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坛文学 - 其他小说 - 赛博朋克里的界外魔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历史的罪人

第二百八十八章 历史的罪人

        我叫边宁。

        是个罪人。

        在我年幼无知时,与虚空的界外魔接触,获取了不该有的力量。

        我的所作所为,加深了虚空对现世的污染。

        愚蠢之我,曾以为一己之力便能改变受资本控制的世界。因此封锁了鼓山。

        这是我的轻慢,对历史的轻慢,对真理的轻慢。妄想凭借个人的力量,推动文明之发展,绝无成功之可能。无非是以个人暴力之权威,凌驾社会之上。自上而下之革命,绝无成功之可能。无非知识分子之自恋,蒙蔽双眼。

        企图以外力改变历史进程,实在是最大之愚蠢。人类社会必将走向共和繁荣之乌托邦,倘不成功,便是灭亡,绝无第三种可能。虚空外魔,看似是革命之捷径,实则节外生枝。假使不相信真理之真,不相信主义之真,不相信革命之真,我们又为何走上这条道路。

        唯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之主体。

        我这一生唯一能做的工作,就是把那些压在人民头上的,蒙住人民双眼的,愚昧之思想,封闭之传统,稍稍清除一些。让人民摆脱枷锁和包袱,轻装上路。

        然而我依旧是个蠢人。

        探索真理的道路如此艰难,鼓山的道路是从未有过的,二十载的辛苦,换来一个全球的战场。多少心怀理想的青年牺牲,世界毫无疑问是属于他们的,但他们却为未来先一步奉献了未来。这是我的罪过。

        倘若我只是一介凡人,应当能从这些罪孽里解脱。然而我毕竟是有能力阻止这些流血的。

        必要之恶,必要之牺牲,不是为了击败压迫者,恰恰是为了用这年轻人的血去洗刷人民心头的阴霾。压迫者同样是人民的一部分,或可视之为那阴霾险恶意图的现实载体。因此消灭压迫者之物质身躯是无意义的。假如不能将革命之精神传播开去,哪怕对旧世界的战争胜利,恐怕今后还会有一番波折。

        我不能扭曲人的思想,而企图控制人的精神以达到和平,纯然是一条谬误的道路。真正的革命应当永远是运动的,对敌人的批判,对自我的批判应当永不停止。控制者与被控制者同样是针锋相对的两个阶级,那些资产者已不止一次试图用意识形态对民众进行思想的压制,但真理依旧可以穿透这些低级、愚昧的思想,唤醒革命者的怒火。

        这就是人民派的真理,从乌托邦主义到人民公合主义。我们坚信:人与人是平等的,斗争是永恒的,集体的存在使得个体永远得不到真正的自由,一味抛弃集体力量也不可能走向真正的共荣。

        领悟到这些简单的道理,自由派人用了数百年,直到我这一代才有了真正的成就。实践这些道理,不过才数十年,同样是从我这一代人开始。

        眼看旧世界已经要被扫除,未来会是怎样一个景象,实在是很难说的。我已有心理准备,胜利的到来不会简单,历史无非一个螺旋,前进与逆流并存。如今我们用二十年消灭资本主义,我们的人民主义又能持续多久呢?要走到乌托邦主义又需要多久呢?恐怕我死前是见不到那一天了。

        固然我这一生没有做什么有益于社会的事情,但有些必要的工作还需要完成。

        界外魔,必须被杀死。虚空,必须被隔绝。

        假如凭我这点微薄之力,尚且能自称为神,那么界外魔的实力,着实是不可想象的。要杀死这样一个神秘之物,绝非易事。

        但我既已下定决心,此事必将完成。

        ……

        张单立凝视着边宁。

        “这就是你的决定?”

        “是,一点也没错。”年近不惑的边宁外形依旧是高而瘦,但神情比起往常已平静快活许多了。眉头的竖纹在这两年淡了许多,脸上时常带着笑意,让张单立想起二十年前的他,一个无忧无虑的男同学。

        当初鼓山的少年已走到人类社会的顶层,时间似乎把什么都改变了,但似乎什么也没有带走。

        张单立早已失去人类的形体,但还保持着热忱的人性,对边宁,这位老同学,他永远是支持的。“鼓山的虚空秘境一散,你可就活不下去了。不如,你去虚空当新一任的界外魔吧!”

        边宁摇了摇头,“那是行不通的。”

        “没试过你怎么知道行不通?”

        “你只是想让我活下去,但杀死界外魔和隔绝虚空是两码事,杀死他后,我还有十几年可活的。况且成为界外魔……那活下来的也并不是我。你瞧见荣绒的变化了,自打她与黑岛科技的人工智能合并为一,你还能说她是荣绒吗?她绝不是荣绒,只是以荣绒的名义存在的一个东西。”

        “那是你欠她的。况且,黑岛科技的那个智能,本就是她自己的意识。”

        “不!那是一个彻底的病毒!荣绒被腐蚀了,她已经不是我们的战友,在我死前,必须将荣绒一并杀死。你明白吗?”

        “想杀死她,难度可不比杀死界外魔更低啊。”张单立闷声闷气,二人对视了一会儿,张单立终究拗不过他,只好答应,“放心,我一定亲手杀了她。”

        边宁向张单立讨了那柄弑神之刃来,这就踏上杀死界外魔的旅途。

        ……

        两年前,我又做了一个梦。

        在我年少时,常爱幻想,也喜欢梦境,觉得那样十分自由。但等我长大后,却深深反感做梦。

        我的梦境与虚空是紧密纠缠的,我完全明白。这么多年来,我从虚空窃取力量,保护着鼓山的革命火种,小心翼翼,但虚空的恶意又实在出乎意料,我不可能真正控制它。

        鼓山里的坚壁就是一个例子,荣绒是一个例子,我自己更是一个例子,鼓山外,黑岛科技的意识传输技术制造了数以万计的机器人类,他们是没有本体的电子幽灵,悍不畏死,给黑旗军的,我们可爱的战士们带去巨大的伤亡,而黑岛科技掌舵人荣全则成了最庞大的那个。

        荣全的灵魂上传到他为荣绒准备的服务器里,创造出一个真正的虚空恶鬼。

        若不是林言乘坐火箭前往月球摧毁了服务器,想取得战争的胜利,绝不只死伤一亿三千万人那么简单。

        这都是滥用虚空力量的恶果。虚空会让世界走向混乱的破灭,这是它的本性。

        但我依旧做梦了,这不是我能控制的。

        梦里,我遇见了多年未见的故人。

        那个杀人如麻的沙弥。

        平行世界的另一个我。

        他终于来找我了。