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科幻小说 - 赛博飞仙传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但他给的实在太多了

第十一章 但他给的实在太多了

        方兴知道,如果这些人是药瘾者的话。

        那就不会像刚才那样,扎堆出现在这里。

        从这些人集体出没,并且还配备稀有的星铁武器也能看出,他们并不是一般的流寇。

        唐晓峰和方兴一样,都是第一次来到永冬城。

        往日无仇近日无怨,没有人会搞出这种阵仗,来针对一介路人。

        既然唐晓峰可以排除,那这些药瘾者的目标,也就只能是王传一了。

        王传一见方兴一脸审视的看着他,他知道事情是瞒不过方兴的。

        于是,王传一一五一十,将他来到永冬城的目的,以及被药瘾者袭击的原因全都说了出来。

        原来,王传一乃是一家门派的外室弟子。

        他所在的那家门派以炼丹为主业,像王传一这样的外室弟子,主要任务就是给门内的炼丹师打杂。

        如果工作出色有幸被哪位炼丹师看中,就有可能被纳入门下,成为正式门派弟子。

        介时,就可以在师父的指导下学习炼丹之道,成为一名人所景仰的炼丹师。

        一众外室弟子都是朝着这一目标努力的,王传一自然也不例外。

        并且,因为王传一的出色表现,他很受门内炼丹师的器重。

        对于王传一而言,成为内门弟子只差临门一脚。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在这最后的关头,还是出现了问题。

        在诸多外室弟子中,有王传一这样春风得意的人,那自然也有郁郁不得志者。

        有两名弟子自觉入门无望,直接选择了叛逃。

        他们在临走之前,还在库房之内盗取了大量炼丹材料。

        甚至有一份门派秘制丹方的副本,也被他们一并给顺走了。

        而好死不死,那间库房就是由王传一负责看守的。

        贵重物品失窃,门内炼丹师大为光火,王传一作为负责人难辞其咎。

        “幸好,我过往表现的还不错,获得了戴罪立功的机会。

        于是,我一路追查那两个叛徒的下落。

        最终,查到他们二人躲到了永冬城这边。

        所以,我就跟着来到了这里。”王传一开口解释道。

        方兴闻言,顺着话头继续问道:

        “所以,这些药瘾者是你那两名同门,派来对付你的手下是吗。”

        王传一看着方兴点了点头,答道:

        “我虽然还没有见到那两个叛徒,但八成是这样没错。

        利用药渣的成瘾性来控制药瘾者,这对于炼丹师而言,完全是轻而易举的。

        那两人虽然只能算是学徒,但是想要做到这一点也不是很难。”

        方兴对于王传一的判断,没有提出质疑。

        如今事情已经很明显了,王传一的到来已经被那两人提前知晓。

        王传一这个追捕者,反而成了对方的猎物。

        想到这里,方兴又接着问道:

        “王传一,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如果我是你的话,会趁现在赶快离开这里。”

        方兴的话语虽然不中听,但说的却是事实。

        毕竟,那两名叛徒不仅藏身暗处。

        而且,手上还不知控制了多少药瘾者。

        在药渣的作用下,即便体内没有灵根。

        那些药瘾者也能爆发出,不弱筑体修士的力量。

        双方的实力完全不在一条线上,王传一留在这除了被针对以外,想要抓住对方几乎不可能。

        方兴说这话,存粹是看在同行一场的份上,为了对方的性命着想。

        另一边,王传一闻言,没有多说什么。

        他反而恬着脸,朝方兴和唐晓峰这边扭扭捏捏的走了过来。

        唐晓峰没有意识到,他脸色的表情一改,大鼻涕也顺势从鼻子里淌了出来。

        那两条一走一晃分外Q弹的东西,非常有杀伤力。

        原本一直默不作声的唐晓峰见状,忍不住连连后腿,同时惊恐对王传一喊道:

        “你不要过来啊!!!”

