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权宦天下在线阅读 - 第178章 怒火中烧

第178章 怒火中烧

        魏无忌看着龙战,他以为龙战这么容易就给答应了慕迁的事情,那是因为他本就对傅月初很看好的呢,却不想,龙战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龙老将军,月初的事情究竟是怎么样的,本公子再清楚不过了,你们看到的不过是表面罢了,这些也未免太过于肤浅了一点,关于他的事情,日后本公子自然会给满朝公卿,给天下黎民一个交代的。”

        见魏无忌这么说,龙战不禁觉得有些意外了起来,他还真的是没有想到,魏无忌竟然会袒护傅月初这个宦官到了这个地步,看来日后魏国的形势的确是没有那么的轻松了。

        “公子心里有数就好,不过老臣还是要提醒公子一番,凡事切莫太过于相信他人了,如若不然,公子日后怕是会后悔的。”

        魏无忌:“……”

        他就袒护一下傅月初怎么了?这么多年了,傅月初何时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了?他很清楚的,以傅月初的能力,如实想要回到魏国,自己去报仇的话,根本就用不着等这十年的时间的。

        那安陵傅家,不过是一个弹丸罢了,还不是任由傅月初来摆布的?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够将那傅家给灭了,可他却还是等了十年,为的不就是当初的承诺?

        而现在这些人竟然一个个的口口声声的说什么傅月初会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之类的,这样的话,如何能让人不生气?

        魏无忌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用了多大的努力,才将心中的杀意给消减了下去了,不过他也不想再留着了,这要是再继续留上一会儿,恐怕他今日不是将龙战给杀了,就是自己要发疯了。

        从龙战这边出来之后,魏无忌就感觉自己的胸口有种闷闷的感觉了,这会儿他整个人都快要发疯了,这都叫个什么事儿嘛。

        这些老东西们,简直就是打算将人给气死了,他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可为何这些人总是要逼着他呢?

        魏无忌转悠了一圈,最终还是鬼使神差的走到了傅月初的营帐外面。

        “公子,忌公子过来了,你还是快点起来吧。”

        魏无忌进去的时候,便看到竹菊二人正在哄着傅月初起床,而傅月初这会儿整个人都别提有多粘人了,整个的就如同一个小孩子一样的,看得魏无忌的嘴巴都快要给合不拢了。

        魏无忌是真的没有想到,平日里对外人都那么冷淡的傅月初,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这简直就太让人吃惊了好吧。

        他跟傅月初都已经认识十个年头了,可他却从来都没有见过傅月初有对他露出过这样的情绪的啊。

        “公子,听话啦,忌公子都过来看了好一会儿了,你莫不是想要让忌公子看到你的笑话了吧?”

        好言相劝不听,那就只能威逼胁迫了,这样的事情,竹菊二人也是第一次做,说实话,当她们第一次看到傅月初如此粘人的情况的时候,她们比任何人都要震惊的,好在傅月初很少会有这样的表现,也不知道今日这究竟是怎么了……

        “公子来了?来了就来了吧,反正这小子一天到晚的闲的没事儿干,他想来就来嘛,你们去给他准备些酒菜过来,让他自己一个人喝上一会儿,等到他喝醉了,就自己回去了。”

        魏无忌:“……”所以说,他这是被人给嫌弃了不成?他竟然不知道傅月初会嫌弃他到了这个地步了,还不打算搭理他了,这算个什么事儿的嘛。

        要不是看在他这几天那么劳累的份儿上,他今日绝对要跟傅月初好好的挑上一把,他就不相信了,当着自家母亲的面,傅月初还能够对他下得了狠手。

        “傅月初,你这是几个意思啊?本公子方才为了你的事情,可是被母亲给罚跪了好吧,这样还不算,本公子还亲自去找龙战那个老头儿,今日本公子的脸面算是都给丢完了……”

        被气糊涂了的魏无忌一股脑的将刚刚的事情都给说    出来,只是,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已经晚了,不管是傅月初还是竹菊,这会儿都目瞪口呆的盯着他看着,仿佛他的脸上长了花一样的。

        “咳咳,公子没有再欺骗在下吧?娘娘那么温婉大方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事情呢?况且如今公子马上就要成为魏国的新君了,娘娘不会那么没有分寸的啊,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魏无忌简直就是要被气疯了,这一个两个的,怎么就没有一个人来袒护他一下的呢,干嘛非要这样对待他呢?难道他现在就真的已经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可怜孩子了吗?

