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科幻小说 - 赛博飞仙传在线阅读 - 第八章 天降黄霜

第八章 天降黄霜

        两名唯械派修士气呼呼的走到了猎奴人的身旁,然后其中一人开口质问道:

        “之前我们就发现了,你没有按照护送的目的地前进,而是有意在绕远路。

        你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那猎奴人闻言,似乎并不感到意外。

        他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一边用手上的装置提取着流寇的基因,一边不以为意的开口说道:

        “哦,我绕路了么,可能是我开车的时候走偏了。

        呵呵,左右不过是一桩小事而已。”

        这样敷衍的回答,根本不足以取信在场的几人。

        此时,王传一也有些不满的说道:

        “小事?

        刚刚那群流寇,很有可能就是你绕路才被吸引过来的。

        我们拼死战斗,你躲在车里看戏,现在却称其为小事?”

        这猎奴人的态度,彻底激怒了那两名唯械派修士。

        之前开口问话那人走上前去,一把揪住了猎奴人的领子,直接将他给提了起来。

        “你这家伙是在愚弄我们么,通讯器上有行栈的位标,怎么可能走偏。”

        那猎奴人知道在场的修士都不是傻子,他的那套说辞根本糊弄不过去。

        到了这个时候他索性也不装,直接冷笑着对几人说道:

        “呵呵,我就算故意走错路,可那又怎么样。

        沿途保护我和车辆安全抵达目的地,原本就是你们几人的任务,这是本分懂么。

        我在行栈发布任务,可不是找人陪我一起观光旅行的。

        既然这么怕死,你们大可以直接把任务取消。

        哦,对了,我要提醒你们。

        这任务是以制天派的名义发布的,一旦主动取消。

        不仅会得罪制天派,而且行栈任务评价也会暴跌,你们要好好想清楚了。”

        这猎奴人的一番话,几乎是明着承认了,他在刻意引诱流寇出现。

        很明显,这猎奴人的目的就是要利用几人和流寇互拼。

        他好坐收渔翁之利,顺势收集死去之人的基因。

        哪怕雇佣的几人不敌流寇也没有关系,反正他的卡车是特制的,根本不怕枪炮的攻击。

        甚至,方兴他们全死光了,他还能省下大把的任务报酬。

        这样的用心,不可谓不歹毒。

        在场的几人明白之后,都显得非常气愤。

        那将猎奴人提上半空的唯械派修士,恨不能直接捏死眼前这个恶心的家伙。

        然而,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

        猎奴人之所以这么有恃无恐,就是因为他背后的靠山是制天派。

        杀了他是轻而易举,可得罪了制天派,以后也就不用再制天城混下去了。

        并且,就像这猎奴人所说的那样。

        门派发布的行栈任务一旦失败,评价掉往往会很厉害。

        几个月乃至一年的积累全部归零,这代价实在有些大。

        另一边,那猎奴人看到了唯械派修士眼中的犹豫,他已经洞悉了对方的所有想法。

        身为一名惯犯,这中年猎奴人已经利用类似的护送任务,坑过不少修士了。

        其中绝大多数护送修士,都被他给坑到团灭,最后化为他收集器中的一条条基因代码。

        这些修士一旦投鼠忌器,他就可以把对方给吃的死死的。

        这猎奴人拿准时机,继续给对方施加心理压力:

        “我劝你乖乖把我给放下来,以免弄到最后自己都没法收拾。”

        那唯械派修士闻言,尽管有些憋屈,但还是依言松开了手。

        落地之后的猎奴人一脸的得意,什么修士,还不是被他这个普通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恰在这时,那几条猎奴犬咬着几名流寇,硬拖着回来了。

        这猎奴人见状,随手整了整身上的衣服,一脸大度的开口说道:

        “刚才的事情我就当没有发生过,你们准备一下,待会我们就上路。”

        说罢,这猎奴人就想返回驾驶室,把这几名活着的流寇塞入卡车车厢。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慢着,事情还没有了结,是谁允许你离开的。”

        而这发话之人,正是一直在涂抹伤药,全程都没有发言的方兴。

        感受着后背上纳米粘合剂产生了效果,方兴满意的穿上了衣服,然后朝那猎奴人走了过去。

        那猎奴人见状,有些不满的开口问道:

