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玄幻小说 - 群史争霸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抵达成安县

第七章 抵达成安县

        好一个英气逼人的姑娘。

        石宝定眼一眼,有些惊疑不定。

        习武之人能通过他人气息大致分辨旁人强弱,至于能否分辨清晰就看各人眼力了。

        这女子武功竟然不弱,似乎比她那兄长还要更强?

        石宝压下这荒诞的念头,自己一定是猜错了。

        肯定是猜错了,如果真比他兄长武功还高,那这女人武功怕是有几分真本事了。

        方牧转过头,终于见到了这水浒中的奇女子。

        记得原著里似乎是这般描写。

        ‘蝉鬓金钗双压,凤鞋宝镫斜踏。连环铠甲衬红纱,绣带柳腰端跨。霜刀把雄兵乱砍,玉纤将猛将生拿。天然美貌海棠花,一丈青当先出马。’

        如果要让方牧来评价的话,那就是——说得真好。

        大家族女子不会随意抛头露面,但豪强地主家的子女就没有这么多规矩了。

        吃过晚餐,扈三娘目光灼灼,提出了想与方牧一行人中的高手切磋的想法。

        扈成暗叹一声,还是来了......

        他之前就有猜测武痴妹妹可能会提出切磋的建议。

        三娘喜欢练武,自从两年前将教导她武艺的教头击败后三娘就在扈家庄就难寻对手,每日纠缠自己与她切磋,一年前自己就不是她的对手了。

        三娘就去找附近的李家庄和祝家庄切磋,有时候还去找梁山那群山贼的麻烦。

        “舍妹......”扈成正待解释。

        只见方牧摆摆手表示无妨,接受了扈三娘的提议。

        扈三娘转头看向方牧一行人里看上去最像高手的马夫。

        马夫眯起眼睛看了两眼扈三娘,心底有些轻视,虽然他不喜欢打女人,但为了公子的颜面,说不得今日俺就要辣手摧花了!

        “来吧!”马夫朗声说道。

        说完马夫回到马车上抽出夹在马车底盘里的朴刀,手中挽了个刀花。

        “若有失手得罪,还望海涵。”马夫一身正气。

        马夫身高八尺,尽管颜貌上不得台面,但这年头相比于皮囊,还是一身好武艺更吃香。

        男人们都是这么想的。

        扈成尽管对妹子颇有信心,但未交手前不知对手深浅,还是有些为小妹担心。

        扈三娘回屋里取出了鸳鸯双刀,手腕上缠绕一红棉绳。

        红绳样式颇为奇特,左右两侧末端有铜环束缚,行走间有铃铛声清脆悦耳。

        “开!”扈三娘提刀率先出手,双刀挥舞连绵不绝,刀风密布,银光闪烁,凌厉的刀光化作一片刀瀑飞来。

        马夫傻眼了。

        一个女人怎么厉害。

        这让我怎么挡。

        石宝眯起眼睛。

        扈成满眼期待。

        方牧早有预料。

        “啊~”

        朴刀被绞入鸳鸯双刀,浑然大力从另一头传来,马夫尽管运转了内力,但力气上还是不足抵挡,被扈三娘缴了朴刀去。

        伴随一声惨叫,马夫跌坐在地上。

        一道银光从斜侧里飞来。

        当然提升的不仅仅是力量,还包括对应的提升,比如提升力量的同时还提升了手臂的韧性以及抗击打能力。

        据石宝所言,想要将同时加持全身至少也要90点武力值以上才能做到。

        这也是90点以上的武者凌驾于90之下的武者的根本原因。

        一个木桶能容纳水的最低水平取决于最低的一块木板。

        当内力灌注全身所带来的是质的小幅度提升。

        而如果没有将内力灌注全身,总会留下破绽的。

        一连三招,石宝刀刀迅猛如火。

        不断将扈三娘击退。

        三招过后,石宝又是一刀震开扈三娘的刀,恰在此时,扈三娘侧身后退半步,空出的左手勾住红锦绳掷出。

        红影一闪,石宝抬臂挥挡,红锦绳缠绕在刀刃上,两端的铜环在刀背上绕了个圈向石宝脑袋,扈三娘欺趁机身上前用刀砍向石宝腰腹。

        石宝脑袋一晃麻痹开红锦绳,松开手中朴刀,侧身躲过刀,因为扈三娘冲上来的缘故,她离石宝已经很近了,石宝左手搭在扈三娘肩上,内力凝聚于掌心用力一震,扈三娘的肩膀被这股力直接给震得脱臼,唉哟一声就单膝跪在了地上。

        随后石宝松开双手后退三步,双手抱拳:“得罪了。”

        扈三娘晃了晃有些酸痛的肩膀,倒是没有什么不满,本就是技不如人,没什么好说的:“无妨,本就是切磋,是我技不如人。”

        马夫昏沉沉的,脑子里一团浆糊。

        现在才回过神来,他心底充满了不敢置信。

        过了好久才终于反应过来,原来我不是负责公子安全的,我真的只是一个马夫。

        “我倒是有些好奇你和那栾廷玉谁更厉害,但我感觉你似乎要比他更厉害一些。”扈三娘说道。

        栾廷玉?

