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历史小说 - 日月风华在线阅读 - 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变

第三五五章 一座城的改变

        几人在林子深处挖坑让将军入土。

        秦逍生长与西陵,知道这荒郊野外的林子里很容易就有豺狼出现,是以将土拍石,又在上面盖上了雪,为了日后能够辨认此处,在边上做了一个不起眼的标识。

        等到一切办好,几人都是沉默不语,却都是对着将军埋骨之处跪下叩首。

        即使此时此刻,秦逍兀自觉得有些不真实。

        将军对西陵抱有期望,心存抱负,本是想着在西陵大展拳脚,谁能知道刚回西陵不久,竟然被人谋害,死后也只能暂时埋骨于这偏僻的深林之中。

        “黑阳城那边的情况不知如何。”宇文承朝想到离开之时,胖鱼依然带着虎骑兵在侯府血战,心知他们必然是凶多吉少,心下黯然。

        秦逍宽慰道:“也许他们趁乱脱身也未可知。他们都是经过生死之人,如果能脱身,一定可以想办法离开黑阳城。”

        宇文承朝知道即使真的有人趁乱杀出重围,但也只能是极少数人,大多数人定然都是战死当场。

        “将军会在这里等着我们回来。”秦逍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终于道:“现在不是我们悲伤甚至意志消沉的时候,也该分头去做我们的事情了。”

        “分头?”

        秦逍看向三名夜鸦,很认真道:“长生军是将军的嫡系兵马,朝廷如果要调兵出关,长生军必将是第一支出关的队伍,所以你们三位立刻赶去沃野镇。”

        “你是让我们通知长生军,西陵很可能有兀陀人在以逸待劳,埋伏此处等待他们?”一名夜鸦问道。

        秦逍摇头道:“不是可能,是一定。长生军现在由谁统领?”

        “北方四镇的镇军由镇北大将军太史存勖统领。”夜鸦解释道:“不过四镇各有一名卫将军,非战时,太史将军也不能擅自调动四镇官兵。沃野镇卫将军本是由将军兼着,将军出关之前,已经向朝廷请命,由原来的副将刘金刚接替为将军之职,如今沃野镇军,包括长生军在内,都是由刘金刚统帅。”

        “刘金刚是将军的旧部?”

        夜鸦点头道:“他在将军麾下担任副将多年,骁勇善战,很得将军器重,虽然并非当年西陵都护军的旧部,但算得上是将军十分信任的部将。如果刘金刚知道将军被害,定然会立刻向朝廷请命,出关平乱。”

        “如此甚好。”秦逍道:“劳烦你们三位尽快入关,前往沃野镇,将西陵发生的一切都禀报刘将军,最要紧的是,一定要告诉刘将军,昆仑关外集结了兀陀八部的精锐骑兵,兵力不下五千人。”

        三人互相看了看,都是拱手道:“是。”一人又道:“我们会提醒刘将军,告知兀陀人会在西陵设伏。”

        “不要影响他们的判断。”秦逍立刻道:“你们可以告知,兀陀人可能会在西陵设伏,但不能肯定。我们到现在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肯定兀陀人一定会设伏,他们是否还有其他我们意想不到的部署,我们不知,也许刘将军那边能够作出其他的判断,不要以我们的猜测影响他们的判断。”

        宇文承朝颔首道:“不错。有兀陀骑兵在关外出现,刘将军一定会将此事向上禀报,他们一旦入关,也一定会戒备兀陀骑兵会与死翼骑兵联手埋伏,但我们不能完全断定这就是他们全部的目的。”

        三名夜鸦点头称是,事不宜迟,也不耽搁,与二人辞别,随即迅速离去。

        秦逍知道夜鸦既然是将军身边心腹,那也都不是普通角色,以三人的经验,要顺利回到嘉峪关并非难事。

        “我们去京都。”秦逍等到三人离开,终于向宇文承朝道。

        宇文承朝似乎也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点头道:“前往京都,我们直接去兵部,向他们禀报西陵发生的事情。兵部得知详情,定然会向圣人上奏。”

        秦逍没有说话,他觉得到了京都,宇文承朝应该比自己更知道怎么去做。

        正月十五元宵前一天,秦逍和宇文承朝抵达了龟城。

        离开龟城近一年,城中的一切似乎没有什么改变,但一切又似乎全都改变。

        没有改变的是人们的生活规律。

        一如既往,龟城的百姓依然是日出而起日落而息,邻里街坊之间依然是从前熟悉的面孔。

        除夕之夜,龟城发生过一场变故。

        一直如同幽灵般的骑兵在夜色之中,突然冲入了城中,而且城门有人接应,在骑兵悄无声息地抵达城外挥舞着火把的时候,龟城背门大开,一支近三百人的骑兵队伍如同洪流般冲入了城内。

