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抢救大明朝在线阅读 - 第1753章 ??趁热出墙,撤军退敌

第1753章 ??趁热出墙,撤军退敌

        朱由检第一次提出要出边墙开拓燕山、辽西山区不过是两三天前的事情。照理说,那么大的事情,怎么都该等回到北京和内阁好好商量一番后再最后敲定吧?

        可朱由检偏偏要甩开内阁自己干,甚至不等黄台吉退兵,就已经最后敲定了出墙开拓的方案。

        在这份最后敲定的方案中,大明将会在墙外的燕山、辽西山地中设立90个千户(卫)所......这还不包括兀良哈和朵颜两个万户斡尔朵所属的蒙古千户。

        这90个千户所将分属辽西、燕山两镇管辖。其中辽西镇下辖30个千户所,并且还会驻扎大批辽军(至少半数需要平账),由祖大寿出任总兵官,何可纲副之。

        燕山镇则下辖60个千户(卫)所,由赵率教出任总兵官,孙祖寿副之,同样也会驻扎一万五千募兵。

        另外,原山海关镇和蓟镇的东路协将会合并,成为新的蓟镇。总兵由原辽镇总兵麻登云出任,由王威的儿子王世钦副之。原山海关总兵朱梅,则被调任昌镇,去替代因为天寿山被火烧而请辞的张维贤出任总兵。

        在蓟、辽(辽西)二镇之上,朱由检又设立了一个新的蓟辽督师衙门,由袁崇焕出任督师——当然了,他的这个督师可督不着毛文龙,只能督辽西和山海关的师。

        而原任的蓟辽督师王之臣则因为蓟镇长城被突破,被朱由检免职,打发回家养老了——他其实是被袁崇焕给坑了,但是袁崇焕是辽东巡抚,他的防区可没一点问题,而且还率兵入关打了胜仗,不可能背锅吧?

        蓟镇的中路协和西路协则会合并设立密云镇,密云总兵被派给了率兵自宣府入卫的侯世禄。

        而燕山、密云两镇之上,也设了一个燕云总督衙门,由高宏图出任燕云总督。而高宏图的顺天巡抚,则由洪承畴接任。

        此外,由于侯世禄调任密云,宣府总兵一职就空缺出来,朱由检则让宣府出身的黑云龙去接任,同时让曹文诏接了黑云龙的职位,出任帐前军总镇。曹文诏的团参将一职,则由原本的营游吉朱纪(御马监三营出身)接任。

        而宣府巡抚,也被换成了“抗奴有功”的杨嗣昌。

        这一番眼花缭乱的人事调动,如果搁在平时,不知道得廷议多久?但现在是非常时期,天子亲征在外,而且还大获全胜!所以在涉及军务的人事调动上,当然可以大权独揽,内阁也只能乖乖配合,拟了条旨,而且效率出奇的高。到十月初五,也就是唐指山初战后的第三天,补了条旨(票拟)的正式诏书,就已经发到调整了职务的文武大员手中。

        在一番调整之后,朱由检的“实控地盘”,又拓展了不少。继大同镇之后,宣府镇、密云镇也被朱由检完全控制。而最重要的顺天府则部分落入了朱由检的亲信手中......至于燕山镇,当然也将是朱由检的“实际控制地盘”,之所以是“将是”,是因为在十月初五的时候,朱由检的大军依旧在唐指山和黄台吉的大军对峙。

        虽然黄台吉在这场入口之战中的败局已定,但是他毕竟没输多少,而且手头还有不少从口内农田中割来的或是从打破的庄园中掠来的麦子,还可以支撑上不少时间。

        而朱由检却不准备在唐指山下和黄台吉持久。

        因为兵法天下第一的朱由检知道,敌人想要做的事情,对己方一般是不利的......既然黄台吉想在唐指山对峙,那么对峙就一定对明军不利。

        “陛下,”刚刚升任宣府总兵,但还没有去上任的黑云龙,现在客串起了朱由检的“高参”,在十月初五的军议上提出建议,“现在我军大队云集,已经有十万之众,完全可以强攻唐指山!”