        石宝想了想,当今天下出名的高手里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栾廷玉就在隔壁祝家庄,祝家庄离我家不远,你要不要去与那栾廷玉切磋?那栾廷玉也是一个武痴。”扈三娘说道。

        “不必了。”石宝摇头谢绝。

        他的任务是保护小公子,刚才也是为了维护小公子的颜面才出手。

        栾廷玉……

        方牧知道此人,他不是梁山一百零八将里的人,但也是一名高手。他与那梁山上的病尉迟孙立是师兄弟,两人武功在伯仲之间。

        病尉迟孙立的武功比梁山五虎将要差一些,但差不了太多。

        孙立算是梁山检验一流和一流之下的标杆。

        他就处于二者之间。

        在扈家庄休憩一夜。

        次日,方牧等人离开扈家庄独龙岗。

        望着远去的马车,扈成眼神复杂,“此人竟然有这般厉害的高手随行,定是一个大人物。”

        四日后,方牧终于到达成安县。

        成安县城楼高十米,非关卡要道,全县有七万余户人。

        每一个县城都有当地的大族或者豪门。

        成安县的豪门就是王家。

        王明身份特殊,尽管目前未曾出仕,但当年随着官家来到此地王明也是跟随官家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在天下平定后王明仅担任了短时间的将官就解甲归田来到成安县当富家翁。扈三娘余光注意到斜侧里飞出的银光,挥刀挡去。

        一股沛然大力从刀尖那一侧传来。

        扈三娘抵御不住,被震得倒退两步。

        扈成一副我早已看穿一切的表情。果然这个看上去像是书生的家伙才是这行人中最强的。

        握了握发麻的掌心,扈三娘惊骇的看向石宝。

        此人好大的力气,好精的准头,竟然恰好落在我的刀尖上......不对,我的刀是动的,他竟然预判到了我的下一步动作。

        “我来替他切磋吧。”石宝下场,脚尖一勾踢起马夫跌落的朴刀,伸手握住刀把。

        随意的挥了挥朴刀,发出呼呼的刀风。

        虽然很轻……但也勉强可以用用。石宝转过头轻笑一声,“来,你和我来打打。”

        马夫极为错愕,本以为自己的重任是保护小公子,现在看来……难道自己真的只是一个马夫?

        马夫心事重重的退下。

        扈三娘刚才讨教过石宝的厉害,不敢轻举妄动。

        尝试过石宝的厉害,心底就有了压力,有了压力就更谨慎。

        石宝是他见过最顶尖的高手。

        这扈家庄附近的高手都被三娘挑了个遍,要说能被她认可的也就两个人。

        李家庄的扑天雕李应以及祝家庄的栾廷玉。

        其余人武功都不过尔尔。

        可今日这石宝给她的感觉却比这两人都要厉害。

        石宝微笑,给你机会让你出手你却不出手,那就只好我先来了。

        “别说我欺负你,十招败不了你就算我输。”石宝轻声说道。

        石宝欺身上前,也没有多余复杂的动作,就是凭借自身的力气和内力一招力劈华山。

        扈三娘避无可避,以这一刀的速度她根本躲不了,架起双刀将内力灌注于双臂上想挡下这刀,但下一刻只感觉刀背上一股磅礴的巨力贯彻而来,磅礴的内力仿佛惊涛骇浪席卷而来。

        扈三娘抵挡不住连连倒退。

        每一脚都在地面留下不浅的脚印。

        扈成斜侧旁观,他水平虽然差一些,但局势还是能看懂的,很明显小妹不是这人的对手,两人实力最少差了一个大层次。

        对面那人根本没有认真,只是随意斩出一刀小妹就挡得这么艰难……

        在炼精化气的阶段,内力无法离体,只有炼气化神才可内力离体。

        但就算如此在炼精化气阶段内力也能加持在身体各个角落,加持在手臂上就能提升手臂的力量。加持在脚上就能提升脚的力量。

        王家府邸居于成安县北,占地千亩有余,得知方牧到来的消息,王家家主亲自接待。

        “见过叔父。”方牧向王家家主行礼。

        “哈哈,世侄无须多礼。”在方牧到来之前王富也有过疑虑,担心方牧性格会跋扈亦或孤傲难以接近。

        现在看来却是最好的结果了。

        王富其实是对方牧有些羡慕的。

        他父亲本应该也是一方朝廷重臣,但可惜家父早早卸职,虽然在朝廷中还有一些门路和旧情,成安县历任县令也对他们王家多有敬重。

        但交情只是交情,打铁还需自身硬,否则终归是空中楼阁。

        在王富的招待下来到王家后院,在这里方牧见到了王家老祖宗王明以及周侗。

        两人年岁看上去都已不小,头发斑白。

        相比于周侗哪怕坐着也挺得笔直的腰杆,王明倒是舒舒服服的躺在老爷椅上,身上看不出当过将领的铁血金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