        听到唐晓峰那好像杀猪一样的叫声,不停在周围回荡,王传一只好一脸讪讪的停下了脚步。

        另一边,方兴已经猜到了王传一的想法,于是直接开口说道:

        “王传一,如果你是打算让我二人帮忙的话,那还是免开尊口。

        这次出手帮忙,存粹是因为事出突然。

        我和唐晓峰可不想搅合进,你们门派内部争斗。”

        对于方兴而言,己方和王传一的交情,不过是一起执行了一场护送任务而已。

        任务结束,这份交情自然也就到此为止了。

        这次出手救王传一一命,已经算是额外付出了,方兴不可能再为对方做更多事情。

        对于方兴的拒绝,王传一似乎也预料到了。

        毕竟,双方的交情有多深,王传一心里也十分清楚。

        甚至,这一次如果不是唐晓峰发出求救信号,方兴会不会赶来都不好说。

        想到这里,王传一连忙开口说道:

        “我确实有请两位帮忙的意思,不过我并不会让两位白忙活的。

        我在门派之内待了两年,用这两年时间也攒了一些积蓄。

        我可以将这笔钱作为雇佣两位的报酬,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方兴听到这话的时候,依旧没有点头的意思。

        在方兴看来,两年时间在一家门派打杂,又能攒多少钱。

        当初,方兴三年时间一共也就攒了五百良币。

        放在王传一身上,翻个三到五倍好了,那也不过一两千的良币而已。

        再算上方兴这边有两个人,每人真正到手的撑死一千多一点。

        与其处理这种连敌人在哪,都不知道的棘手问题,还不如到行栈接几个任务做一做来的省心。

        就在方兴打算开口回绝的时候,王传一又开口说道:

        “每人五千良币怎么样。”

        一听这话,方兴顿时沉默了。

        王传一以为方兴不满意,连忙又开口解释道:

        “我在门派里待的时间太短了,一共也就攒了这一万良币,再多我就真的拿不出来了。

        不过,如果这件事情能够顺利解决。

        我后续回到门派,还能再追加给两位一笔报酬。”

        方兴一听这话,不禁和唐晓峰对视了一眼。

        方兴仿佛能从唐晓峰的眼睛里,看到狗大户这三个字。

        王传一不过一名门派外室弟子,两年时间随便攒攒都能搞到一万良币。

        也难怪许多修士挤破了头,都想加入到门派之中。

        方兴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门派在这个世界上所拥有的底蕴。

        最终,方兴和唐晓峰答应了,帮助王传一抓捕那两个叛徒。

        谁让王传一这个雇主,给的实在是太多了呢。

        五千良币具体有多少呢,像之前方兴在黑市买下的那块风水罗盘,足可以买下十块之多。

        如果在行栈接任务的话,最少要完成二十五次,才有可能凑够五千良币。

        这还是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而一般情况下,不可能次次都接到合适的任务。

        就算接到了,也不一定每次都能够顺利的完成。

        即便方兴掌握了青囊术,也不敢打这个包票。

        这样对比起来,一人五千良币的报酬确实不算少。

        之前,方兴还在为钱发愁。

        如果有了这五千良币,方兴就可以实现暂时的财务自由。

        在接取行栈任务的时候,尽可以挑以灵根为奖励的任务。

        就算想要截留风水宝地的物品,也不远需要再为违约金发愁了。

        之后,方兴他们三人先返回了永冬城。

        在来到行栈之后,三人在矩形大厅内选了一处座位。

        用传音入密的方式,以人造神经互相连接,秘密商议起了接下来的行动。

        “现如今,最令人头疼的一点就是,该怎么找到那两个叛徒所藏身的地点。”王传一有些发愁的说道。

        方兴和唐晓峰闻言,也感觉到了这个问题很棘手。

        我在明敌在暗,敌人可以控制药瘾者来进行袭击。

        而方兴他们却无法通过,那些神智都不清醒的药瘾者,来查出敌人的下落。

        就在三人一筹莫展的时候,方兴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没错,那人正是之前,向方兴兜售药渣的修士。

        看到对方的一瞬间,方兴的心中有了主意。

        方兴快速的和两人交代了一番,然后将神经束从脑机接口中拔了出来,径直向着那名卖药的修士走了过去。

        那人看到方兴朝他走了过来,连忙笑着问道:

        “怎么,道友可是改变主意了。”