        “傅月初,你要是再胡说八道什么,那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别以为你这几天累坏了,本公子就要体谅你了,本公子还为了你,被母亲罚跪了那么久呢,你是不是应该来赔偿本公子一番的?”

        这下轮到傅月初无语了,这都是什么事儿的嘛,魏无忌这小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将沈淑妃给惹毛了,这会儿却又将事情都给算到了他的头上,这让他说什么好?

        难不成他还要跑到沈淑妃的面前,然后去问沈淑妃说,您到底是为什么要罚公子跪那么长时间的吗?

        开什么玩笑呢嘛,这样的问题,是他这个臣子能问的?天知道沈淑妃会怎么想的呢,若是让沈淑妃误会了的话,那可就真的是不好了呢。

        “罢了,既然公子都这么说了,那在下也不好推辞,刚好咱们也许久未曾一起好好的畅饮了,不如今日你我二人便好好的畅饮一番好了,日后公子成为了新君之后,可就没有现在这么方便了。”

        一听傅月初答应了,魏无忌自然是开心不已,立马指使着朱菊二人去置办酒菜了,至于他自己,则是将傅月初从床上给拉了下来。

        他们两个人太熟悉了,别说傅月初是躺在床上跟他说话了,即便是傅月初睡着了跟他说话,他都会将傅月初所说的话给当真了的。

        竹菊二人的速度自然是很快的,这营中,除了沈淑妃还有她身边的安月之外,其他的能够外出的女人也就只有朱菊二人了,谁都知道傅月初在魏无忌心中的地位,自然是没有人敢慢待了她们的。

        至于说齐军,那更是不用说了,姜弼身边的那些人亲兵们可都见识过傅月初那恐怖的手段的好吧,想想那日在地牢中发生的事情,这些人就都要崩溃了。

        他们的确是见识过不少的手段凶残的人,可像傅月初这么凶残的人,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到呢,他们更清楚傅月初的手段,还有在姜弼心中的地位,断然不可能会慢待了他身边的人的。

        满满的一桌子的酒菜,傅月初根本就不用自己夹菜,朱菊二人就已经给代劳了,至于他的手,自然是用来拿着酒坛子了。

        没错,傅月初今日便是拿着坛子陪魏无忌喝的,而魏无忌自然也不甘落后了。

        等到了傍晚的时候,安月找过来,才发现魏无忌这会儿早就已经给喝醉了,正抱着坛子死活都不肯放手。

        傅月初自己这会儿都已经醉眼朦胧了,看到安月过来了,不由的笑道:“不知道是什么样的风,竟然把安月姑姑给吹过来了?姑姑今日过来在下这边,可是有什么事情啊?若是无事的话,不如请姑姑坐下来,一同喝上一杯?”

        安月看着此刻早就已经醉了的两个人,原本她就对傅月初很是不满了,今日看到傅月初这样,那更是不满了。

        这小子,当真以为自己有了那么一点成就,就可以高高在上了不成?说到底不也是一个宦官,一个伺候人的东西?可看看他现在这个样子,身边竟然还有如此漂亮的两个女子伺候着……

        魏无忌这个正儿八经的魏公子,身边都没有一个女子伺候,他这么一个宦官,竟然就先享受上了,这不是在打魏公子的脸吗?

        “哼,奴婢怎么敢当呢?月公子的酒,还是您自己喝吧,奴婢身份低贱,可没有那个资格喝你月公子的酒,娘娘让奴婢过来接公子回去,既然都已经找到公子了,那奴婢就先带着公子回去了,月公子自便就好。”

        傅月初这会儿早就已经喝的差不多了,对于安月的这些话,也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人家怎么说都是沈淑妃身边的老人了,他这个做晚辈的,自然是不好得罪人家了不是?

        安月让人将魏无忌架了起来,带出了营帐,随即才又笑道:“月公子可莫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了,伺候人的,不管再怎么高升,终究也还只是一个伺候人的,可千万别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了。”

        丢下这句话之后,安月根本就没有再回头的意思,直接就离开了傅月初的营帐。

        竹菊二人的小脸都被气的通红的,这些年她们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啊,今日却被人家如此的羞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