        “了结?你还想要怎么了结。

        我已经不计较了,难道你真的想要因为这件事,和制天派撕破脸么。”

        经过特殊训练的猎奴犬,它们的感官敏锐异常。

        这些猎犬感应到了,方兴身上所释放出的敌意。

        护主心切的猎奴犬松开了口中的流寇,直接冲到了方兴的身前,口中发出了低沉的吼声。

        它们似乎在警告方兴,不要再接近它们的主人了。

        方兴见状,直接飞起一脚,当场踹飞了其中的两只。

        这些猎奴犬也就能欺负一下普通人而已,对上方兴这个修士,它们根本没有半点用处。

        感受到了巨大的实力差距,剩下的猎奴犬马上夹着尾巴呜咽着逃开了。

        方兴径直走到了猎奴人的身边,顺势将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然后笑着说道:

        “和制天派撕破脸皮,就凭你么。

        你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以为背靠制天派就可以任意拿捏我们。

        然而,对于制天派来说,重要的只是这个护送任务而已。

        你对于他们,就我刚刚踢飞的那两条狗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不相信我们可以打个赌,我现在就把你给干掉。

        然后,自行将卡车送往永动城。

        我们看一看,对于制天派来说。

        到底是任务更重要,还是你的命更重要。

        怎么样,敢和我赌一场么。

        我的行栈任务评价为零,倒不介意任务失败这种事情。”

        感受着肩部义肢在方兴的手掌下,发出了咯吱咯吱的金属变形声。

        猎奴人心中确信,方兴真的会当场杀了他。

        而猎奴人心里清楚,就像方兴所说的那样。

        对于制天派而言,他只是一条狗而已。

        只要护送任务能够完成,制天派才没有闲心去管是谁完成的。

        退一万步,就算制天派事后真的找对方麻烦,那又有什么卵用。

        毕竟,那时他人都已经没了。

        想到这里,那猎奴人马上就认怂求饶道:

        “修士大人,求您别杀我。

        以我这条狗命,根本没资格和您打赌。

        我知道错了,接下来我必定按路线前进,再不敢耍花样了。”

        眼见这家伙求饶,剩下几人都一脸佩服的看向了方兴。

        他们都知道,如果不是方兴拿住了这个难缠的家伙。

        之后的一路上,众人可是要糟大罪了。

        方兴见状,也将手从这猎奴人已经变形的肩膀上松开了。

        感受到危机暂时解除,这猎奴人松了口气的同时,不禁在心中冷笑。

        身为一名惯犯,他可没有那么容易就老实下来。

        以往的护送任务,猎奴人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刺儿头。

        只要他认怂的速度够快,对方一定会受到这种表象的麻痹。

        这是修士对普通人的心理优势在作祟,修士下意识觉得他身为普通人。

        在被揭穿之后,就不敢再耍花样了,进而放松警惕。

        对于这一点,猎奴人屡试不爽,他经常用示弱的方式来稳住对方。

        只要让他回到卡车驾驶室,凭借卡车连枪炮都炸不开的坚硬外壳。

        到时候,往哪开还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这猎奴人怀着恶意,像毒蛇一样等待着反击的机会。

        可惜,他今天遇到的乃是方兴。

        方兴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这个世界上特有的阶级价值,在方兴这里根本不管用。

        方兴不会因为自己是修士,就下意识小看普通人。

        正相反,三年的戈壁求生。

        让方兴见识到了,普通人无所不用其极的生存方式。

        从那时起,方兴就不吝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敌人的想法。

        因为方兴知道,自己输不起。

        只见,方兴松手之后,直接从那猎奴人身上拿过了他的背包。

        方兴在其中翻了两下,很快就找到了一个电子项圈。

        这种项圈和卡车车厢里,那些人所带的一模一样。

        这些项圈内置爆炸物,只要离开了发信器范围,项圈就会直接爆炸。

        接着,方兴不由分说,直接把项圈套在了猎奴人的脖子上。

        方兴手握发信器,看着脸色难看的猎奴人,笑着说道:

        “好吧,我暂时原谅你了。”

        方兴手握发信器,那猎奴人不想死只能乖乖听话。

        有这样的一重钳制,接下来的路途上,对方果然不敢再动歪脑筋了。

        不过,即便是这样。

        方兴他们一行人,还是又接连遇到了两波流寇。

        好在方兴植入身体的那块星铁,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克制贫铀弹的作用。

        在方兴的带领下,一行人有惊无险的击败了两波来犯者。

        随着一行人不断地望北走,周围的气温也开始快速下降。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地区,存在极端天气。

        永冬城所在的地区,就是一处常年被极寒所覆盖的区域。

        周围气温降低,这恰恰说明了众人正在接近目的地。

        随着不断深入,周围的温度也变得越来越低。

        未免义肢出现冻结现象,唐晓峰等人不得不停下来,往义肢之内灌入防冻保护液。

        方兴的身上虽然也是义肢,但是因为血肉化的特殊结构,倒不必过于担心被冻住的情况。

        尽管如此,为防万一方兴也往体内注入了一些防冻液。

        这一点虽然显得有些麻烦,但是看了一眼同行的王传一。

        这家伙此时穿了一身厚厚的衣服,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

        尽管这样,王传一还是不时的会打上一个喷嚏。

        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冷了,哪怕他身为修士,也有些吃不消。

        尤其是唯灵派全身上下,除了人造灵根,就是完完全全的血肉之躯。

        在极端情况下,血肉之躯没有义体经折腾,这几乎是显而易见的。

        当然,不能单凭这一点,就说唯械派比唯灵派强。

        就像唯械派强横的义体一样,唯灵派同样也有他们的强项。

        唯灵派对于灵气的运用,在诸多派系之中那是首屈一指的。

        在路上方兴就注意到了,王传一几乎全程顶着一层灵气形成的屏障。

        虽然那屏障上的灵气很稀薄,仅仅只能防止一部分热量的散失。

        但是,如果让方兴也弄出一个一样屏障的话。

        方兴估计,自己体内灵气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耗空了。

        这王传一虽然刚开始因为派系关系,让人有些不待见。

        但是,几人并肩作战了好几次。

        尤其是经过了猎奴人事件,相互之间的隔阂也减轻了一些。

        看到对方一副冻的要死的样子,方兴便开口问道:

        “王传一,你还能扛住么。”

        眼见方兴询问,王传一张口就想说没问题。

        谁知冷不丁又来个一个喷嚏,大鼻涕径直从他鼻子里喷了出来。

        方兴眼疾手快,见状连忙侧开了身体。

        这包鼻涕径直甩在了方兴身后,其中一名唯械派修士的后脑勺上。

        这唯械派修士后知后觉的摸了摸头,把已经冻成了冰的鼻涕从头上抠了下来,还自言自语道:

        “这附近结的霜怎么是黄色的。”

        唐晓峰将整个过程看在了眼里,他什么也没说,径直走到距离王传一最远的位置。

        他已经下定决心,接下来的一段路程,要和王传一这个喷射战士保持距离。

        这一幕,让王传一也面露尴尬之色,他讪讪的对方兴说道:

        “放心吧,我没事的。”

        就像王传一所说的那样,他好歹也是一名修士,再不济也不至于被冻死。

        经过一番在冰天雪地里的艰难前行,最终一行人护送着卡车来到了永冬城。

        看着完全用坚冰铸就的城墙,以及悬挂在城墙外围的无数冰凌,众人不禁松了一口气。

        当然,轻松下来的不止有方兴他们,还有正坐在卡车驾驶室内的猎奴人。

        他再也不想和方兴他们待下去了,既然已经栽在了对方的手上。

        早早到达目的地,他也能尽快的摆脱这些家伙。

        在这个猎奴人看来,方兴他们并不敢拿他怎么样。

        他就算是条狗,那也是制天派的狗。

        如果对方真的无所顾忌的话,早在路上就应该把他给杀了。

        在路上不杀,到了目的地那就更不可能杀他了。

        了不起任务完成之后,大家各走各的。

        然而,事情真的会如他所想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