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抢救大明朝在线阅读 - 第1754章????燕山就是祁山

第1754章????燕山就是祁山

        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正穿行在茫茫燕山的峰谷之间。

        这支队伍的人数之多,怕是不下二十五万!那么多的人,当然不可能全是战士了。而是在一队一队的战兵之间,还夹着大群的百姓,扶老携幼,赶着牲口,推着小车,顶着呼啸的北风,一步一跌的向东北方向的茫茫大山而去。

        因为人数太多,所以队伍拉得很长,前队已经踏入了马孟山东麓的辽河源头地区,而后军才刚刚跨过滦河。

        后金天聪大汗黄台吉便身在这支队伍的后军当中,亲率着从各旗当中选出的8000精兵为自己满载而归的大军殿后。

        没错,黄台吉还是满载而归了!

        虽然他入墙一遭并没有捞到多少油水,甚至还吃了点小亏,但是他在蓟镇边墙外的收获还是颇丰的,甚至超过了原先的预想!

        黄台吉在蓟镇边墙外的最大收获是人口——不是名义上依附后金,但实际上很难掌握的人口。而是真正可以编入后金八旗体系(旗丁或包衣),成为后金腹心部众的人口。还一次就收获了二十万之多,可以说是真正的满载而归。

        后金、北元人口有限,即便尽起国中精兵,也很难凑足二十万之数。而大明虽然有两万万人口,凑出二十万精兵似乎不是问题,但是实际上能被小皇帝朱由检掌握的人口土地非常有限,别说两万万,就连两千万都没有,顶天也就几百万,而且要防守的地方又太多,所以也很难动员出二十万大军用于一处战场。

        这大明、北元、后金之间的战争,其实只是大明王朝(不是大明全国)和蒙古插汉部还有后金八旗部族之间的斗争......大明举国的两万万人口中的绝大部分,根本不在小皇帝朱由检的掌控当中,想要加派几百万辽饷去募兵都能整出农民大起义,还能指望从两万万民众当中拉出几十万上百万的壮丁从军入伍?

        跟着逆子学了几十年怎么当皇帝的朱由检现在已经明白这个道理了——账面上再好看,没有实际的人口、土地和充沛的“税金流”,全他N的虚的。

        所以他上台这一年多,压根就不和手底下人玩虚的......反正是虚的,随便内阁玩去吧,只要崇祯元年的岁入能和天启七年相当,能发的出官员的俸禄和九边的军饷,还能将120万两金花银毫厘不差的送进内承运库,朱由检就心满意足了。

        而他的主要精力,就用在了抓取实实在在的土地和人口上面了,他这些日子所有的行动,都围绕着这两个目标在进行!

        而朱由检的对手,大金天聪汗黄台吉当然更知道这个道理了。他的大金国并不缺土地,但人口实在太缺了。无论是八旗旗丁、包衣奴才还是汉民百姓,总数都少得可怜,满打满算也就一百几十万,其中的男丁不过三四十万。至于最核心的满洲贵族和诸申旗丁,总数不过六七万人。

        因为人口太少,而且又年年打仗,使得后金国辽阔的土地根本得不到利用,立国以来,几乎年年饥荒,每年都要饿死不少汉民和包衣阿哈。在天命老汗的时代,为了缓解缺粮之苦,老汗甚至下令杀掉无粮汉民!可是汉民既是消费者,更是生产者!吃饭的时候嫌人多就杀了,等到来年耕种的时候却发现干活的人少了......结果只能少种一些,多荒一点,到了收获的时候自然得粮更少,饥荒也就如期而至。

        可是被老汗杀掉的人,却没有办法复活了再来给大金国种地,所以黄台吉这个新任的天聪大汗,就只能去别处抢点人回来种地了。

        所以他上台后才不顾国中饥荒,连年发动战争,马不停蹄的攻朝鲜、打宁锦、扫荡辽河河套、出兵喀喇沁蒙古和入口之役......这几场战争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抢人,就是为了方便抢人。

        但是抢人也不容易!出兵朝鲜的丁卯之役因为并没有攻入人口密集的开城、汉城地区,而且因为毛文龙部的干扰和朝鲜人跑路的速度太快(阿敏在攻入安州的时候屠了城,结果把平壤吓成了空城),并没有抓到几个人。

        而宁锦之战又吃了败仗,所以也没抢到人。

        出兵打蒙古到时从插汉八大营之一的多罗特部手里抢到一些人口,但总数也就一万多,还都是不大会种地的牧民。

        至于出兵喀喇沁蒙古的行动,本来的目的倒不是抢人,而是要拉拢和控制喀喇沁各部,以便获得绕道入关的通道。

        而绕道入关杀进明朝的腹心之地,本可以抢到大量的人口、粮食和财货,从而大大缓解后金国缺人、缺粮、缺财货的困境。

        可是大明忽然出了个勇冠三军的小皇帝,虽然只是在昌平、蓟运河和唐指山三处小试了牛刀,但还是让黄台吉感到了危险。

        后金缺人啊!这也意味着黄台吉必须小心使用天命老汗留下来的八旗军队——这是黄台吉和后金国最大的倚仗!

        如果八旗兵在和南朝小皇帝的交战中伤了元气,那么后金国的江山就得摇摇欲坠......而黄台吉这个“众推”之汗的汗位,恐怕会摇晃的更加厉害!

        所以在三次试探性的交战都没有取胜的情况下,黄台吉根本没有胆量投入决战。

        这位熟读《三国演义》的大军事家,现在觉着自己的处境就跟那个六出祁山的诸葛亮差不多......八旗兵虽然能打,但是后金的国力有限,消耗不起啊!

        不过幸运的是,朱由检那小皇帝太过凶暴,不愿意施恩招抚喀喇沁各部,还让兀良哈大公主指挥数千蒙古铁骑对不愿加入朵颜万户和兀良哈万户的喀喇沁蒙古各部大开杀戒......结果造成了大量生活在宣府边墙附近和坝上草原的喀喇沁蒙古人,都退避到了滦河东岸。

        这些蒙古人,还有原本就生活在滦河流域的喀喇沁蒙古人,以及蓟镇边墙附近的喀喇沁蒙古人,现在大多被黄台吉收拢了起来——因为他们的部落已经被打散,家园也已经失去,所以黄台吉可以将他们吸收到八旗体系当中......

        “二贝勒、三贝勒......”已经立马在滦河东岸的黄台吉将阿敏和莽古尔泰都叫到了身边。

        “大汗,您叫我?”

        “大汗,您有什么吩咐?”

        这两个议政大贝勒都带着本旗的精兵和黄台吉一起殿后,现在就跟在黄台吉身边。

        黄台吉望着刚刚被点燃的两座架设在滦河上的浮桥,轻轻的吐了口气:“昔日诸葛亮有六出祁山,而咱大金以后也会在燕山几进几出......燕山就是祁山,不过朕不能当诸葛亮,朕要超过诸葛亮!昔日诸葛亮五出祁山不利,才想起用屯田之法对方曹魏。可惜天不假年,病亡在了五丈原。而朕一出燕山就要屯田,也只有屯田,才能让咱大金可以和南朝争夺燕山门户之地。而在燕山屯田的重任,就交给你二人了......二贝勒,朕分十万喀喇沁蒙古人给你,你去马孟山屯田。三贝勒,你也领着十万喀喇沁蒙古人去大凌河流域屯田。你们一个卡住燕山东北,一个卡住燕山正东,一边开垦土地,一边招抚周边的蒙古部落,让他们都我所用。等到明年秋收之后,朕再率大军来二争祁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