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权宦天下在线阅读 - 第179章 杀心起

第179章 杀心起

        竹菊二人这会儿简直就要被活生生的气死了,这么多年了,她们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对待的呢。

        虽然说傅月初平日里都不只能出去的吧,可说到底,齐国的那些贵族们对傅月初那可都是恭恭敬敬的,从来都不曾出现过什么怠慢傅月初的事情,怎么到了现在,回到了魏国之后,竟然被人如此对待了?

        先是被人给当成了一个太监,这就已经是让人忍无可忍的了,齐国的那些贵族们,谁有这样对待过傅月初的?

        而现在更让人生气的是,那安月也不过是一个宫女罢了,竟然就对傅月初如此的颐指气使的,这是打算欺辱谁的呢?

        还有她刚才临走之前说的那些话,那是几个意思啊?真的以为她们家公子的脾气好,所以任何人都能够过来欺负一下的不成?

        越是想,两人的心中的不禁越发的生气,如果不是考虑到傅月初的原因,她们两个人刚才就要将那个女人抓回来,然后好好的收拾上一顿了。

        就是沈淑妃这个身份尊贵的女人,都不曾如此对待过她们的公子的,而现在她身边的一个侍女,竟然……

        “竹儿,菊儿,时候也不早了,你们也都累了一天了,咱们不然那还是早些去休息吧。”

        见傅月初这么说,两个人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她们还能怎么办?从她们到了傅月初身边的时候,她们的依靠就是傅月初,现在傅月初这样,她们也只能委屈着了。

        不过嘛,傅月初愿意受这个委屈,她们可不愿意,别以为她们是从齐国来的,就可以被人给欺负了,傅月初就是她们的底气。

        傅月初手中掌握的芜玥商会的势力究竟有多庞大的,她们再清楚不过了,不过是一个宫女罢了,想要让她消失了,那还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吗?

        两人将傅月初搀扶到了床上,随后又将营帐里面给收拾了一下,而后打来了热水,给傅月初擦洗了一下身体,随后才一左一右,躺在了傅月初的身边。

        这样的动作,她们早就已经是很熟练的了,自然是不可能会有什么别扭的了。

        傅月初这边倒是风平浪静的,而沈淑妃这边……

        “娘娘,傅月初那小子简直太过分了,方才奴婢过去的时候,他竟然跟公子同桌而饮,而且还是直接抱着坛子饮酒的,那动作是那么的粗鄙不堪,公子是何等身份?怎么能够跟一个宦官如此的呢?”

        沈淑妃皱着眉头,听着安月跟自己说的这些事情,心中的怒火却怎么也无法压制得下去。

        她都已经不记得自己跟安月说过多少次了,让她摆正了自己的心态,可看现在的情况,她的那些话,安月似乎根本就没有听进去嘛,如若不然,也不可能会将事情给搞到现在这个地步了不是?

        “娘娘,奴婢方才出来的时候已经警告过他了,想来那小子应该不会再拉着公子做这种掉身份的事情了,这件事情奴婢没有跟娘娘您商量,是奴婢的不是,还请娘娘赎罪。”

        安月的话那叫一个理所当然,听得沈淑妃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难看了起来,她是当真没有想到,自己都那么小心了,可她身边的人,竟然还做出这么蠢的事情。

        魏无忌如何能有今天?若不是傅月初一直都在身边帮衬着,以魏无忌的能耐,能否活到今天那都还是一个未知数呢,更别说是走到如今这个地步了。

        就因为这些,沈淑妃都要好言相待的人呢,如今自己身边的一个婢女竟然却跑到人家的身边,还口出狂言,说什么去警告人家了,这当真是可笑至极啊。

        “哦?不知你是如何警告他的?跟本宫说说,本宫倒是想要知道一下,你究竟是说了些什么,明日本宫也好去说说他们。”

        见沈淑妃这么说,安远满不在乎的将自己临走之前,在傅月初的营帐里面说的那一句话给说了出来,等到她说完之后,便看到沈淑妃的脸色迅速变得阴沉了起来。

        “啪!”