        这支骑兵队伍来得突然,等都尉府的人惊觉之时,这支骑兵已经毫不犹豫地杀进了都尉府。

        大半年之前,狼骑兵也曾经围困都尉府,但心有忌惮,没有敢闯进都尉府一步,最终甚至撤走。

        不过除夕夜的这支骑兵,显然不是狼骑兵能够相提并论。

        他们的兵器更为锋利,出手更为冷血,配合也更为默契,都尉府的官差面对这支冷血骑兵,虽然奋力抵抗,但不到半个时辰,骑兵就已经完全控制住了都尉府,都尉府的衙差们非死即伤。

        也几乎在同时,城中早就准备好的一队人手,突然对郡守府发起了攻击。

        这队人有一百多号人,据说行动之前,聚集在城中鸡鸣街棺材铺,他们所使用的兵器,也都是从棺材铺中所得,拿到兵器之后,在棺材铺老板的带领下,这队人手迅速向郡守府发起攻击。

        郡守府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保护郡守府的也不过三十多名卫兵,虽然也算训练有素,但他们面对的这队人手看似是一群乌合之众,但动起手来,其中不少人身手了得,出手狠辣。

        最终在付出三四十人的伤亡后,郡守府的卫兵几乎全军覆没,而甄郡郡守杜鸿盛也成了这群人的俘虏。

        在天亮之前,这队人马和那只三百多号人的骑兵队伍联手在一起,不但控制住了都尉府和郡守府,而且也占据了城中最宏伟的府邸甄侯府,而这座府邸在此之前,已经被查封,无人敢进入。

        等到大年初一的早上,龟城已经完全掌控在这支人马的手中。

        自始至终,这场变故并没有伤及到一名平民,甚至许多平民次日醒过来,都不知道城中昨夜发生了两场惨烈的厮杀,直到发现城中有黑甲骑兵穿梭而过,人们才意识到情况不对。

        但没有人做出太大的反应。

        入城的兵马没有伤及平民,也没有对富贾豪绅和商铺钱庄搜刮,甚至在第一时间在大街小巷张贴告示,安抚百姓,劝慰城中百姓不必惊慌,只要一切如常,任何人都不会遭受牵累。

        虽然龟城随后奉承,连续七天出入不得,但百姓们也不得不承认,这些人确实对百姓秋毫无犯。

        不过鸡鸣街棺材铺附近的人们却都是心有余悸。

        棺材铺的老板为人所知的名字叫蔡安宜,多年来沉默寡言,很少与人接触,附近的人也已经习惯了他古怪的脾气,可是在除夕夜,棺材铺内外突然聚集了一大群人,以最快的速度进出棺材铺内,进去的时候,手上空空如也,出来的时候,手中却都拿着明晃晃的大刀,而素来让人忽略的棺材铺蔡老板,那一夜竟然手握大刀,领着这一群人气势汹汹离去。

        隔了几天,棺材铺附近的人们才打听清楚,那天晚上,棺材铺蔡老板领着那些人竟然是杀向了郡守府,而且活着了郡守。

        蔡老板随后就坐镇郡守府,无论是当夜跟随他的那些人,还是那晚从城外冲进城中的黑甲骑兵,全都听从这位棺材铺老板的调遣,一直被人敬而远之的棺材铺蔡老板,摇身一变,成了掌握城中大部分人生死的厉害角色。

        守卫城门的官兵,在领取到蔡老板分发的银子之后,迅速投身到蔡老板麾下,虽然分发下去的银两,都是蔡老板从甄侯府里取用而来。

        蔡老板稳定人心,部署防务,虽然对城中的商铺钱庄秋毫无犯,但是曾经属于甄家的房产和铺面,蔡老板令人迅速查封,所有的资财,也全都运入甄侯府内,此外派人严密守卫甄侯府,不令任何人进出。

        到了第八天,蔡老板完全控制住龟城的局面后,终于打开了城门,恢复如常。

        或许是风浪经得多了,龟城百姓对身边发生的一切保持着淡定的心态。

        此前甄家父子被杀,甄侯府被查封,这事儿就已经让人们大吃一惊,没有人能想到在甄郡屹立上百年的甄氏一族,会在顷刻间土崩瓦解。

        如今兵马入城,新的土皇帝出现,人们在一阵错愕慌乱之后,也以最快的速度恢复了平静。

        守城的兵马虽然严阵以待,不敢掉以轻心,但城中的人们依然一如往常过着自己的日子,商铺依然生意兴隆,赌场依然热闹非凡,乐坊依然是莺声燕语,拥挤的时候,依然有无赖会趁机在妇人的大屁股上摸上一把。

        所以秦逍入城的时候,感觉上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但他也知道,这座城其实已经彻底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