不动摇。

        “你不要太过分,本公主已经屈尊降贵,你却推三阻四,当我是什么?”徐星月有些受不了了。

        “传闻星辰公主,知书达理,大方贤惠,很有涵养,可您现在的所作所为,更像是星月公主。”徐艺菲抬起头,怪异地看着徐星月。

        “你什么意思?星月公主在你心里就如此不堪?”徐星月脸色冷了下来,虽然知道自己和妹妹完全不是一种性格,但也受不了被人如此贬低自己。

        “星月公主,你就不要演戏了,我已经看穿了一切。”徐艺菲瞥了一眼桌子上的手机,直接摊牌。

        “你胡说什么,我是徐星辰,不是徐星月。”徐星月故作镇定地狡辩。

        “随你开心就好,不管你是徐星辰还是徐星月,这个时候你我都不应该见面,公主请回吧。”徐艺菲不亢不卑地下逐客令。

        “好你一个夏雨,你给我等着。”徐星月恨恨地地故意声,随即转身向门口走去。

        “呼!”徐艺菲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徐星月想做什么,但绝对不是好事。

        徐星月转身走了两步,突然停下脚步,弯腰从裙下取出两把手枪,毫不犹豫地回身对着徐艺菲就是一顿射击。

        早有提防的徐艺菲抬手挡住眼睛,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凭子弹击打在身上。

        “叮叮叮!”一阵脆响伴随着阵阵火星在房间中响起。

        “你竟然有准备。”子弹打光后,徐星月难以置信地盯着徐艺菲,本以为对方的金刚不坏之身需要特殊手段启动,可没想到竟然是随时都能防御。

        “公主将腰间的飞刀和背后的匕也一起用了吧。”

        徐艺菲淡淡一笑,不耐烦地说道:“我还要继续背诵宫规,没时间陪您玩耍。”

        徐星月单手扶着腰间的飞刀,却不敢乱动,想不通对方怎么知道自己身上放着武器。

        沉默片刻后,徐星月猛地将腿部的裙子撕裂,惊恐地喊叫道:“来人,救命啊!这个畜生要轻薄我。”

        看着徐星月已经撕扯自己衣服,一边弄乱头,徐艺菲一阵无语,这栽赃陷害的把戏也太低劣了。

        “我就不信玩不死,你这个混蛋,想娶我妹妹,门都没有。”徐星月一边喊叫,一边阴冷地盯着徐艺菲。

        “嗨!”徐艺菲叹了口气,将桌子上的手机拿起来,怪异地看着徐星月:“在你进门之前,我这手机就打开了录像功能,我们之前的对话全都被记录下来,没人会相信你的栽赃。”

        “你……”正在疯的徐星月脸色一僵,怀疑地看着徐艺菲。

        “不信吗?”徐艺菲撇撇嘴,将之前的视频打开,果然被记录下来。

        “你个阴险小人。”看到对方有证据在手,徐星月被气得小脸通红。

        “砰!”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撞开,几个侍卫冲了进来:“公主殿下,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事没事。”徐星月连忙整理形象,“我和驸马开个玩笑,什么事情都没有。”

        “啊!”一群人茫然起来。

        “啊什么啊?本公主来过这里的事情,你们谁都不准说出去,要是让我知道谁泄密,我割掉他的舌头。”徐星月恶狠狠地警告医生,随即灰头土脸地向外走去。

        “这公主的智商……最多不过六十。”徐艺菲收起手机,无奈地叹了口气。

        “混蛋,阴险小人,卑鄙无耻……”

        徐星月离开客房别苑后,一边咒骂,一边穿过御花园,手里还摆弄着手机:“那个混蛋竟然提前打开了录像功能,手机的录像功能还挺方便的。”

        “公主殿下!”当徐星月用手机试着拍摄一片优美竹林时,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呼喊,扭头望去就看到徐啸天气喘吁吁地向这边跑来。

        徐星月本能地整理一下被撕裂的裙子,疑惑地看着徐啸天:“你怎么进宫了?啸林哥的伤势怎么样了?”

        “啸林已经没有大碍,只是与铁龙战打了个平手,又让夏雨夺魁,他感觉对不起公主,所以在家呆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