        很显然,这人还记得他之前向方兴推销过丹药。

        方兴见状,直接点了点头说道:

        “没错,我对丹药有些兴趣,想要花钱购入一些。”

        那卖药修士闻言,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连忙开口问道:

        “那道友准备要买多少呢。”

        说着,他又拿出了之前,给方兴和唐晓峰看的那只玻璃药瓶。

        药瓶之内,装着名为失陷零度的药丸。

        方兴看着对方手中的药丸,那蓝色的色泽。

        与药瘾者身上发现的瓶子,当中留存的粉末,基本上没有多少差别。

        看到这里,方兴直接开口说道:

        “我猜你手里的是药渣,而非真正意义上的丹药吧。”

        手中所谓丹药的真面目被识破,那卖药修士却不见任何慌张,他一脸平静的开口反问道:

        “道友,这不是明摆着的么。

        再怎么便宜的丹药,也不可能一百良币就能买这一大瓶吧。

        一分价钱一分货,一百良币的价格,也就能买到药渣了。

        我可从来没有骗人的意思,道友如果介意大可以不买。”

        说着,那人就坐回到了座位上。

        方兴见状,也跟着坐了下来,然后笑着说道:

        “我既然知道这是药渣,却还来询问,自然不会闲着没事来消遣道友。

        我确实打算购买一批药渣,不过需求量比较大。”

        说着,方兴随口报了一个对方吃不下的数量。

        那卖药修士见方兴这么说,马上就意识到,这是来了大客户。

        药渣这种有致命缺陷的产品,在修士群体当中销路一直都不怎么好。

        大多数修士宁愿不吃,也不愿意吃药渣来增加自身走火入魔的风险。

        这贩卖药渣的修士,一直以来的生意其实并不怎么好。

        不然,之前他也不会主动向方兴和唐晓峰兴兜售药渣了,还不是想骗骗不了解情况的外地修士。

        如今,见方兴主动求购,这卖药修士直接兴奋了起来。

        有介于方兴对药渣的需求量比较大,这卖药修士直接联系了他的上家。

        想必像方兴这种需求药渣的大客户比较少见,那卖药修士很快就接到了回信。

        “道友,我那边的供货商想要和你当面详谈,不如道友你给我一个具体时间吧。”卖药修士对方兴说道。

        方兴闻言,假意沉吟了片刻,然后开口说道:

        “我看这样吧,择日不如撞日,不如就现在。”

        交易自然是越快谈妥越好,对方自然不会拖拉。

        再次接到信息,卖药修士当即就决定带方兴去见上家。

        在卖药修士的带领下,两人穿过两条灯光璀璨,实则非常冷清的街道。

        然后,进入了一处颇为古旧的凉亭。

        只见,那卖药修士用手在凉亭其中一根立柱上轻轻一划,一块光屏直接出现在了那里。

        那卖药修士伸出手掌,直接按在了那光屏之上。

        接着,整座凉亭如同电梯一般,开始不断向着地下深处沉去。

        方兴见状,忍不住挑了挑眉毛,随口说道:

        “你这供货商所待的地方,还真是有够别致的。”

        那卖药修士闻言,颇为认同的说道:

        “谁说不是呢,不过这也怨不得我那上家。

        他身为一名炼丹师,必须按照规定将丹房建在地下深处。

        毕竟,炼丹的过程实在是太危险了。

        一个不好,就是所有人全都被炸上天的结果,尤其是永冬城内的炼丹师还比较集中。

        如果炼丹师全都在城内炼丹,这永冬城恐怕早就被夷为平地了。”

        方兴对于炼丹之道不了解,对于这卖药修士的话语有些半信半疑。

        直到凉亭在地底深处停下之后,看到凉亭之外的景象。

        方兴才确定那卖药修士所言不虚,这炼丹真的属于极其危险的行当。

        将丹房修建在地下,是非常有必要的。

        只见,一只巨大的丹炉停在空地正中。

        一一根根粗大的管线连接在炉身之上,另一边则通入了附近的岩浆流之中。

        此刻,这只丹炉正在不停地运转。

        同时,惊人的热量混合着雷光。

        正在以丹炉为中心,不停地向着四周迸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