        沈淑妃手中的杯子直接砸在了地上,粉身碎骨了,那滚烫的茶水也落在了安月的脚面上,可她却不敢动一下。

        沈淑妃平日里都不会发火,可若是她当真发火了,那问题可就真的严重了。

        “娘娘,奴婢……”

        “恩,你做的当真是很不错,本宫倒是没有想到,本宫身边的婢女竟然都这么厉害了呢,不错,很不错。”

        沈淑妃那极致压抑的火气,安月自然是听的出来的,若是连这么浓郁的火药味都听不出来的话,那她这么多年可就白呆在沈淑妃的身边了好吧。

        “娘娘,奴婢知道错了,求娘娘赎罪啊,奴婢这也是一心为了公子着想啊,公子马上就要即位了,日后便是我魏国的君上了,若是还整日里跟一个宦官饮酒作乐什么的,这要是传出去了,岂不是贻笑大方的吗?奴婢……”

        事到如今,安月竟然还这样说,还什么口口声声的为了魏无忌好什么的,这简直就是蠢到家了。

        “宦官?你说傅月初是一个宦官?”

        “难道不是吗?他不是一个宦官还是什么?娘娘,傅月初这些年一直都跟在公子的身边,伺候公子,这也算是有功了,可他不能僭越了,一个宦官,就应该老老实实的伺候自己的主子,哪里有他那种宦官的?”

        安月的眼中带着意思疑、一丝怒气,嘴上却还是忍不住的狡辩了起来。

        而她这样的表现,自然是让沈淑妃越发的恼火了,冷眼看着安月,沈淑妃这会儿杀人的心都有了。

        “呵,安月,你跟在本宫身边的时间也不短了吧?恩……本宫想想,本宫入宫的时候,你就跟在了本宫的身边,现在算起来的话,差不多应该是十六年了吧?”

        听沈淑妃这么说,安月的心都要给提起来了,虽然她不清楚沈淑妃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可她知道,沈淑妃这会儿绝对是很生气的。

        “唉,你说你今日做的事情,你那简直就是在折辱月初的,你知道吗?你以为月初当真就有那么简单?真的以为他是一个宦官?本宫告诉你,你错了,大错特错。”

        沈淑妃的话,让安月的心中越发的不安了起来。

        这么多年了,沈淑妃从来都不曾说过她错了,而今日却为了一个不值得一提的宦官如此说她,她的心中对傅月初也是越发的痛恨了起来,如果不是傅月初的话,她又何至于会落得这样的下场的呢?

        “娘娘,魏国的祖制便是,宦官不得干政,傅月初一个宦官,即便是有再大的功劳,公子日后也不可能会……”

        “你知道什么?”沈淑妃话音同她的巴掌一同落在了安月的脸上。

        安月一脸的不敢置信的盯着沈淑妃看着,这么多年了,沈淑妃还从来都不曾对她动过手的呢,可今日为了那么一个死太监,竟然打了她,这让她如何能够接受?

        “你这个蠢货,你简直就是愚不可及,谁告诉你说,傅月初是一个宦官了?本宫告诉你,日后的傅月初,必然会是我魏国的顶梁支柱,今日若不是看在你跟随本宫多年的份儿上,换做是他人,恐怕想要活着回来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亏你这会儿竟然还在本宫的面前大言不惭,本宫告诉你,明日你最好去找月初赔礼道歉,如若不然,本宫也护不住你。”

        沈淑妃的话,听得安月一头的雾水,在她看来,傅月初本就是一个宦官,既然是一个宦官,那在想要入朝为官什么的,那根本就是不u可能的事情嘛,为何沈淑妃又会说出这样的话?

        而且,让她去给一个宦官赔礼道歉……这怎么可能?论身份,她是沈淑妃身边的大宫女,而傅月初是魏无忌身边的近侍,她可是比傅月初的身份高出了不止一星半点的好吧。

        “今晚你就跪着吧,好好的考虑清楚了,想想自己究竟是哪里做错了,本宫累了,要休息了,下去吧。”

        见沈淑妃这么说,安月一脸的不甘心,可也不敢说什么,她还能怎么办?这会儿不管是说什么,那都会惹恼了沈淑妃,没看到这会儿沈淑妃早就已经是很生气了?这要是再说点什么,岂不是要让沈淑妃现在就对她处罚了?

        “奴婢知道了,娘娘您早些休息,奴婢这就去思过。”

        从营帐里面出来之后,安月的一张脸色都变得苍白了起来,身体也开始颤抖,豆大的泪珠从她的美目之中滑落了出来。

        到了这会儿,安月都还是不明白,不过是一个宦官罢了,沈淑妃为何要如此袒护于他,要知道,昨日傅月初才动手杀了那么多的文臣武将,沈淑妃竟然没有一点要怪罪他的意思,现在沈淑妃竟然还要为了一个宦官就如此对待她……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太监而起的,若是她将那个宦官给杀了的话,那是不是就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