        连着打了不少胜仗,黑云龙的心气也起来了。

        朱由检摆摆手,笑道:“强攻伤亡太大,并不足取。我军虽众,但精锐并不多,如果损失太大,难免回士气低落,难以再战。”

        “陛下圣明!”袁崇焕说,“我军兵粮充足,远胜奴贼,只要旷日持久,耗尽奴贼的粮草,胜利就唾手可得了。”

        呵呵,你现在知道军粮也可以成为武器了?朱由检心里笑笑,还是摇头,“拖下去也不是办法,现在已经是十月......再拖下去就该天寒地冻了!朕想在大雪封山封路前进军热河,在热河过冬。”

        他说的热河就是后世承德避暑山庄附近的振武水,因为承德避暑山庄中的温泉流入振武水,所以振武水在冬季也不会封冻,才被当地人称为“热河”。

        除了这条可以在冬季提供温暖水源的“热河”,在后世的承德避暑山庄周围,还有许多富饶的谷地,可以开垦屯田,而且大多易守难攻。只要能花点时间,下点本钱,一定能经营起来。

        热河被经营起来以后,大明朝在燕山深处就算有了一处大据点了。

        而在热河西北约300里外,还有一处紧要,也就是名为塞罕坝的高地草原,是坝上草原的一部分,极为肥美,自辽金时代开始,那里就是两朝帝王的皇家猎场所在。朱由检已经让兀良哈大公主尽可能收拢燕山山脉中的蒙古人入朵颜万户斡尔朵,然后以塞罕坝为根据地。

        这样北有塞罕坝,南有热河,大明在燕山镇的局面就有点稳了。

        现在塞罕坝已经在握,就差一个热河了!

        “万岁爷,”燕云总督高宏图有点不明白,“要在天寒之前入热河,现在还不猛攻,恐怕来不及吧?”

        朱由检笑了笑,“朕打算撤军退敌!”

        “撤军也能退敌?”高宏图不大明白。

        “对!”朱由检道,“唐指山上的那位的心可虚着呢!他一准害怕咱们间道出边墙,迂回其后。“

        现在蓟镇长城的大部分口子还都在明军手中,朱由检要出长城可没多困难,而且也有不少将领提出过这样的建议。

        “陛下,”洪承畴提出建议,“咱们何不真的来一个间道出长城?”

        “长城是要出的,”朱由检道,“间道迂回敌后却也不必,迂回必是轻兵,孤军深入可不是白甲兵、红甲兵的对手......咱们吓黄台吉一下应该也够了!”

        他不愿意这么干,是因为知道后金军在山地战中优势挺大的,当年的萨尔浒之战中,后金军不就凭着自己过硬的战力,来了个山地迂回奔袭,各个击破?

        朱由检说:“咱们可以这样.....先退兵,后潜伏,再以帐前骑兵四下遮护,让黄台吉难知虚实,最多数日,其必然东走。到时咱们再大举出塞,马孟山以西,就都是咱们的天下了。”

        ......

        “父汗,父汗,南兵正在撤退!”

        几乎是欢呼的声音,从大帐外面传了进来,惊醒了刚刚睡下的黄台吉。黄台吉迷迷糊糊的,没有听清楚,还因为是明军将要进攻,吓得一骨碌从床上爬来起来,拎着刀子就要出帐,却和一个从外面进来的青年撞在了一起。

        那青年正是豪格,只听他又急又快的对黄台吉道:“父汗,南军退了......正在大举撤离,咱们要不要去追一把?”

        “不可!”黄台吉眯着眼睛,“南帝又在使诈了……咱们一追,肯定挨打!”

        “那咱们怎么办?”豪格道,“南军退兵很可能是为出古北口或别的什么口……”

        “咱们也退兵!”黄台吉笑道,“然后使计引南朝小皇帝来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